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經衍義本草卷之十八_0002

羊蹄

  味苦,寒,無毒。主頭禿疥瘙,除熱,女子陰蝕,浸淫疽痔,殺蟲。一名東方宿,一名連蟲陸,一名鬼目,一名蓄。生陳留川澤。

  陶隱居云:今人呼名禿菜,即是蓄音之訛。《詩》云:言採其蓄。又一種極相似而味酸,呼為酸摸根,亦療疥也。

  《唐本》注云:實味苦、澀,平,無毒。主赤白雜痢。根味辛、苦,有小毒。《萬畢方》云:療蟲毒。今山野平澤,處處有之。

  禹錫等按:《蜀本圖經》云:生下濕地,高者三四尺。葉狹長,莖節間紫赤。花青白色,子三棱,夏中即枯。又有一種,莖、葉俱細,節間生子若茺蔚子,療痢乃佳。今所在有之。

  《日華子》云:羊蹄根,治癬,殺一切蟲,腫毒,醋摩貼。葉治小兒疳蟲,殺胡夷魚、鮓魚、檀胡魚毒,亦可作菜食。

  陳藏器云:酸摸,葉酸美。小兒折食其英。根主暴熱,腹脹。生搗絞汁服,當下痢,殺皮膚小蟲。葉似羊蹄,是山大黃。一名當藥。《爾雅》云:須薞蕪。注云:似羊蹄而細,味酸可食。

  《日華子》云:酸摸,味酸,涼,無毒。治小兒壯熱。生山崗。狀似羊蹄,葉小黃。

  《圖經》曰:羊蹄,禿菜也。生陳留川澤,今所在有之。生下濕地。春生苗,高三四尺。葉狹長,頗似萵苣而色深。莖節間紫赤。花青白成穗,子三棱,有若茺蔚,夏中即枯。根似牛蒡而堅實。今人生採根,醋摩塗癬速效。亦煎作丸服之。其方以新採羊蹄根,不限多少,搗研,絞取汁一大升,白蜜半斤,同熬如稠餳煎,更用防風末六兩,溲和令可丸,大如梧子。用栝樓甘草酒下三二十丸,日二三,大佳。謹按《詩˙小雅》:言採其遂。陸機云:遂,今人謂之羊蹄,似蘆菔而莖赤,一約#32為茹,滑而美也。多啖令人下氣。幽州人謂之遂,字或作蓄并恥六切。又有一種極相類,莖葉黃味酢,名酸摸。《爾雅》所謂須,薞音孫蕪。郭璞云:薞蕪似羊蹄,葉細味酢,可食。一名蓨音條是也。

  《食療》:主癢。不宜多食。

  《聖惠方》:治癧瘍風。用羊蹄菜根,於生鐵上,以好醋磨,旋旋刮取,塗於患上,未差,更入硫黃少許,同磨塗之。又方:治大便卒澀結不通。用羊蹄根一兩剉,水一大盞,煎取六分去滓,溫溫頓服。

  《外臺秘要》:治疥方:搗羊蹄根和豬脂塗上,或著鹽少許,佳。

  《千金方》:喉痺卒不語。羊蹄獨根者,勿見風日及婦人、雞、犬,以三年醋研和如泥,生布拭喉令赤,傅之。

  《千金翼》:治漏瘤瘡,濕癬癢。浸淫日廣,癢不可忍,搔之黃水出,差後復發,取羊蹄,淨去土,細切搗,以大酢和,淨洗傅上,一時間以冷水洗之,日一傅,差。若為末傅之,妙。

  《斗門方》:治腸風痔瀉血。羊蹄根、葉爛蒸一碗來,食之立差。

  《簡要濟眾》:治癬瘡久不差。羊蹄根搗絞取汁,用調膩粉少許如膏,塗傅癬上,三五遍即差。如乾,即豬脂調和#33傅之。

菰根

  大寒。主腸胃痛熱,消渴,止小便。

  陶隱居云:菰根,亦如蘆根,冷利復甚也。

  今按:《別本》注云:菰蔣草也。江南人呼為茭草,秣馬甚肥。味甘,無毒。

  禹錫等按:《蜀本圖經》云:生水中,葉似蔗、荻,久根盤厚,夏月生菌細,堪啖,名菰菜。三年已上,心中生臺如藕,白軟,中有黑脈,堪啖,名菰首也。《爾雅》云:出隧,蘧蔬。釋曰:菌類也。一名出隧,一名蘧蔬。《廣雅》云:朝生,形如鬼蓋。郭云:似土菌,生菰草中。今江東唆#34之甜滑者,氈氍?者。《說文》云:菰,蔣也。張揖云:氍?,毛席,取其音同。

