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經衍義本草卷之十八_0001

圖經衍義本草卷之十八

宋通直郎辨驗藥材寇宗奭編撰

宋太醫助教辨驗藥材許洪校正

草部下品之下#1

何首烏

西京

  味苦、澀,微溫,無毒。主瘰癧,消癰腫,療頭面風瘡,五痔,止心痛,益血氣,黑髭鬚,悅顏色。久服長筋骨,益精髓,延年不老。亦治婦人產後及帶下諸疾。本出順州南河縣,今嶺外江南諸州皆有。蔓紫,花黃白,葉如薯蕷而不光。生必相對,根大如拳,有赤白二種,赤者雄,白者雌。一名野苗,一名交藤,一名夜合,一名地精,一名陳知白。春夏採。臨用之以苦竹刀切,米泔浸經宿,暴乾。木杵臼搗之。忌鐵。今附。

  禹錫等按:《日華子》云:味甘。久服令人有子。治腹臟宿疾,一切冷氣及腸風。此藥有雌雄,雄者苗葉黃白,雌者赤黃色。凡修合藥須雌雄相合吃,有驗。其藥本草無名,因何首烏見藤夜交,便即採食有功,因以採人為名耳。又名桃柳藤。

  《圖經》曰:何首烏,本出順州南河縣,嶺外、江南諸州亦有,今在處有之,以西洛、嵩山及南京柘城縣者為勝。春生苗,葉葉相對,如山芋而不光澤,其莖蔓延竹木墻壁間。夏秋開黃白花,似葛靳#2花。結子有棱,似蕎麥而細小,纔如粟大。秋冬取根,大者如拳,各有五棱瓣,似小甜瓜。此有二種:赤者雄,白者雌。採時乘濕以布帛拭去土後,用苦竹刀切,米泔浸一宿,暴乾。忌鐵。以木臼杵搗之。一云:春採根,秋採花,九蒸九暴,乃可服。此藥本名交藤,因何首烏服而得名。何首烏者,順州河南縣人。祖能嗣,本名田兒,生而閹弱,年五十八,無妻子,一日醉臥野中,見田中藤,兩本異生,苗蔓相交,久乃解,解合三四。田兒心異之,掘根持問鄉人,無能名者。遂暴乾搗末酒服。七日而思人道,百日而舊疾皆愈。十年而生數男,後改名能嗣。又與子庭服,皆壽百六十歲。首烏服藥,亦年百三十歲。唐元和七年,僧文象遇茅山老人,遂傳其事。李翱因著方錄云:又敘苗如木藁,光澤,形如桃柳葉,其背偏,獨單皆生,不相對。有雌雄者:雌者苗色黃白,雄者黃赤。其生相遠,夜則苗蔓交,或隱化不見。春末、夏中、初秋三時,候晴明日兼雌雄採之。烈日暴乾。散服酒下,良。採時盡其根,乘潤以布帛拭去泥土,勿損皮,密器貯之,每月再暴。凡#3服偶日,二、四、六、八日是。服訖,以衣覆汗出,導引。尤忌豬、羊血,其敘頗詳,故載之。

  《經驗方》:何首烏新採者,去皮土#4後,用銅、竹刀薄切片,上甑如炊飯,蒸下用瓷石鍋。忌鐵。旁更別燒一鍋,常滿添水,候藥甑氣上,逐旋以熱水從上淋下,勿令滿溢,直候首烏絕無氣味,然後取下一匙頭汁,白湯亦可,此是藥之精英,與常不同。治骨軟,腰膝疼,行履不得,遍身瘙癢。首烏大而有花紋者,同牛膝剉各一斤,好酒一升,浸七宿,暴乾。於木臼內搗末蜜丸,每日空心食前酒下三五十丸。又方:治諸處皮裏面痛。首烏末、薑汁調成膏,痛處以帛子裹之,用炙鞋底熨之,妙。

