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經衍義本草卷之十六_0001

圖經衍義本草卷之十六

宋通直郎辨驗藥材寇宗奭編撰

宋太醫助教辨驗藥材許洪校正

草部下品之上

附子

梓州

  味辛、甘,溫、大熱,有大毒。主風寒咳逆,邪氣,溫中,金瘡,破癥堅積聚血瘕,寒濕踒烏臥切躄,拘攣膝痛,腳疼冷弱,不能行步,腰脊風寒,心腹冷痛,霍亂轉筋,下利赤白,堅肌骨,強陰。又墮胎,為百藥長。生犍為山谷及廣漢。冬月採為附子,春採為烏頭。地膽為之使,惡蜈蚣,畏防風、黑豆、甘草、黃耆、人參、烏韭。

  陶隱居云:附子,以八月上旬採,八角者良。凡用,三建皆熱灰微炮令拆,勿過焦,惟薑附湯生用之。俗方每用附子,皆須甘草、人參、生薑相配者,正以制其毒故也。

  今按:陳藏器《本草》云:附子醋浸,削如小指,內耳中,去聾。去皮炮令拆,以蜜塗上炙之,令蜜入內,含之,勿咽其汁,主喉痺。

  《圖經》曰:文具側子條下。

  陳藏器云:附子,無八角,陶強名之。古方多用八角附子,市人所貨,以八角為名。

  雷公云:凡使,先須細認,勿誤用。有烏頭、烏喙、天雄、側子、木鱉子。烏頭少有莖苗,長身烏黑,少有傍尖。烏喙皮上蒼,有如大豆許者,孕八九個,周圍底陷,黑如烏鐵。宜於文武火中,炮令皴拆#1即劈破用。天雄身全矮,無尖,周匝四面有附,孕十一個,皮蒼色即是天雄。宜炮皴拆後,去皮尖底用。不然,陰制用并得。側子只是附子傍,有小顆附子,如棗核者是,宜生用。治風疹神妙。木鱉子,只是諸喙、附、雄、烏、側中毗槵者,號曰木鱉子,不入藥中用。若服,令人喪目。若附子底平有九角,如鐵色,一個重一兩,即是氣全,堪用。夫修事十兩,於文武火中炮令皴拆者去之,用刀刮上孕子,并去底尖,微細劈破,於屋下午地上掘一坑,可深一尺,安於中一宿,至明取出,焙乾用。夫欲炮者,灰火勿用雜木火,只用柳木最妙。若陰制使,即生去尖皮底了#2,薄切,用東流水并黑豆浸五日夜,然後漉出,於日中曬令乾用。凡使,須陰制去皮尖了,每十兩,用生烏豆五兩,東流水六升。

  《聖惠方》:治丁瘡腫甚者。用附子末,醋和塗之,乾即再塗。《千金翼方》同。

  《外臺秘要》:療偏風半身不遂,冷癖疰。附子一兩生用,無灰酒一升,右?咀內於酒中,經一七日,隔日飲之,服一小合,差。

  《千金翼》:治大風冷痰癖,脹滿諸痺等病。用大附子一枚重半兩者,兩枚亦得,炮之酒漬#3,春冬五日,夏秋三日。服一合,以差為度。日再服,無所不治。又方:治口噤卒不開。搗附子末內管中,開口吹入喉,差。

  《經驗方》:嘔逆翻胃散:大附子一個,生薑一斤,細剉煮研如麵糊,米飲下之。

  《經驗後方》:治大人久患口瘡。生附子為末,醋麵調,男左女右貼腳心,日再換。又方:治熱病,吐下水利,身冷脈微,發躁不止。附子一枚去皮臍,分作八片,入鹽一錢,水二升,煎一升,溫服,立效。

  《斗門方》:治翻胃。附子一個最大者,坐於磚上,四面著火漸逼碎,入生薑自然汁中,又依前火逼乾,復淬之,約生薑汁可盡半碗許,搗羅為末。用粟米飲下一錢,不過三服差。又方:治元臟傷冷及開胃。附子炮過,去皮尖,搗羅為末,以水兩盞,入藥二錢,鹽及棗、薑同煎,取一盞,空心服。大去積冷,暖下元,肥腸益氣,酒食必無所礙。