  孟銑云:菰菜,利五臟邪氣,酒?面赤,白頭#35,癧瘍,目赤等,效。然滑中,不可多食。熱毒風氣,卒心痛,可鹽醋煮食之。又云茭首,寒。主心胸中浮熱風。食之發冷氣,滋人齒,傷陽道,令下焦冷滑,不食甚好。

  陳藏器云:菰菜,味甘,無毒。去煩熱,止渴,除目黃,利大小便,止熱痢,雜鯽魚為羹,開胃口,解酒毒。生江東池澤,菰葑上如菌,葑是菰根,歲久浮在水上者。主火燒瘡,燒為灰和雞子白塗之。《呂氏春秋》曰:菜之美者,越路之菌是也。晉˙張#36翰見秋風起思之。又云:菰首,生菰蔣草心,至秋如小兒臂,故云菰首。煮食之止渴。甘、冷,雜蜜食之發痼疾,無別功。更有一種小者,擘肉如墨,名烏鬱。人亦食之,止小兒水痢。

  《日華子》云:茭首,微毒。多食發氣并弱陽,葉利五臟,食巴豆人不可食。

  《圖經》曰:菰根,舊不著所出州土,今江湖陂澤中皆有之,即江南人呼為茭草者。生水中,葉如蒲、葦輩,刈以秣馬,甚肥。春亦生笋,甜美堪啖,即菰菜也。又謂之茭白。其歲久者,中心生白臺如小兒臂,謂之菰手。人作菰首,非是。《爾雅》所謂蘧蔬,云:似土菌,生菰草中,正謂此也。故注今之瘡南方人至今謂菌為菰,亦緣此義也。其臺中有墨者,謂之茭鬱。其根亦如蘆根,冷利更甚。二浙下澤處,菰草最多,其根相結而生,久則并土浮於水上,彼人謂之菰葑。刈去其葉,便可耕蒔。其苗有莖梗者,謂之菰蔣草。至秋結實,乃雕胡米也。古人以為美撰,今饑歲人猶採以當糧。《西京雜記》云:漢太液池邊,皆是雕胡、紫籜、綠節、蒲叢之類。菰之有米者,長安人謂為雕胡。葭蘆之米,解葉者紫籜。菰之有首者,謂之綠節是也。然則雕胡諸米,今皆不貴。大抵菰之種類皆極冷,不可過食,甚不益人。惟服金石人相宜耳。

  陳藏器云:茭首,主心胸中浮熱,動氣不中,食之發冷,滋牙齒,傷陽道,令下焦冷,不食為妙。

  《食療》云:若丹石熱發,和鯽魚煮作羹食之。三兩頓即便差耳。

  《外臺秘要》:治湯火所灼,未成取菰蔣根燒取灰,用雞子黃和封之。

  《廣濟方》:治毒蛇嚙方。菰蔣草根灰,取以封之,其草似燕尾是。

  《子母秘錄》:小兒風瘡久不差,燒菰蔣節末以傅之。

  《衍義》曰:菰根,蒲類。四時取根搗,絞汁用。河朔邊人,止以此苗飼馬,曰菰蔣,及作薦。花如葦,結青子,細若青麻黃,長幾寸。彼人收之,合粟為粥,食之甚濟饑,此杜甫所謂願作冷秋菰者是也。為其皆生水中及岸際,多食亦令人利。