  《斗門方》:治瘰癧,或破不破,以至胸前者,皆治之。用九真藤取其根如雞卵大,洗,生嚼,常服。又取葉搗覆瘡上,數服即止。其藥久服黑髮延年。或取其頭獲之九數者,服之乃仙矣。其葉如杏,其根亦類癧子,用之如神。又堪為利術,伏沙子,自有法。一名何首烏,又名赤葛。

  《王氏博濟》:治疥癬,滿身作瘡,不可治者。何首烏、艾等分,以水煎令濃,於盆內洗之,甚能解痛,生肌肉。

  《何首烏傳》:昔何首烏者,順州南河縣人。祖名能嗣,父名延秀。能嗣常慕道術,隨師在山。因醉夜臥山野,忽見有藤二株,相去三尺餘,苗蔓相交,久而方解,解了又交。驚訝其異,至旦遂掘其根歸。問諸人,無識。後有山老忽來。示之。答曰:子既無嗣,其藤乃異,此恐是神仙之藥,何不服之?遂杵為末,空心酒服一錢。服數月似強健,因此常服,又加二錢。服之經年舊疾皆痊,髮烏容少。數年之內,即有子,名延秀,秀生首烏,首烏之名,因此而得。生數子,年百餘歲,髮黑。有李安期者,與首烏鄉里親善,竊得方服,其壽至長,遂敘其事。何首烏,味甘,生溫,無毒。茯苓為使。治五痔腰膝之病,冷氣心痛,積年勞瘦痰癖,風虛敗劣,長筋力,益精髓,壯氣駐顏,黑髭延年,婦人惡血痿黃,產後諸疾,赤白帶下,毒氣入腹,久痢不止,其功不可具述。一名野苗,二名交藤,三名夜合,四名地精,五名首烏。本出虔州,江南諸道皆有之。苗葉有光澤,又如桃李葉,雄苗赤。根遠不過三尺,春秋可採,日乾。去皮為末,酒下最良。有疾即用茯苓湯下為使。常杵末,新瓷器盛,服之忌豬肉血、無鱗魚,觸藥無力。此藥形大如拳連珠,其中有形鳥獸山嶽之狀,珍也。掘得去皮,生吃,得味甘甜,休糧。讚曰:神效助道,著在仙經。雌雄相交,夜合晝疏。服之去穀,日居月諸。返老還少,變安病軀。有緣者遇,傳之勿泄,最爾自如。明州刺史李遠傳錄經驗:何首烏所出順#5州南河縣、韶州、潮州、恩州、賀州、廣州四會縣、潘州,已上出處為上;邕州晉興縣、桂州、康州、春州、瓊州、高州、循州,已上所出次之。其仙草五十年者如拳大,號山奴,服之一年,髭鬢青黑;一百年如碗大,號山哥,服之一年,顏色紅悅;一百三#6十年如盆大,號山伯,服之一年,齒落重生;二百年如斗栲栳大,號山翁,服之一年,顏如童子,行及奔馬;三百年如三斗栲栳大,號山精,服之一年延齡,純陽之體,久服成地仙。

