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極真武普慈度世法懺卷之八

北極真武普慈度世法懺卷之八

 

步虛

  爾時,太玄真人於金華洞天,遇太上降駕,啟問不言之教。太上曰:天致其高,地致其厚,日月照,星辰朗,非有言也。正其道而物自然,陰腸四時,非萬物也。雨露時降,非養草木也。神明接,陰陽和,而物自生矣。夫道者,藏精於內,棲神於心。靜漠恬淡,悅穆胸中,廓然無形,寂然無聲。乃感朝廷晏安,官府清謐,林無隱士,野無逸民,無勞役,無冤刑,天下莫不仰上之德。絕國俗,莫不重譯而至。非家至,而人喻之也。推其誠心,施之天下而已。故賞善罰惡者,政令也。其所以能行者,精誠也。政令雖明,不能獨行,必待精誠。精誠形乎內外,浹於人心,此不言之教也。聖人在上,懷道不言,而澤及萬方。故不言之教,茫乎大哉。是以人主之思神,不馳於胸中,知不出於四域,懷其誠心,則甘雨以時,五穀蕃殖,威厲而不試,法省而不擾,囹圄空虛,天下一俗。祥雲興,景星見,黃龍下,祥鳳至。醴泉涌出,嘉禾秀生,海不揚波矣。若逆天暴物,則日月薄蝕,五星失行,四時相乖,晝晦宵光,山崩水涸,冬雷夏霜,天文變異,國土不安。蓋天地之道,與人有以相通也。聖人與天地合德、日月合明,與鬼神合靈,與四時合信,懷天心,合天炁,執沖合和,不下堂而行四海;變易習俗,人皆遷善,蓋不言之教也。臣等生值明時,欣逢盛世,國王水土,天地裁成,感德荷恩,懷戴罔極。仰依真教,敢怠欽崇。恭對威光,志心朝禮。

志心朝禮,虛無自然元始天尊。

志心朝禮,玉宸道君靈寶天尊。

志心朝禮,太上老君道德天尊。

志心朝禮,玉虛師相玄天上帝。

志心朝禮,聖父明真大帝。

志心朝禮,聖母瓊真上仙。

志心朝禮,聖師豐乾大帝。

志心朝禮,西國紫玄元君。

志心朝禮,金闕化身天尊。

志心朝禮,玄元顯應天尊。

志心朝禮,太清靈變天尊。

志心朝禮,高上玉真天尊。

志心朝禮,日光開瑞天尊。

志心朝禮,武曲應化天尊。

志心朝禮,虛星應化天尊。

志心朝禮,危星應化天尊。

志心朝禮,天一應化天尊。

志心朝禮,太一應化天尊。

志心朝禮,辰星應化天尊。

  臣等志心皈身,皈神皈命,玄天顯靈應化諸尊上聖。臣等恭承經寶,太上垂訓曰,上聖傳道應性,離言中真;傳德寄言,通理下迷。傳經因言,修習將來。末代道德將衰,若要修行,但憑經教。經者,常也,實眾生常行之徑路。下界無經,如行不由徑,出不因門,何可登涉。且元始開圖之際,在龍漢劫始青之中浮黎國內,出書度人,字方一丈,八角垂芒,告盟十天,傳濟萬代,藏之寶室,典以玉郎。視之不見其形,盲者遂見;聽之不聞其道,聾者廼聞。故得經教出興,人世皆度,若斷絕經書,何異擿植索塗而行。已悟道真,方離言象。未參道妙,須藉真經。因經得濟,如乘巨舟,不溺波流,超于道岸。如此則眾生耳有所聞,心有所淨,靈有所轉,性有所通,即登覺悟。謹按修真第八戒云,不得交游非賢,居處雜穢。以今弟子某等言念,理由欲泯,習與性移。背違乎睦姻孝友之箴;超軼乎規矩準繩之誨。親炙惟先於狎昵,見聞寧有於琢磨。聚結呼遊,羣居宴飲,笑談非益,強暴相凌。端人正士之弗交,匹婦愚夫之樂與。中外捏成於鬥訟,後先迭起於嫌疑。顛倒錯迷,塵垢汙慢。上來往業,見在世中,昏蒙不立,擯斥尤多,死墮地獄,長劫受苦,苦盡復生,遂入惡道。報盡復還,生於茲世,以前業故,尚有餘殃,受報未已,今則聞經所說,大可驚惶。仰對聖前,恭投懺悔。一心致虔,皈依信禮。

志心朝禮,有無大混天尊。

志心朝禮,有始開化天尊。

志心朝禮,有德契元天尊。

志心朝禮,有名制始天尊。

志心朝禮,有物成象天尊。

志心朝禮,有朴為器天尊。

志心朝禮,有象未形天尊。

志心朝禮,有機潛運天尊。

志心朝禮,有正得一天尊。

志心朝禮,有言可建天尊。

志心朝禮,有欲觀妙天尊。

志心朝禮,有感若容天尊。

志心朝禮,有真不諭天尊。

志心朝禮,有炁常沖天尊。

志心朝禮,有念能忘天尊。

志心朝禮,有萬能同天尊。

志心朝禮,有法成大天尊。

志心朝禮,有心無常天尊。

志心朝禮,有常能明天尊。

志心朝禮,有事宗無天尊。

志心朝禮,有威可畏天尊。

志心朝禮,有生不猒天尊。

志心朝禮,有功不恃天尊。

志心朝禮,有通三應天尊。

志心朝禮,有智自明天尊。

志心朝禮,有德化民天尊。

志心朝禮,有受不貴天尊。

志心朝禮,有大可逝天尊。

志心朝禮,有化能守天尊。

志心朝禮,有志強行天尊。

志心朝禮,有教不言天尊。

志心朝禮,有惟不累天尊。

志心朝禮,有善不求天尊。

志心朝禮,有微不守天尊。

志心朝禮,有知不解天尊。

志心朝橙,有情可得天尊。

志心朝禮,有信可傳天尊。

志心朝禮,有沖莫勝天尊。

志心朝禮,有強來往天尊。

志心朝禮,有與無混天尊。

志心朝禮,有能無用天尊。

  天尊上聖,禮念既周。再竭一心,遙瞻神府。皈命紫皇天一真慶宮、和遷校府、北極佑聖院諸真仙眾。今日道場大眾,虔叩教主,北極鎮天助順真武靈應福德真君、玉虛師相玄天上帝。伏願蕆教降靈,除邪輔正,周行六合,普護兆民。今為弟子某求懺上來所犯第八戒交游非賢、居處雜穢之罪,先世今生,遺殃往劫,上延祖考,下逮宗親。情分妄投,每背理而傷道;炁力威猛,務好勇以誇雄。或曠安宅而沸居,或捨正路而不適,措身多愧,攘臂自矜。孰云朽木之可雕,但見枯根之易滅。罪將條列,惡已貫盈,撓亂靈司,糾錄不已。今憑懺力,顒望宣恩,勑下左司陽官、右司陰官、中司察官、考官考吏、考兵考士、司禁定罪合部大神,廣行慈憫,並賜赦原。求懺弟子某等何法眾等,遵奉玄科,入道登真戒,當行無欲,勿執己見,誓從今去,交須勝己,取友必端,惡居下流,惟行中道。聞善則拜、敢萌自任之私;見惡則遷,益守無偏之禮。即斯發露,徑此懺陳。伏願福祿來崇,災禍不作,視聽言動,出入起居,常奉至真,永依玄教。以斯利益,遍悉莊嚴,教雨旁周,仁風遠暢,人皆趨於正道,世杜遏於邪謀。一切有情,同登道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