萹蓄

  味苦,平,無毒,主浸淫疥瘙疽痔,殺三蟲,療女子陰蝕。生東萊山谷。五月採,陰乾。

  陶隱居云:處處有,布地生,花節間白,葉細綠,人亦呼為萹竹。煮汁與小兒飲,療蛔蟲有驗。

  禹錫等按:《蜀本圖經》云:葉如竹,莖有節,細如釵股。生下濕地,今所在有。二月、八月採苗,日乾。

  《爾雅》云:竹,萹蓄。釋云:李巡云:一物二名也。孫炎引《詩˙衛風》云:綠竹猗猗。郭云:似小藜,赤莖節,好生道傍,可食,又殺蟲。陶注本草謂之萹竹是也。

  《藥性論》云:萹竹,使,味甘。煮汁與小兒服,主蛔蟲等咬心,心痛面青,口中沫出,臨死者,取十斤細剉,以水一石煎,去滓成煎如飴。空心服,蟲自下,皆盡止。主患痔疾者,常取葉搗汁服,效。治熱黃,取汁頓服一升,多年者再服之,根一握洗去土,搗汁服之一升,惡丹石毒發,衝目腫痛,又傅熱腫,效。

  《圖經》曰:萹蓄,亦名萹竹。出東萊山谷,今在處有之。春中布地生道傍,苗似瞿麥,葉細綠如竹,赤莖如釵股,節間花出甚細,微青黃色,根如蒿根,四月、五月採苗,陰乾。謹按《爾雅》云:竹,萹蓄。郭璞注云:似小藜,赤莖節,好生道傍,可食,又殺蟲。《衛詩》:綠竹猗猗。說者曰:綠王芻也。竹,萹竹也;即謂此萹蓄。方書亦單用治蟲。葛洪小兒蛔方,煮汁令濃,飲之即差。

  《食療》云:蛔蟲心痛,面青,口中沫出,臨水取葉十斤,細切;以水三石三斗,煮如餳,去滓。通寒溫,空心服一升,蟲即下。至重者再服,仍通宿勿食,來日平明服之。患治#37,常取萹竹葉煮汁澄清,常用以作飯。又,患熱黃、五痔。搗汁頓服一升,重者再服。丹石發,衝眼目腫痛。取根一握,洗。,以少水,絞取汁服之。若熱腫處,搗根、莖傅之。

  《外臺秘要》:治丹發疼痛。搗萹竹汁服一升,一兩服便差。若未差,再服效。

  《千金翼》:治外痔。搗萹竹絞取汁,溲麵作餺飥,空心吃。日三度,常吃。

  《肘後方》:惡瘡連痂癢痛,搗萹竹封痂,落即差。

  《食醫心鏡》:治小兒繞蟲攻下部癢。取萹竹葉一握,切,以水一升,煎取五合,去滓。空腹飲之,蟲即下,用其汁煮粥,亦佳。又方:治霍亂,吐痢不止。萹竹,豉汁中以五味調和,煮羹食之,佳。

  《楊氏產乳》:治蟲#38,狀如蝸牛,食#39下部癢。取萹竹一把,水二升煮熟,五歲兒空腹服三五合,隔宿食,明早服之,尤佳。

狼毒

  味辛,平,有大毒。主咳逆上氣,破積聚飲食,寒熱水氣,脅下積癖,惡瘡鼠瘻疽蝕,鬼精蠱#40毒,殺飛鳥走獸。一名續毒。生秦亭山谷及奉高。二月、八月採根,陰乾。陳而沉水者良。大豆為之使,惡麥句薑。

  陶隱居云:秦亭在隴西,亦出宕昌。乃言止有數畝地生,蝮蛇食其根,故為難得。亦用太山者,今用出漢中及建平。云與防葵同根類,但置水中沉者便是狼毒,浮者則防葵。俗用稀,亦難得,是療腹內要藥爾。

  《唐本》注云:此物與防葵都不同類,生處又別。狼毒今出秦州、成州,秦亭故在二州之界,其太山、漢中亦不聞有。但秦隴寒地,元無蝮蛇。復云數畝地生,蝮蛇食其根,謬矣。

  今按:別本注云:與麻黃、橘皮、吳茱萸、半夏、枳實為六陳也。又按狼毒,葉似商陸及大黃,莖、葉上有毛,根皮黃,肉白。以實重者為良,輕者力劣。秦亭在隴西,奉高乃太山下縣。亦出宕昌及漢中、建平。舊經陶云:與防葵同根,以置水中,浮者即是防葵,沉者即是狼毒,此不足為信。假使防葵秋冬採者堅實,得水皆沉;狼毒春夏採者輕虛,得水乃浮爾。按此與防葵全別,生處不同,故不可為比類。