  《簡要濟眾》:治腳氣連腿腫滿,久不差方。黑附子一兩,去皮臍,生用搗為散,生薑汁調如膏,塗傅腫上。藥乾再調塗之,俟腫消為度。

  孫用和:治大瀉霍亂不止。附子秤重七錢,炮去皮臍,為末。每服四錢,水兩盞,鹽半錢,煎取一盞,溫服立止。

  張文仲:療眼暴赤腫,磣痛不得開,又泪出不止。削附子去皮末,如蠶屎,著毗中,以定為度。

  《崔氏方》:療耳聾風,牙關急不得開方。取八角附子一枚,酢漬之三宿令潤,微削一頭內耳中,灸上十四壯,氣通耳中,即差。

  《孫兆口訣》云:治陰盛隔陽傷寒,其人必躁熱,而不欲飲水者是也。宜服霹靂散:附子一枚,燒為炭存性,為末,蜜水調下為一服而愈。此逼散寒氣,然後熱氣上行而汗出,乃愈。又方:治頭痛。附子炮,石膏煅,等分為末,入腦、麝少許。茶、酒下半錢。

  《修真秘旨》:治頭風至驗。以附子一個,生去皮臍,用綠豆一合,同入銚子內,煮豆熟為度。去附子服豆,即立差。每個附子,可煮五服,後為末服之。

烏頭

龍州 成州 梓州 江寧府 晉州 邵州

  味辛、甘,溫、大熱,有大毒。主中風惡風,洗洗出汗,除寒濕痺,咳逆上氣,破積聚寒熱,消胸上痰冷,食不下,心腹冷疾,臍間痛,肩胛痛,不可俯仰,目中痛,不可久視。又墮胎。其汁煎之,名射罔,殺禽獸。

  射罔:味苦,有大毒。療尸疰癥堅,及頭中風痺痛。一名奚毒,一名即子,一名烏喙。禹錫等按:《中蠱通用藥》云:射罔,溫,大毒#4。

  烏喙音諱:味辛,微溫,有大毒。主風濕,丈夫腎濕陰囊癢,寒熱歷節,制引腰痛,不能行步,癰腫膿結。又墮胎。生朗陵山谷,採#5陰乾。長三寸已上為天雄。

  莽草為之使,反半夏、栝樓、貝母、白斂、白及、惡藜蘆。

  陶隱居云:今採用四月烏頭與附子同根,春時莖初生,有腦形似烏鳥之頭,故謂烏頭。有兩歧,其蒂狀如牛角,名烏喙。喙即烏之口也。亦以八月採,搗笮莖取汁,日煎為射罔。獵人以傅箭,射禽獸,中人亦死,宜速解之。

  《唐本》注:烏喙,即異名烏頭也。此物同苗,或有三歧者,然兩歧者少。縱天雄、附子兩歧者,仍依本名。如烏頭兩歧即名烏喙,天雄、附子若有兩歧者,復云何名之?

  禹錫等按:《吳氏》云:烏頭,一名茛,一名千秋,一名毒公,一名果負,一名耿子。神農、雷公、桐君、黃帝:甘,有毒。正月始生,葉厚,莖方中空,葉四四相對,與蒿相似。如烏之喙,名日烏喙也。所畏、惡、使,盡與烏頭同。《爾雅》云:芨,堇草。注:即烏頭也,江東呼為堇音靳。

  崔寔《四民月令》云:三月可採烏頭。

  《藥性論》云:烏頭,使。遠志為之使,忌豉汁。味苦、甘,大熱,有大毒。能治惡風憎寒,濕痺逆氣,冷痰包心,腸腹?痛,痃癖氣塊,益陽事,中風洗洗惡寒,除寒熱,主胸中痰滿,冷氣,不下食,治咳逆,治齒痛,破積聚寒,主強志。又云:烏喙,使,忌豉汁,味苦、辛,大熱。能治男子腎氣衰弱,陰汗,主療風溫濕邪痛,治寒熱癰腫歲月不消者。

