三元延壽參贊書卷之五

三元延壽參贊書卷之五

九華澄心老人李鵬飛集

 

  神仙警世

  黃帝問氣之盛衰。歧伯對曰:人生十歲,五臟始定,血氣通,真氣在下,好走。二十歲,血氣始盛,肌肉方長,好趨。三十歲,五臟大定,肌肉堅固,血脈盛滿,好步。四十歲,臟腑、十二筋脈皆大盛以平定,勝理始疏,榮華頹落,髮頗斑白,平盛不搖,好坐。五十歲,肝氣始衰,肝葉始薄,膽汁始滅,目始不明。六十歲,心氣始衰,善憂悲,血氣懈惰,好臥。七十歲,脾氣虛,皮膚枯。八十歲,肺氣衰,魄離,故言善悟。九十歲,腎氣焦,四臟、經脈虛。百歲,五臟皆虛,神氣乃去,形骸獨居。

  經曰:人年四十陰氣倍,五十肝氣衰,六十筋不能動,精氣少,須當自慎、自戒。少知調和攝養,寧不為養生之本。七十以上,宜取性自養,不可勞心苦形,冒寒暑。若能順四時運氣之和,自然康健延年。苟求貪得,尚如壯歲,不知其可。

  《洞神真經》曰:養生,以不損為延年之術,不損以有補為衛生之經,居安慮危,防未萌也,不以小惡為無害而不去,不以小善無益而不為。雖少年致損,氣弱體枯,及晚景得悟,防患補益,氣血有餘而神自足矣,自然長生也。

  陰德延壽論

  一念之覺,固所以得三元之壽。考一德之修,又所以培三元之壽。脈甚矣,念之不可以不覺,而德之不可以不脩也。《老子》曰:我命在我不在天。紫陽真人曰:大藥修之有易難也,須由我,也由天。若非積行施陰德,動有群魔作障,綠是可以自信矣。道人郭太史,精於談天者也。應天有書,後之星翁推步,必來取法。曰五行四柱,曰星辰運限。如是而富貴壽考,如是而貧賤疾苦,如是而凶惡夭折,若鏡燭影,若契合符,世之人似不能逃其數者。及其究也,合於書者固多,其不合者亦不少,是何歟?豈人生宇宙間,或囿於數,或不囿於數歟?蓋嘗考之,其推玄究微,既條列于前,至其後則曰陰功,可延其壽,吉人依舊無凶。又曰:隨時應物行方便,縱犯凶星亦不虞。是必有見矣。不然,壽夭休論命,修行本在人。孫思邈何以有此言歟?大極真人徐來勒,嘗遇南斗壽星,問壽夭吉凶之事。星君曰:天道福善禍淫,神明賞善罰逆,人能刻意為善,靜與道合,動與福會,如此則我命在我,不為司殺所執,不求壽而自壽,不求生而自生。苟或隳綱紀,違天地,肆愚悖,侮神明,背仁慈,虧忠孝,明則刑綱理之,幽則鬼神誅之,是不知所積,冥冥中奪其算而夭。其壽者矣,陰德如於公治獄子為,丞相徐卿積善衮衮,公侯在所不論。昔比丘,得六神通,與一沙彌同處林野,比丘知沙彌七日當死,因曰:父母思汝可暫歸,八日復來。沙彌八日果來。比丘怪之,入三昧察其事,乃沙彌於歸路中脫袈裟壅水,令不得入蟻穴,得延壽一紀。孫叔放兒時,見兩頭蛇,恐他人又見,殺而埋之。母曰:吾聞有陰德者天報之福,汝不死也,後為楚令尹。竇禹鈞夜夢祖父,謂曰:汝年過無子,又壽不永,當早修陰德。禹鈞自是修德罔倦,後又夢其祖父,與日:天以汝陰德,故延壽三紀,賜五子,榮顯。後居洞天之位,范仲淹為之記。由是觀之,三元壽考,固得於一念之覺,三元壽脈,又在於一德之修也。或曰:陰德曷從而修之?曰:凡可修者,不以富貴貧賤拘,亦不在強勉其所無,但於水火盜賊,飢寒疾苦,刑獄逼迫,逆旅狼狽,險阻艱難,至於飛潛動植於力到處,種種方便,則陰德無限量,而受報如之矣,善乎。西山之記曰:遇至人得真法,雖云修養所至,是亦陰德之報也。此予所以於《參贊書》後,復作論曰《陰德延壽》。

  函三為一圖歌

天地人三元,每元六十年。三六百八十,此壽得於天。

天本全付與,於人或自偏。全之有其法,奈何世罕傳。

函三為一圖,妙探太極先。外圓而內方,一坤與一乾。

定體凝坤象,妙用周乾園。壽年在其問,得之本自然。

一歲加一點,漸比喬彭肩。未悟參贊法,所點恐莫全。

此書神仙訣,識者作壽仙。顏朱鬢長綠,髓滿骨且堅。

豈特點盡圖,天地相周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