  《衍義》曰:何首烏,兼黑髭鬢,與蘿卜相惡,令#7人髭鬢早白,腸風熱多。

商陸

  味辛、酸,平,有毒。主水脹疝#8瘕,痺,熨除癰腫,殺鬼精物,療胸中邪氣,水腫,痿痺,腹滿洪直,疏五臟,散水氣。如人形者有神。一名?根,一名夜呼。生咸陽川谷。

  陶隱居云:近道處處有。方家不甚乾用,療水腫,切生根,雜生鯉魚煮作湯。道家乃散用及煎釀,皆能去尸蠱,見鬼神。其實亦入神藥。花名?花,尤良。

  《唐本》注云:此有赤白二種,白者入藥用,赤者見鬼神,甚有毒,但貼腫外用#9。若服之傷人,乃至痢血不已而死也。

  今注:商陸,一名白昌,一名當陸。

  禹錫等按:《蜀本圖經》云:葉大如牛舌而厚脆,有赤花者根赤,白花者根白。今所在有#10之。二月、八月採根,日乾。

  《爾雅》云:遂薚,馬尾。《廣雅》曰:馬尾,商陸。《本草》云:別名薚。今關西亦呼為薚,江東呼為當陸。《釋文》云:如人形者有神。

  《藥性論》云:當陸,使,忌犬肉,味甘,有大毒。能瀉十種水病,喉痺不通,薄切醋熬,喉腫處外傅之差。

  《日華子》云:白章陸,味苦,冷,得大蒜良。通大小腸,瀉蠱毒,墮胎,協腫毒,傅惡瘡。赤者有毒。

  《圖經》曰:商陸俗名章柳根,生咸陽山谷,今處處有之,多生於人家園圃中。春生苗,高三四尺,葉青如牛舌而長。莖青赤,至柔脆。夏秋開紅紫花,作朵。根如蘆菔而長,八月、九月內採根,暴乾。其用歸表。古方術家多用之,亦可單服。五月五日採根,竹盛,挂屋東北角陰乾百日,搗篩,井華水調服,云神仙所秘法。喉中卒被毒氣攻痛者。切根炙令熱,隔布熨之,冷輒易,立愈。其花,主人心昏塞,多忘喜誤。取花陰乾百日,搗末。日暮水服方寸匕,臥思念所欲事,即於眼中自覺。《爾雅》謂之遂薚,《廣雅》謂之馬尾,《易》謂之莧陸,皆謂此商陸也。然有赤、白二種,花赤者根赤,花白者根白。赤者不入藥,服食用白者。又一種名赤菖,苗、葉絕相類,不可用,服之傷筋消腎,須細辨之。

  雷公云:凡使,勿用赤葛#12。緣相似,其赤葛#13花、莖有消筋腎之毒,故勿餌。章陸花白,年多後仙人採之用作脯,可下酒也。每修事,先以銅刀刮去上皮了,薄切,以東流水浸兩宿,然後漉出,架甑蒸,以豆葉一重了,與章陸一重,如斯蒸從午至亥,出,仍去豆葉暴乾了,細剉用。若無豆葉,只用豆代之。

  《外臺秘要》:治水氣。商陸根白者去皮,切如小豆許,一大盞,以水三升,煮取一升已上。爛即取粟米一大盞煮成粥。仍空心服,若一日兩度服即恐利多,每日服一頓即微利,不得雜食。又方:治瘰癧、喉痺卒攻痛。搗生章陸根,捻作餅子,置瘰癧上,以艾灶於藥上灸三四壯。

  《千金髓》:治水氣浮腫。白菖六兩,取汁半合,和酒半升,看大小相度與服,當利下水差。又方:卒暴癥,腫中有物如石,痛刺啼呼,若不治,百日死。多取商陸根搗汁,或蒸之,以布藉腹上,安藥勿覆,冷復易,晝夜勿息。

  《經驗方》:治水疾。樟柳去粗皮,薄切暴乾為末,用黃顙魚三頭,大蒜三瓣,綠豆一合,以水一大碗伺煮,豆爛為度,先將豆任意吃了,卻以汁調藥末一錢匕,其水化為氣消。

  《梅師方》:治水腫不能服藥。商陸一升,羊肉六兩,以水一斗煮取六升,去滓,和肉、蔥、豉作臛,如常法食之,商陸白者妙。

  《孫真人食忌》:主一切熱毒腫。章陸根和鹽少許傅之,日再易。又方:主瘡中毒。切章陸根汁,熱布裹熨之,冷即易。

  《斗門方》:治腳軟。用樟柳根細切如小豆大,煮令熟,更入綠豆同爛煮為飯。每日如此修事服餌,以差為度。其功最效。

  張文仲:治石癰堅如石,不作膿者。生章陸根搗搽之,燥即易,取軟為度。

威靈仙

  味苦,溫,無毒。主諸風,宣通五臟,去腹悶#13冷滯,心膈痰水,久積癥瘕,痃癖氣塊,膀胱宿膿#14惡水,腰膝冷咚,及療折傷。一名能消。久服之無瘟疫瘧。出商州上洛山及華山并平澤,不聞水聲者良。生先於眾草,莖方,數葉相對。花淺紫,根生稠密,歲久益繁,冬月丙丁戊己日採,忌茗。今附。