  陳藏器云:射罔本功外。主瘻瘡,瘡根結核,瘰癧,毒腫及蛇咬。先取藥塗肉四畔,漸漸近瘡,習習逐病至骨。瘡有熟膿及黃水出,塗之;若無膿水,有生血,及新傷肉破,即不可塗,立殺人。亦如殺走獸,塗箭鏃射之,十步倒也。

  《日華子》云:土附子,味?、辛,熱,有毒。生去皮,搗濾汁澄清,旋#6日乾取膏,名為射罔。獵人以作毒箭使用,或中者,以甘草、藍青、小豆葉、浮萍,冷水、薺苨,皆可禦也。

  《圖經》曰:文具側子條下。

  《聖惠方》:治風,腰腳冷痺疼痛。用川烏頭三分去皮臍,生搗羅,釅醋調塗於故帛上傅之,須臾痛止。又方:治久疥癬方。用川烏頭七枚,生用搗碎,以水二大盞,煎至一大盞,去滓,溫洗之。

  《外臺秘要》:治頭風頭痛。臘日烏頭一升,炒令黃,末之,絹袋盛,酒三升浸,溫服。

  《千金方》:治耳鳴如流水聲,耳癢及風聲,不治久成聾。生烏頭一味,掘得承濕削如棗核大,塞耳。旦易夜易,不過三日愈。又方:治沙虱毒,以射罔傅之佳。

  《經驗方》:治一切冷氣,去風痰,定遍身疼痛,益元氣,強精力,固精益髓,令人少病。川烏頭一斤,用五升許大瓷缽子盛,以童子小便浸,逐日添注任令溢出,浸二七日,其烏頭通軟,揀去爛壞者不用,餘以竹刀切破,每個作四片,卻用新汲井水淘七遍後浸之,每日換。七日通前浸二十一日,取出焙乾,其藥潔白,搗羅為末,酒煮麵糊丸綠豆大。每服十丸,空心鹽湯、酒下,少粥飯壓之。如冷氣稍盛,加丸數服之。

  《經驗後方》:治痢獨聖丸:川烏頭一個好者,柴灸#7火燒烟欲盡取出,地上盞子合,良久,細研,用酒蠟丸如大麻子,每服三丸。赤痢用黃連、甘草、黑豆煎湯放冷吞下;如白,用甘草、黑豆煎湯放冷吞下;如瀉及肚痛,水吞下。每於空心服之,忌熱物。

  《梅師方》:治蛇虺螫人,以射罔塗螫處,頻易。又方:治婦人血風虛冷,月候不勻,或即腳手心煩熱,或頭面浮虛腫頑麻。川烏頭一斤,清油四兩,鹽四兩,一處鐺內熬令裂#8,如桑椹色為度,去皮臍,五靈脂四兩,合一處為末,入臼中搗令勻後,蒸餅丸如梧桐子大。空心溫酒、鹽湯下二十丸,亦治丈夫風疾。又方:補益元臟,進飲食,壯筋骨。二虎丸:烏頭、附子各四兩,釅醋浸三宿,取出切作片子,穿一小坑,以炭火燒令通赤,用好醋三斗#9,同藥傾入熱坑子內,盆合之,經一宿取出,去砂土,用好青鹽四兩,研與前藥同炒,令赤黃色,杵為末,醋、麵糊丸如梧桐子大。空心冷酒下十五丸,鹽湯亦得,婦人亦宜。又方:療癰?風,手足嚲曳,口眼喎斜,言語蹇澀,步履不正,神驗。烏龍丹:川烏頭去皮臍了,五靈脂各五兩,右為末,入龍腦、麝香研令細勻,滴水丸如彈子大。每服一丸,先以生薑汁研化,次暖酒調服之,一日兩服,空心、晚食前服。治一人只三十丸,服五七丸,便覺檯得手,移得步,十丸可以自梳頭。

  《勝金方》:治蝎咬。烏頭末少許,頭醋調傅之。

  《靈苑方》:治馬汗入瘡,腫痛甚,宜急療之,遲則毒深難理。以生烏頭末傅瘡口,良久有黃水,愈。

  初虞世:治陷甲,割甲成瘡,連年不差。川烏頭尖、黃檗等分,為末,洗了貼藥。

  《修真秘訣》:治瀉痢。三神丸:草烏頭三兩,一兩生;一兩熟炒;一兩燒存性。研為末,以醋、麵糊丸如綠豆大。每服五丸,空心服。瀉用井花水;赤痢甘草湯下;白痢乾薑湯下;赤白痢生薑甘草湯下。