  禹錫等按:《蜀本圖經》云:根似玄參,浮虛者為劣也。

  《藥性論》云:狼毒,使,味苦、辛,有毒。治痰飲癥瘕,亦殺鼠。

  《圖經》曰:狼毒,生秦亭山谷及奉高,今陝西州郡及遼、石州亦有之。苗葉似商陸及大黃,莖、葉上有毛,四月開花,八月結實,根皮黃,肉白。二月、八月採,陰乾。以陳而沉水者良。葛洪治心腹相連常脹痛者。用狼毒二兩,附子半兩,搗篩蜜丸如桐子大。一日服一丸,二日二丸,三日三丸,再一丸,至六日又三丸,自一至三常服即瘥。《千金》療惡疾。以狼毒、秦艽分兩等,搗末酒服方寸匕,日二,常服之差。

  《聖惠方》:治乾癬,積年生痂,搔之黃水出,每逢陰雨即癢。用狼毒末塗之。

  《集效方》:治臟腑內一切蟲病。川狼毒杵末,每服一大錢,用餳一皂子大,沙糖少許,以水同化,臨臥空腹服之。服時先吃微緊,食藥一服,來日早取下蟲,效。

豨音喜薟音杴

  味苦,寒,有小毒。主熱?,煩滿不能食。生搗汁,服三四合,多則令人吐。

  《唐本》注云:葉似酸漿而狹長,花黃白色。一名火薟。田野皆識之。

  今按:《別本》注云:三月、四月採苗葉,暴乾。唐本先附。

  禹錫等按:《蜀本圖經》云:高二尺許,子青黃,夏採葉用,所在下濕地有之。

  《圖經》曰:豨薟,俗呼火杴草。《本經》不著所出州郡,今處處有之。春生苗,葉似芥菜而狹長,文粗。莖高三二尺。秋初有花如菊。秋末結實,頗似鶴虱。夏採葉,暴乾用。近世多有單服者,云甚益元氣。蜀人服之法:五月五日、六月六日、九月九日採其葉,去根、莖、花、實,淨洗,暴乾。入甑中,層層灑酒與蜜,蒸之又暴,如此九過則已。氣味極香美,熬,搗篩,蜜丸,服之。云:治肝腎風氣,四肢麻痺,骨間疼,腰膝無力者,亦能行大腸氣。諸州所說,皆云性寒,有小毒,與《本經》意同。惟文州、高郵軍云性熱,無毒。服之補虛,安五臟,生毛髮,兼主風濕瘡,肌肉頑痺,婦人久冷,尤宜服之。用去粗莖,留枝、葉、花、實,蒸暴。兩說不同,豈單用葉乃寒而有毒;并枝、花、實則熱而無毒乎?抑繫二#41地所產而然邪?

  成訥云:江陵府節度使,進?薟丸方:臣有弟誁,年三十二中風,床枕五年,百醫不差。有道人鍾針者,因睹此患曰:可餌?薟丸必愈。其藥多生沃壤,高三尺許,節葉相對,其葉當夏五月已來收,每去地五寸剪刈,以溫水洗泥土,摘其葉及枝頭。凡九蒸九暴,不必火燥,但取蒸為度。仍熬搗為末,丸如桐子大,空心溫酒或米飲下二三十丸。服至二千丸,所患忽加#42,不得憂慮,是藥攻之力。服至四千丸,必得復故。五千丸,當復丁壯。臣依法修合,與誁服,果如其言。鍾針又言:此藥與本草所述功效相異,蓋出處盛在江東,彼土人呼豬為豨,呼臭為薟氣,緣此藥如豬薟氣,故以為名。但經蒸暴,薟氣自泯,每當服後,須吃飯三五匙壓之。五月五日採者佳。奉宣付醫院詳錄。