  禹錫等按:《蜀本》云:九月末至十二月採,陰乾。餘月并不堪採。

  《圖經》曰:威靈仙,出商州上洛山及華山并平澤,今陝西、河東、河北、京東、江湖州郡或有之。初生比眾草最先,莖梗如釵股,四棱。葉似柳葉,作層,每層六七葉,如車輪,有六層至七層者。七月內生花,淺紫或碧白色。作穗似莆臺子,亦有似菊花頭者。實青,根稠密多鬚似穀,每年亦朽敗,九月採根,陰乾。仍以丙丁戊己日採,以不聞水聲者佳。唐正元中,嵩陽子周君巢作《威靈仙傳》云:先時,商州有人重病,足不履地者數十年,良醫殫技莫能療,所親置之道傍,以求救者,遇一新羅僧見之,告曰:此疾一藥可活,但不知此土有否?因為之入山求索,果得,乃威靈仙也。使服之,數日能步履。其後山人鄧思齊知之,遂傳其事。崔元亮《海上方》著其法云:採得,陰乾月餘,搗篩。溫清酒和二錢匕,空腹服之。如人本性#15殺藥,可加及六錢匕。利過兩行則#16減之,病除方停服。其性甚善,不觸諸藥,但惡#17茶及麵湯,以甘草、梔子代飲可也。

  《唐本》云:腰腎腳膝積聚,腸內諸冷痛,積年不差者,服之無不立效。治#18商州洛陽縣,九月末至十二月採,陰乾。餘月并不堪採。每年傍引,年深轉茂,根苗漸多,經數年亦朽敗。

  《千金方》:治腰腳痛。威靈仙為末,空心溫酒調下錢匕,逐日以微利為度。

  《經驗方》:治大腸久冷。威靈仙蜜丸桐子大,於一更內,生薑湯下十丸至二十丸。又方:治腰腳。威靈仙二斤洗乾,好酒浸七日,為末,麵糊丸桐子大,以浸藥酒下二十丸。

  《集驗方》:治腎臟風壅積,腰膝沉重。威靈仙末,蜜和丸桐子大。初服溫酒下八十丸。平明微利惡物,如青濃桃膠,即是風毒積滯也。如未動,夜再服一百丸。取下後,吃粥藥補之。一月仍常服溫補藥。孫兆放杖丸同。

  崔氏《海上集》:威靈仙去眾風,通十二經脈,此藥朝服暮效,疏宣五臟冷膿宿水變病,微利不瀉人。服此四肢輕健,手足溫暖,并得清涼。時商州有人患重足不履地,經十年不差。忽遇新羅僧見云:此疾有藥可理,遂入山求之,遣服數日,平復,後留此藥名而去。此藥治丈夫、婦人中風不語,手足不隨,口眼喎邪,筋骨節風,胎風頭風,暗風心風,風狂人,傷寒頭痛,鼻清涕,服經二度,傷寒即止,頭旋目眩,白瘕風,極治大風,皮膚風癢,大毒熱毒風瘡,深治勞疾,連腰骨節風,繞腕風,言語澀滯,痰積,宣通五臟,腹內宿滯,心頭痰水,膀胱宿膿,口中涎水,好#19吃茶滓,手足頑痺,冷熱氣壅,腰膝疼痛,久立不得,浮氣瘴氣,憎寒壯熱,頭痛尤甚,攻耳成膿而聾。又衝眼赤,大小腸秘,服此立通。飲食即住,黃疸,黑疸,面無顏色,瘰癧遍項,產後閉澀,背腰痛,曾經損墜,心痛,注氣膈氣,冷氣攻衝,腎臟風壅,腹肚脹滿,頭面浮腫,注毒脾、肺氣,痰熱咳嗽氣急,坐臥不安,疥癬等瘡,婦人月水不來,動經多日,血氣衝心,陰汗盜汗,鴉臭穢甚,氣息不堪,勤服威靈仙,更用熱湯,盡日頻洗,朝以苦唾調藥塗身上內外,每日一次,塗之當得平愈。孩兒無辜,令母含藥灌之,痔疾閉澀,氣痢絞結,并皆治之。威靈仙一味洗焙為末,好酒和令微濕,入竹筒內,牢塞口,九蒸九暴。如乾,添酒重晒之,以白飯#20和丸如桐子大,每服二十至三十丸,湯酒下。