  《孫兆口訣》:治陰毒傷寒,手足逆冷,脈息沉細,頭疼腰重,兼治陰毒咳逆等疾。川烏頭、乾薑等分,右為粗散,炒令轉色,放冷再搗為細末,每一錢,水一盞,鹽一撮,煎取半盞,溫服。

  《古今錄驗》:治癰攻腫,若有瘜肉突出。烏頭五枚,以苦酒三升,漬三日,洗之,日夜三四度。

  《楊氏產乳》:療耳鳴無晝夜。烏頭燒作灰,菖蒲等分為末,綿裹塞耳中,日再用,效也。唐˙李寶臣為妖人置堇於液中,寶臣飲之即暗,三日死。武后置堇於食,賀蘭氏食之,暴死。

  《衍義》曰:烏頭、烏喙、附子、天雄、側子五等,皆一物也。止以大小、長短、似像而名之。後世補虛寒,則須用附子,仍取其端平而圓,大及半兩以上者,其力全不僭。風家即多用天#10雄,亦取其大者。以其尖角多熱性,不肯就下,故取敷散也。此用烏頭、附子之大略如此。餘三等,則量其材而用之。其炮製之法,經方已著。

天雄

  味辛、甘,溫,大溫,有大毒。主大風,寒濕痺,歷節痛,拘攣緩急,破積聚邪氣,金瘡,強筋骨,輕身健行,療頭面風去來疼痛,心腹結積,關節重,不能行步,除骨間痛,長陰氣,強志,令人武勇力作不倦。又墮胎。一名白幕。生少室山谷。二月採根,陰乾。遠志為之使,惡腐婢。

  陶隱居云:今採用八月中旬。天雄似附子,細而長便是。長者乃至三四寸許。此與烏頭、附子三種,本并出建平,故謂之三建。今宜都佷山最好,謂為西建。錢塘間者謂為東建,氣力劣弱不相似,故曰西水猶勝東白也。其用灰殺之,時有水強巨兩切者,不佳。

  《唐本》注云:天雄、附子、烏頭等,并以蜀道綿州、龍州出者佳。餘處縱有造得者,力弱,都不相似。江南來者,全不堪用。陶以三物俱出建平故名之,非。按《國語》置堇於肉,注云:烏頭也。《爾雅》云:芨,堇音靳草。郭注云:烏頭苗也。此物本出蜀漢,其本名堇。今訛為建,遂以建平釋之。又石龍芮葉似堇,故名水堇。今復為水莨,亦作建音。此豈復生建平耶?檢字書,又無莨字,甄立言《本草音義》亦論之。天雄、附子、側子并皆用。八月採造,其烏頭四月上旬,今云二月採,恐非時也。

  禹錫等按:《淮南子》云:天雄,雄雞志氣益注云,取天雄三枚,內雄雞腸中,搗生食之,令人勇。

  《藥性論》云:天雄,君,忌豉汁,大熱,有大毒。乾薑製,用之能治風痰,冷痺,軟腳,毒風,能止氣喘促急,殺禽蟲毒。

  《日華子》云:治一切風,一切氣,助陽道,暖水臟,補腰膝,益精,明目,通九竅,利皮膚,調血脈,四肢不遂,破痃癖癥結,排膿止痛,續骨消瘀血,補冷氣虛損,霍亂轉筋,背脊僂傴,消風痰,下胸膈水,發汗,止陰汗,炮含治喉痺。凡丸散,炮去皮臍用,飲藥即和皮生使,甚佳。可以便驗。又云:天雄,大長少角刺而虛,烏喙似天雄,而附子大短有角,平穩而實,烏頭次於附子,側子小於烏頭,連聚生者,名為虎掌,并是天雄一裔,子母之類,氣力乃有殊等,即宿根與嫩者耳。已上并忌豉汁。