  張詠云:知益州進豨薟丸表:臣因換龍興觀,掘得一碑,內說修養氣衛,并藥方二件。依方差人訪問採覓,其草頗有異,金棱銀線,素根紫荄,對節而生。蜀號火炊,莖、葉頗同蒼耳。誰知至賤之中,乃有殊常之效。臣自吃至百服,眼目輕明。即至千服,髭鬢烏黑,筋力校健,效驗多端。臣本州有都押衙羅守一,曾因中風墜馬,失音不語。臣與十服,其病立痊。又和尚智嚴,年七十,忽患偏風,口眼喎邪,時時吐涎。臣與十服盡,亦便得瘥。今合一百劑,差職員史元奏進。

馬鞭草主下部?瘡。

  陶隱居云:村墟陌甚多。莖似細辛,花紫色,葉微似蓬蒿也。

  《唐本》注云:苗似狼牙及茺蔚,抽三四穗,紫花,似車前,穗類鞭鞘#43,故名馬鞭,都不似蓬蒿也。

  今按:陳藏器《本草》云:馬鞭草,主癥癖血瘕,久瘧,破血。作煎如糖,酒服。若云似馬鞭鞘,亦未近之。其節生紫花,如馬鞭節。

  禹錫等按:《蜀本》云:味苦,微寒,無毒。又《圖經》云:生濕地。花白色,抽三四穗,以七月、八月採苗,日乾。所在皆有之。

  《藥性論》云:馬鞭草亦可單用。味苦,有毒。生搗水煎去滓,成煎如飴。空心酒服一匕。主破腹中惡血皆下,殺蟲良。

  《日華子》云:味辛,涼,無毒。通月經,治婦人血氣肚脹,月候不勻。似益母草,莖圓,并葉用。

  《圖經》曰:馬鞭草,舊不載所出州土,今衡山、廬山、江淮州郡皆有之。春生苗似狼牙,亦類益母而莖圓,高二三尺。抽三四穗子,七月、八月採苗葉,日乾用。味甘、苦,微寒,有小毒。或云子亦通用,古方多用之。葛氏治卒大腹水病。用馬鞭草、鼠尾草各十斤,水一石,煮取五斗,去滓,再煎令稠厚,以粉和丸。一服二三大豆許,加四五豆,神良。

  《聖惠方》:治白癩。用馬鞭草,不限多少為末。每服食前,用荊芥、薄荷湯調下一錢匕。又方:治婦人月水滯澀不快,通結成瘕塊,肋脹大欲死。用馬鞭草根、苗五斤,剉細,水五斗,煎至一斗,去滓,別於冷器中熬成膏。每食前溫酒調下半匙。

  《外臺秘要》:治蠼螋尿。馬鞭草爛搗以封之,乾復更易差。

  《千金方》:食魚鱠及生肉,在胸膈不化,必成癥瘕。搗馬鞭草汁飲之一升,生薑水亦得,即消。又方:治喉痺,躁腫連頰,吐氣數者,名馬喉痺。馬鞭草一握勿見風,截去兩頭,搗取汁服之。