  《衍義》曰:威靈仙,治腸風。根性快,多服疏人五臟真氣。

牽牛子

  味苦,寒,有毒。主下氣,療腳滿水腫,除風毒,利小便。

  陶隱居云:作藤生,花狀如藊豆,黃色。子作小房,實黑色,形如毬子核。比來服之,以療腳備氣急,得小便利,無不差。此藥始出田野,人牽牛易藥,故以名之。又有一種草,葉上有三白點,俗因以名三白草。其根以療腳下氣,亦甚有驗。

  《唐本》注云:此花似旋葍花,作碧色,又不黃,不似藊豆。其三白草,有三黑點,非白也,古人秘之,隱黑為白爾。陶不見,但聞而傳之,謂實白點。今注:此藥蔓生,花如鼓子花而稍大,作碧色,子有黃殼作小房,實黑,稍類蕎麥。比來服之,以療腳腫滿,氣急,利水道,無不差者。

  禹錫等按:《蜀本圖經》云:苗蔓生,花碧色,子若蕎麥,三棱黑色,九月已後收子。所在有之。

  《藥性論》云:牽牛子,使,味甘,有小毒。能治痃癖氣塊,利大小便,除水氣虛腫,落胎。

  《日華子》云:味苦、?,得青木香、乾薑良。取腰痛,下冷膿,瀉蠱毒藥,并一切氣壅滯。

  《圖經》曰:牽牛子,舊不著所出州土,今處處有之。二月種子,三月生苗,作藤蔓繞籬墻,高者或三二丈。其葉青,有三尖角。七月生花,微紅帶碧色,似鼓子花而大。八月結實,外有白皮,裹作毬,每毬內有子四五枚,如蕎麥大,有三棱,有黑白二種,九月後收之。又名金鈴。段成式《酉陽雜俎》云:盆甑草即牽牛子也。秋節後斷之,狀如盆甑,其中子似龜,蔓如山芋,即此。

  雷公云:草金鈴,牽牛子是也。凡使,其藥秋末即有實,冬收之。凡使曬乾#21,卻以水中淘,浮者去之,取沉者驪乾,拌酒蒸,從巳至未,曬乾,臨用舂去黑皮用。

  《食療》云:多食稍冷,和山茱萸服之,去水病。

  《聖惠方》:治水氣遍身浮腫,氣促,坐臥不得。用牽牛子二兩,微炒,搗細末,烏#22牛尿浸一宿,平旦入蔥白一握,煎十餘沸去滓。空心分為二服,水從小便中下。

  《肘後方》:治風毒腳氣,若脛已滿,捻之沒指者。取牽牛子搗,蜜丸如小豆大。每服五丸,生薑湯下,取令小便利亦可止。

  《斗門方》:治風氣所攻,臟腑積滯。用牽牛子以童子小便浸一宿後,長流水上洗半日,卻用生絹袋盛,挂於當風處令好乾。每日鹽湯下三十粒。極能搜風,亦善消虛腫。久服令人體清爽。

  《王氏博濟》:治三焦氣不順,胸膈壅塞,頭昏目眩,涕唾痰涎,精神不爽。利膈丸:牽牛子四兩,半生半熟,不蛀皂莢塗酥炙二兩,為末,生薑自然汁煮糊,丸如桐子大。每服三#23十丸,荊芥湯下。又方:治產前滑胎。牽牛子一兩,赤土少許,研令極細。每覺轉痛頻,煎白榆皮湯調下一錢匕。又方:治男子、婦人五般積氣成聚。黑牽牛一斤,生搗末八兩,餘滓於新瓦上炒香熟,放冷再搗取四兩熟末十二兩拌勻,煉蜜和丸如桐子大。患積氣至重者三五十丸,煎陳橘皮、生薑湯下,臨臥空心服之。如二更至三更已來藥行時效應未動,再與三十丸投之,轉下積聚之物。常服十丸至十五丸,行氣甚妙。小兒十五已下至七歲已上,服五丸至七丸,年及五十已上不請服。