  《圖經》曰:文具側子條下。

  陳藏器云:天雄,身全短無尖,周匝四面有附子,孕十一個,皮蒼色即是。天雄宜炮皴拆後,去皮尖底用之。不然,陰製#11用,并得。

  《別說》云:謹按此數條,說前項備悉。但天雄者始種烏頭,而不生附子、側子之類。經年獨生長大者是也。蜀人種之忌生。此以為不利。如養蠶而為白僵之類。

側子

峽州

  味辛,大熱,有大毒。主癰腫,風痺歷節,腰腳疼冷,寒熱,鼠瘻。又墮胎。

  陶隱居云:此即附子邊角之大者脫取之。昔時不用,比來醫家以療腳氣多驗。凡此三建,俗中乃是同根,而《本經》分生三處,當各有所宜故也。方云:少室天雄,朗陵烏頭,皆稱本土。今則無別矣。少室山連嵩高,朗陵縣屬豫州汝南郡,今在北國。

  《唐本》注云:側子,只是烏頭下必共附子、天雄同生。小者側子,與附子皆非正生,謂從烏頭傍出也。以小者為側子,大者為附子。今稱附子角為側子,理必不然。若當陽已下,江左及山南嵩高、齊、魯間,附子時復有角,如大豆許。夔州已上劍南所出者,附子之角,曾微黍粟,持此為用,誠亦難充。比來京下,皆用細附子有效,未嘗取角。若然,方須八角附子,應言八角側子,言取角用,不近人情也。

  禹錫等按:《蜀本》注云:昔多不用,今以療腳氣甚效。按陶云側子即附子邊角之大者,削取之。蘇云只是烏頭下共附子同生。小者為側子,大者為附子。殊無證據。但云附子角小如黍粟,難充於用,故有此#12說。今據附子邊,果有角大如棗核及檳榔已來者,形狀亦自是一顆,仍不小。則是烏頭傍出附子,附子傍出側子,理亦明矣。陶云:初生形似烏鳥頭,故謂之烏頭,兩歧者如烏鳥口,故名烏喙,細而長,乃至三四寸者為天雄,根傍如芋散生者名附子,傍連生者名側子,五物同出而異名。苗高二尺許,葉似石龍芮及艾,其花紫赤,其實紫黑。今以龍州、綿州者為佳。作之法:以生熟湯浸半日、勿令滅氣出。以白灰裛之,數易使乾。又法:以米粥及糟麯等,并不及前法。

  《吳氏》云:側子,一名莨。神農、岐伯:有大毒。八月採,陰乾。是附子角之大者,畏惡與附子同。

  《藥性論》云:側子,使。能治冷風濕痺,大風筋骨孿急。

  《圖經》曰:烏頭、烏喙,生朗陵山谷,天雄,生少室山谷,附子、側子,生犍為山谷及廣漢,今并出蜀土。然四品都是一種所產,其種出於龍州。種之法:冬至前,先將肥腴陸田耕五七遍,以豬糞糞之,然後布種,逐月耕籽,至次年八月後方成。其苗高三四尺已來,莖作四稜,葉如艾,花紫碧色,作穗,實小紫黑色,如桑椹。本只種附子一物,至成熟後有此四物,收時一處造釀方成。釀之法:先於六月內,踏造大、小麥麯,至收採前半月,預先用大麥煮成粥,後將上件麯造醋,候熱淋去糟。其醋不用大酸,酸則以水解之。便將所收附子等去根須,於新潔瓮內淹浸七日,每日攪一遍,日足撈出,以彌疏篩操之,後向慢風日中曬#13之百十日,以透乾為度。若猛日曬,則皺而皮不附肉。其長三二寸者,為天雄,割削附子傍尖牙角為側子,附子之絕小者亦名為側子。元種者,母為烏頭,其餘大、小皆為附子,以八角者為上。如方藥要用,須炮令裂,去皮臍使之。綿州彰明縣多種之,惟赤水一鄉者最佳。然收採時月與《本經》所說不同。蓋今時所種如此。其內地所出者,與此殊別,今亦稀用。謹按《本經》冬採為附子,春採為烏頭。而《廣雅》云:奚毒,附子也。一歲為萴與側同子#14,二歲為烏喙,三歲為附子,四歲為烏頭,五歲為天雄。今一年種之,便有五物也,豈今人種蒔之法,用力倍至,故爾繁盛也。雖然藥力當緩,於歲久者耳。崔氏治寒疝心腹脅引痛,諸藥不可近者,蜜煎烏頭主之。以烏頭五枚大者,去芒角及皮,四破,以白蜜一斤,煎令透潤,取出焙乾,搗篩,又以熟蜜丸如梧桐子大,冷鹽湯吞二十圓,永除。又法:用煎烏頭蜜汁,以桂枝湯五合解之。飲三合不知,加五合。其知者如醉,以為中病。《續傳信方》:治陰毒傷寒,煩躁,迷悶不主悟人,急者用大附子一個,可半兩者,立劈作四片,生薑一大塊,立劈作三片,如中指長,糯米一撮,三味以水一升,煎取六合,去滓,如人體溫,頓服,厚衣覆之。或汗出,或不出,候心神定,別服水解散,太白通關散之類。不得與冷水,如渴,更將滓煎與吃。今人多用有效,故詳著之。