  《集驗方》:治男子陰腫大如升,核痛,人所不能治者。搗馬鞭草塗之。

苧根

  寒。主小兒赤丹。其漬苧汁,療渴。

  陶隱居云:即今績苧爾。又有山苧亦相似,可入用也。

  《唐本》注云:《別錄》云:根,安胎,貼熱丹毒腫有效。漚苧汁,主消渴也。

  今按:陳藏器《本草》云:苧,破血,漬苧與產婦溫服之。將苧麻與產婦枕之,止血暈。產後腹痛,以苧安腹上則止。蠶咬人毒入肉,取苧汁飲之。今以苧近蠶種,則蠶不生也。

  禹錫等按:《蜀本》注云:苗高丈已來,南人剝其皮為布,二月、八月採。江左山南皆有之。

  《藥性論》云:苧麻根,使,味甘,平。主懷妊安胎。

  《日華子》云:味甘,滑冷,無毒。治心膈熱,漏胎下血,產前後心煩悶,天行熱疾,大渴大狂,服金石藥人心熱,罯毒箭蛇蟲咬。

  《圖經》曰:苧根,舊不載所出州土,今閩、蜀、江、浙多有之。其皮可績布。苗高七八尺。葉如楮葉,面青背白,有短毛。夏秋間著細穗青花。其根黃白而輕虛,二月、八月採。又有一種山苧亦相似。謹按陸機《草木疏》云:苧,一科數十莖,宿根在地中,至春自生,不須藏#44種。刑、楊間歲三刈,官令諸園種之,歲再刈,便剝取其皮,以竹刮其表,厚處自脫,得裹如筋者煮之,用緝。今江浙、閩中尚復如此。孕婦胎損方所須。又主白丹。濃煮水浴之,日三四差。韋宙療癰疽發背,初覺未成膿者。以苧根、葉熟搗傅上,日夜數易之,腫消則差矣。

  《聖惠方》:治妊娠胎動欲墮,腹痛不可忍者。用苧根二兩剉,銀五兩,酒一盞,水一大盞#45同煎,去滓。不計時候分溫作二服。

  《外臺秘要》:《備急》治白丹。苧根三斤,小豆四升,以水二斗,煮以浴三四遍,浸洗妙。

  《肘後方》:丹者,惡毒之瘡,五色無常。苧根三斤,水三斗煮浴。每日塗之。又方:胎動不安。取苧根如足大指者一尺,?咀,以水五升,煮取三升,去滓服。

  《斗門方》:治五種淋。用苧麻根兩莖打碎,以水一碗半,煎取半碗。頻服即通。大妙。

  《梅師方》:治諸癰疽發背,或發乳房,初起微赤,不急治之即死。速消方:搗苧根傅之,數易。又方:治妊娠忽下黃汁如膠,或如小豆汁。苧根切二升,去黑皮,以銀一斤,水九升,煎取四升。每服入酒半升或一升煎藥,取一升,分作二服。

  《衍義》曰:苧根,如蕁麻。花如白楊而長,成穗生,每一朵,凡數十穗,青白色。

白頭翁

  味苦,溫,無毒、有毒。主溫瘧狂易音羊寒熱,癥瘕積聚,癭氣,逐血止痛,療瘕#46瘡。鼻衄。一名野丈人,一名明#47王使者,一名楫#48何草。生山谷及田野,四月採。

  陶隱居云:處處有。近根處有白茸,狀似人白頭,故以為名。方用亦療毒痢。

  《唐本》注云:其葉似芍藥而大,抽一莖,莖頭一花,紫色,似木僅花,實大者如雞子,白毛寸餘皆披下,似纛頭,正似白頭老翁,故名焉。今言近根有白茸,陶似不識。太常所貯蔓生者,乃是女萎。其白頭翁根,甚療毒痢,似續斷而扁。

  今按:《別本》注云:今處處有。其苗有風則靜,無風而搖。與赤箭、獨活同也。又今驗此草叢生,狀如白薇,而柔細稍長。葉生莖頭如杏葉,上有細白毛。近根者有白茸,舊經陶注則未述其莖、葉,唐注又云:葉似芍藥,實大如雞子,白毛寸餘,此皆誤矣。

  禹錫等按:《蜀本圖經》云:有細毛,不滑澤,花蕊黃。今所在有之,二月採花,四月採實,八月採根,皆日乾。

  《藥性論》云:白頭翁,使,味甘、苦,有小毒。止腹痛及赤毒痢,治齒痛,主項下瘤癧。又云:胡王使者,味苦,有毒。主百骨節痛,豚實為使。

  《日華子》云:得酒良。治一切風氣,及暖腰膝,明目,消贅子。功用同上,莖、葉同用之。

  《圖經》曰:白頭翁,生嵩山山谷,今近京州郡皆有之。正月生苗作叢,狀如白薇,而柔細稍長。葉生莖端,上有細白毛,而不滑澤。近根有白茸,正似白頭老翁,故名焉。根紫色,深如蔓菁。二月、三月開紫花,黃蕊,五月、六月結實。其苗有風則靜,無風而搖,與赤箭、獨活同。七月、八月採根,陰乾用。今俗醫用合補下藥,服之大暖#49,亦衝人。