  《簡要濟眾》:治大便澀不通。牽牛子半生半熟,搗為散。每服二錢,煎薑湯調下。如未通再服,及以熱茶調下,量虛實,無時候,加減服之。

  《衍義》曰:牽牛子,諸家之說紛紛不一,陶隱居尤甚。言花狀如藊豆,殊不相當。花朵如鼓子花,但碧色,日出開,日西合。今注又謂其中子類蕎麥,亦非也。蓋直如木猴梨子,但黑色,可微炒,搗取其中粉一兩,別以麩,炒去皮尖者。桃人末半兩,以熟蜜和丸如梧桐子,溫水服三二十丸,治大腸風秘,壅熱結澀。不可久服,亦行脾腎氣故也。

蓖麻子

  味甘、辛,平,有小毒。主水癥。水研二十枚服之,吐惡沫,加至三十枚。三日一服,差則止。又主風虛寒熱,身體瘡癢,浮腫,尸疰惡氣,笮取油塗之。葉:主腳氣,風腫不仁,搗蒸傅之。

  《唐本》注云:此人間所種者,葉似大麻葉而甚大,其子如蜱音卑,又名萆麻。今胡中來者,莖赤,樹高丈餘,子大如皂莢核,用之益良。油塗葉炙熱熨囪音信上,止衄尤驗也。唐本先附。

  禹錫等按:《蜀本圖經》云:樹生,葉似大麻大數倍,子殼有刺,實大於巴豆,青黃色斑,夏用莖、葉,秋收子,冬採根,日乾。胡中來者,莖、子更倍大。所在有之。又云:葉似葎草而厚大。莖赤,有節如甘蔗。

  《日華子》云:治水脹腹滿。細研水服,壯人可五粒。催生,傳產人手足心,產後速拭去。瘡痍疥癩亦可研傅。

  《圖經》曰:蓖麻子,舊不著所出州郡,今在處有之。夏生苗,葉似葎草而厚大。莖赤有節如甘蔗,高丈許。秋生細花,隨便結實,殼上有刺,實類巴豆,青黃斑褐,形如牛蜱,故名。夏採莖、葉,秋採實,冬採根,日乾。胡中來者,莖子更大。崔元亮《海上方》:治難產及胞衣不下,取蓖麻子七枚,研如膏,塗腳心,子及衣纔下,便速洗去。不爾腸出,即用此膏塗頂,腸當自入。

  雷公云:凡使,勿用黑天赤利子,緣在地蔞上生,是顆兩頭尖有毒。藥中不用。其蓖麻子,形似巴豆,節節有黃黑斑點。凡使先須和皮用鹽湯煮半日,去皮取子,研過用。

  《外臺秘要》:治半身不遂,失音不語。取蓖麻子油一升,酒一斗,銅缽盛油,著酒中一日,煮之令酒、油熟,服之。又方:治水氣。取蓖麻子去皮研,令熟水解得三合。清旦一頓服之盡,日中當下青黃水。

  《千金方》:治嶺南腳氣,從足至膝,脛腫滿,連骨疼者。蓖麻子葉切蒸薄裹,二三易即消。

  《肘後方》:治一切毒腫疼痛不可忍者,搗蓖麻子傅之立差。又方:產難。取蓖麻子二枚,兩手各把一枚,須臾立下。

  《經驗後方》:治風痰#24鼻榻。蓖麻不拘多少,去皮拍為二片,用黃連等分搥碎,二件用水一處浸七宿後,空心、日午、臥時只用浸者水吞下一片,水盡旋添勿令乾。服兩月後,吃大蒜豬肉試驗,如不發動,便是效也。若發動時,依前法再服,直候不發。如只腿脹,用針出毒物,累有神驗。

  《修真祕旨》:治小兒丹瘤。蓖麻子五個去皮研,入麵一匙,水調塗之,甚效。

  杜壬:治癘#25風,手指孿曲,節間痛不可忍,漸至漸落方:蓖麻一兩去皮,黃連一兩剉如豆,以小瓶子入水一升,同浸。春夏三日,秋冬五日後,取蓖麻子一枚擘破,面東以浸藥水平旦時一服。漸加至四五枚,微利不妨。瓶中水少更添。忌動風食,累用得效。又方:治咽中瘡腫。蓖麻子一枚去皮,朴消一錢,同研,新汲水作一服,連進二三服效。

  初虞世:治湯火傷神妙。蓖麻子、蛤粉等分末研膏。湯損用油調塗,火瘡用水調塗。

蒴藋

  味酸,溫,有毒。主風瘙癮疹,身癢濕#26痺,可作浴湯。一名堇草,一名芨。生田野,春夏採葉,秋冬採莖、根。今附。

  陶隱居云:田野墟村中甚多。絕療風痺癢痛,多用薄洗,不堪入服,亦有酒漬根,稍飲之者。

  《唐本》注云:此陸英也,剩出此條。《爾雅》云:芨,堇草。郭注云:烏頭苗也。檢三堇別名。又無此者,蜀人謂烏頭苗為堇草。陶引此條,不知所出處。《藥對》及古方無蒴藋,惟言陸英也。

  今注:蒴藋條,《唐本》編在狼跋子之後,而與陸英條注解并云剩出一條。今詳陸英,味苦,寒,無毒。既此不同,難謂一種,蓋其類爾。今但移附陸英之下。

  禹錫等按:《日華子》云:味苦,涼,有毒。治瘑癩風痺,并煎湯浸,并葉用。

  《圖經》:文具陸英條下。

  雷公云:凡使之,春用隔年花蕊,夏用根,秋冬并總用作煎,只取根,用銅刀細切,於柳木臼中搗取自然汁,緩緩於鍋子中煎如稀餳,任用也。

  《外臺秘要》:治卒暴癥,腹中有物堅如石,痛欲死。取蒴藋根一小束,洗瀝去水,細擘,以酒二升,漬三宿,暖溫服五合至一升,日三,若欲速得服,於熱灰中溫令藥味出服之。此方無毒,已愈十六人,神驗。藥盡復作服之。又方:治腰痛方,蒴藋葉,火燎,厚鋪床上,趁熱臥眠於上,冷復易之。冬月取根,舂碎熬及熱準前用。并治風溫濕冷痺及產婦患傷冷,腰痛不得動亦用。又方:治下部閉不通。取蒴藋根一把,搗汁水和,絞去滓。強人服一升。數用之,并治腳氣。

  《千金方》:治嶺南腳氣,從足至膝脛腫,骨疼者。蒴藋根碎,和酒醋共三分,根一分合蒸熟,封裹腫上,二三日即消。亦治不仁。又方:治頭風。取蒴藋根二升,酒二升,煮服之。

  《梅師方》:治水腫,坐臥不得,頭面身體悉腫。取蒴藋根刮去皮,搗汁一合,和酒一合,暖空心服,當微吐利。又方:治一切疹。用煮蒴藋湯,和少酒塗,無不差。《姚氏方》同。

  《孫真人食忌》:主卒腳腫漸上。以蒴藋莖、葉,埋熱灰中令熱,傅腫上,差即易。

  《斗門方》:治瘧疾。用蒴藋一大握炙令黃色,以水濃煎一盞,欲發前服。

  張文仲:治手足忽生疣目。蒴藋赤子,挼使壞疣目上令赤,塗之差。又方:治熊傷人瘡。蒴藋一大把剉碎,以水一升漬,須臾取汁飲,餘滓以封裹瘡。

  《子母秘錄》:治小兒赤遊行於身上,下至心即死。蒴藋煎汁洗之。

  《衍義》曰:蒴藋,與陸英既性味及出產處不同,治療又別,自是二物,斷無疑焉。況蒴藋花白,子初青如綠豆顆,每朵如盞面大,又平生,有一二百子,十月方熟紅,豈得言剩?出此條,孟浪之甚也。