  《外臺秘要》:治陰?。白頭翁根,生者不限多少,搗之。隨編#50腫處以傅之,一宿當作瘡,二十日愈。

  《肘後方》:小兒禿。取白頭翕根,搗傅一宿,或作瘡,二十日愈。

  《衍義》曰:白頭翁,生河南洛陽界及新安土山中。性溫。止腹痛,暖腰膝,《唐本》注及《藥性論》甚詳。陶隱居失於不審,宜其排叱也。新安縣界兼山野中,屢嘗見之,正如《唐本》注所說。至今本處山中人賣白頭翁丸,言服之壽考,又失古人命名之意。

甘蕉根

  根大寒。主癰腫結熱。

  陶隱居云:本出廣州,今都下、東閭并有。根、葉無異,惟子不堪食爾,根搗傅熱腫甚良。又有五葉莓,生人籬援間,作藤,俗人呼為籠草。取其根搗傅癰廊亦效。

  《唐本》注云:五葉即烏蘞草也。其甘蕉根,味甘,寒,無毒。搗汁服,主產後血脹悶,傅腫,去熱毒亦效。嶺南者子大,味甘,冷,不益人。北間但有花汁無實。

  今注:此藥本出廣州。然有數種,其子性冷,不益人,故不備載。按此花葉,與芭蕉相似而極大,子形圓長及生青熟黃。南人皆食之,而多動氣疾。其根搗傅熱腫尤良。

  禹錫等按:《蜀本圖經》云:俗為芭蕉,多生江南,葉長丈許,闊二尺餘,莖虛軟,根可生用,不入方藥。

  《藥性論》云:甘蕉根,搗傅一切癰腫上,乾即更上,無不瘥者。

  《日華子》云:生芭蕉根,治天行熱狂,煩間消渴,患癰毒并金石發熱悶口乾人。并絞汁服,及梳頭長益髮,腫毒,游風,風疹,頭痛,并研罯傅。又云:芭蕉油,冷,無毒。治頭風熱并女人髮落,止煩渴及湯火瘡。

  《圖經》曰:甘蕉根,舊不著所出州郡。陶隱居云:本出廣州,江東并有。根、葉無異,惟子不堪食。今出二廣、閩中、川蜀者有花,閩、廣者實極美,可啖。他處雖多,而作花者亦少,近歲都下,往往種之甚盛,皆芭蕉也。蕉類亦多,此云甘蕉,乃是有子者,葉大抵與芭蕉相類,但其卷心中抽稈作花,初生大萼,如倒垂菡萏,有十數層,層皆作瓣,慚大則花出瓣中,極繁盛。紅者如火炬,謂之紅蕉。白者如蠟色,謂之水蕉。其花大類象牙,故謂之牙蕉。其實亦有青、黃之別,品類亦多,食之大甘美。亦可暴乾寄遠,北土得之,以為珍果。閩人灰埋其皮,令錫滑,績以為布,如古之錫衰焉。其根極冷,搗汁以傅腫毒,蓐婦血妨,亦可飲之。又芭蕉根,性亦相類,俚醫以治時疾,狂熱及消渴,金石發動躁熱,并可飲其汁。又芭蕉油治暗風癇病,涎作暈悶欲倒者,飲之得吐便瘥,極有奇效。取之用竹筒插皮中,如取漆法。

  《食療》:主黃疸。子,生食大寒。止渴潤肺,發冷病。蒸熟暴之令口開,拍取人食之。性寒,通血脈,填骨髓。

  《百一方》:發背欲死也,取根搗塗之。

  《子母秘錄》:治小兒赤遊,行於上下,至心即死。搗芭蕉根汁煎,塗之。

  《衍義》曰:芭蕉,三年已上,即有花自心中出,一莖止一花,全如蓮花。葉亦相似,但其色微黃綠,從下脫葉。花心但向上生,常如蓮樣,然未嘗見其花心,剖而示之亦無蕊,悉是葉,但花頭常下垂。每一朵,自中夏開,直至中秋後方盡。凡三葉開則三葉脫落。北地惜其種,人故少用。縷其苗為布。取汁,婦人塗髮令黑。餘說如《經》。