天南星

  味苦、辛,有毒。主中風,除痰,麻痺,下氣,破堅積,消癰腫,利胸膈,散血,墜胎。生平澤,處處有之。葉似蒻葉,根如芋,二月、八月採之。今附。

  禹錫等按:陳藏器云:天南星,主金瘡,傷折,瘀血,取根碎傅傷處。生安東山谷。葉如荷,獨莖,最良。

  《日華子》云:味辛烈,平,畏附子、乾薑、生薑。罯撲損瘀血,主蛇蟲咬,傅疥癬惡瘡。入藥炮用,又名鬼蒟蒻。

  《圖經》日:天南星,《本經》不載所出州土,云生平澤,今處處有之。二月生苗,似荷梗,莖高一尺以來。葉如蒟蒻,兩枝相抱。五月開花似蛇頭,黃色。七月結子作穗似石榴子,紅色。根似芋而圓,二月、八月採根,亦與蒟蒻根相類,人多誤採。莖斑花紫是蒟蒻。一說天南星如本草所說,即虎掌也。小者為由跋,後人採用,乃別立一名爾。今天南星大者四邊皆有子,採時盡削去之。又陳藏器云:半夏高一二尺,由跋高一二寸,此正誤相反言也。今由跋苗高一二尺,莖似蒟蒻而無斑,根如雞卵。半夏高一二寸,亦有盈尺者,根如小指正圓也。江南吳中又有白蒟蒻,亦曰鬼芋,根都似天南星,生下平澤極多,皆雜採以為天南星,了不可辨。市中所收,往往是也。但天南星小,柔膩肌細,炮之易裂,差可辨爾。古方多相虎掌,不言天南星。天南星近出唐世,中風痰毒方中多用之。《續傳信方》始風痛,用天南星、躑躅花,并生時同搗,羅作餅子,甑上蒸四五過,以絺葛囊盛之。候要,即取焙搗為末,蒸餅,丸如梧桐子大,溫酒下三丸。腰腳骨痛,空心服,手臂痛,食後服,大良。

  《經驗方》:治急中風,目瞑牙噤,無門下藥者。用此末子,以中指點末,揩齒三二十,揩大牙左右,其口自開,始得下藥,喝開關散:天南星搗為末,白龍腦,二件各等分研,以五月五日午時合。患者只一字至半錢。又方:治小兒走馬疳,蝕透損骨及小攻蝕。

  《必效方》:天南星一個,當心作坑子,安雄黃一塊在內,用麵裹燒,候雄黃作汁,以盞子合定,出火毒去麵,研為末,入麝香少許,拂瘡,驗。又方:治婦人一切風攻頭目痛。天南星一個,掘地坑子,火燒令赤,安於坑中,以醋一盞,以盞蓋之,不令#27透氣,候冷取出為末。每服一字,以酒調下,重者半錢#28。又方:治驚風墜涎。天南星一個,重一兩,換酒浸七伏時取出,於新瓦上周迴炭火炙令乾裂#29,置於濕地去火毒,用瓷器合盛之冷,搗末,用朱砂一分研同拌。每服半錢,荊芥湯調下,每日空心、午時進一二服。

  《勝金方》:治吐血。天南星一兩,剉如豆大,以爐灰汁浸二#30宿,取出洗,焙#31乾搗末,用酒磨自然銅下一錢,愈。

  《十全博救方》:治咳嗽。天南星一個大者,炮令裂,為末。每服一大錢,水一盞,生薑三片,煎至五分,溫服,空心、日午、臨臥時各一服。

  《集效方》:治吐瀉不止,或取轉多,四肢發厥,虛風不省人事。服此四肢漸暖,神識便省,回陽散:天南星為末。每服三錢,入京棗三枚,同煎八分溫服,未省再服。

  初虞世:治破傷風入瘡強直。防風、天南星等分為末,以醋調作靨貼上。

  《譚氏方》:治小兒牙關不開。天南星一個,煨熱紙裹,封角休要透氣,於細處剪雞頭大一竅子,透氣於鼻孔中,牙關立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