蘆根

  味甘,寒。主消渴,客熱,止小便利。

  陶隱居云:當掘取甘辛者,其露出及浮水中者,并不堪用也。

  《唐本》注云:此草根,療嘔逆不下食,胃中熱,傷寒患者彌良。其花名蓬蕽音農,水煮汁服,主霍亂大善,用有驗也。

  禹錫等按:《藥性論》云:蘆根,使,無毒。能解大熱,開胃,治噎喊不止。

  《日華子》云:治寒熱,時疾,煩悶,妊孕人心熱,并瀉痢人渴。

  《圖經》曰:蘆根,舊不載所出州土,今在處有之,生下濕陂澤中。其狀都似竹,而葉抱莖生,無枝。花白作穗若茅花。根亦若竹根而節疏。二月、八月採,日乾。用之當極取水底甘辛者,其露出及浮水中者,并不堪用。謹按《爾雅》謂:蘆根為葭華。郭璞云:蘆,葦也,葦即蘆之成者,謂蒹為蒹,與廉同,蒹似雈音完而細長,高數尺,江東人呼為蒹。藡與荻同,荻者謂菼他敢切,為薍五芭切。薍似葦而小,中實,江東呼為烏蓲音丘者,或謂之荻。荻至秋堅成,即謂之雈,其芭皆名苕徒雕切,其萌笋皆名虇音綣。若然,所謂蘆葦,通一物也。所謂廉,今作蒹者是也。所言菼,人以當薪爨者是也。今人罕能別蒹菼與蘆葦。又北人以葦與蘆為二物。水傍下濕所生者皆名葦;其細不及指,人家池圃所植者為蘆。其幹差大,深碧色者,謂之碧蘆,亦難得。然則本草所用蘆,今北地謂葦者,皆可通用也。古方多單用。葛洪療嘔噦。切根水煮,頓服一升。《必效方》以童子小便煮服,不過三升差。其蓬茸,主卒得霍亂,氣息危急者。取一把煮濃汁,頓服二升瘥。兼主魚蟹中毒,服之尤佳。其笋,味小苦,堪食。法如竹笋,但極冷耳。

  《唐本》:餘生下濕地。莖、葉似竹,花若荻花,二月、八月採根;日乾用之。

  雷公云:凡使,須要逆水蘆。其根逆水生并黃泡肥厚者,味甘,採得後去節須并上赤黃了,細剉用。

  《聖惠方》:治食馬肉中毒,癢痛。蘆根五兩切,以水八升,煮取二升,分為三服。

  《千金方》:治乾嘔噦,若手足厥冷。蘆根三斤濃煮汁,飲之。

  《肘後方》:食鱸魚肝,鯸鮧魚中毒。剉蘆根煮汁一二升,飲之。

  《梅師方》;食狗肉不消,心下堅,或脹口乾,忽發熱妄語。煮蘆根飲之。

  《金匱主函方》:治五噎心膈氣滯煩悶,吐逆不下食。蘆根五兩剉,水三大盞,煮取二盞,去滓。不計時候溫服。

鬼臼

  味辛,溫、微溫,有毒。主殺蠱毒,鬼疰精物,辟惡氣不祥,逐邪,解百毒,療咳嗽喉結,風邪煩惑,失魄妄見,去目中膚翳,殺大毒,不入湯。一名爵犀,一名馬目毒公,一名九臼,一名天臼,一名解毒。生九真山谷及冤句。二月、八月採根。畏垣衣。

  陶隱居云:鬼臼如射干,白而味甘,溫,有毒。主風邪,鬼疰,蠱毒,九臼相連,有毛者良。一名九臼,生山谷,八月採,陰乾。又似鉤吻。今馬目毒公如黃精,根臼處似馬眼而柔潤。鬼臼似射干、朮輩,有兩種:出錢塘、近道者,味甘,上有叢毛,最勝;出會稽、吳興者,乃大,味苦,無叢毛,不如,略乃相似而乖異毒公。今方家多用鬼臼,少用毒公,不知此郍復頓爾乖越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