  陳藏器云:側子,冷酒調服,治遍身風疹。

  雷公云:側子,只是附子傍有小顆。附子,如棗核者是,宜生用。治風疹神妙也。木鱉子,只是諸喙附雄烏側中毗槵者,號曰木鱉子,不入藥用。若服之,令人喪目。

半夏

齊州

  味辛,平,生微寒、熟溫,有毒。主傷寒寒熱,心下堅,下氣,咽喉腫痛,頭眩,胸脹咳逆,腸鳴,止汗,消心腹胸膈痰熱滿結,咳嗽上氣,心下急痛堅痞,時氣嘔逆,消癰,墮胎,療痿黃,悅澤面目。生令人吐,熟令人下。用之湯洗令滑盡。一名守田,一名地文,一名水玉,一名示姑。生槐里川谷。五月、八月採根,暴乾。射干為之使,惡皂莢,畏雄黃、生薑、乾薑、秦皮、龜甲,反烏頭。

  陶隱居云:槐里屬扶風,今第一出青州,吳中亦有。以肉白者為佳,不厭陳久,用之皆先湯洗十許過,令滑盡,不爾,戟人咽喉。方中有半夏,必須生薑者,亦以制其毒故也。

  《唐本》注云:半夏,所在皆有,生平澤中者,名羊眼半夏,圓白為勝,然江南者大,乃徑寸,南人特重之,頃來互用,功狀殊異。問南人,說苗乃是由跋,陶注云:虎掌極似半夏,注:由跋乃說鳶尾,於此注中似說由跋,二事混淆,陶終不識。

  禹錫等按:《蜀本》云:熟可以下痰。又《圖經》云:苗一莖,莖端三葉,有二根相重,上小下大,五月採則虛小,八月採則實大。採得當以灰裛二日,湯洗暴乾之。

  《藥性論》云:半夏,使,忌羊血、海藻、飴糖,柴胡為之使,有大毒。湯淋十遍去涎方盡,其毒以生薑等分制而用之。能消痰涎,開胃健脾,止嘔吐,去胸中痰滿,下肺#15氣,主咳結。新生,磨塗癰腫不消,能除瘤癭氣。虛如有痰氣,加而用之。

  《日華子》云:味?、辛。治吐食反胃,霍亂轉筋,腸腹冷,痰瘧。

  《圖經》曰:半夏,生槐里川谷,今在處有之,以齊州者為佳。二月生苗一莖,莖端出三葉,淺綠色,頗似竹葉而光,江南者葉似芍藥葉。根下相重生,上大下小,皮黃肉白。五月、八月內採根,以灰裛二日,湯洗暴乾。一云五月採者虛小,八月採者實大。然以圓白,陳久者為佳。其平澤生者甚小,名羊眼半夏。又由跋絕類半夏,而苗高近一二尺許,根如雞卵大,多生林下,或云即虎掌之小者,足以相亂。半夏主胃冷嘔噦,方藥之最要。張仲景治反胃嘔吐,大半夏湯:半夏三升,人參三兩,白蜜一升,以水一斗二升和,揚之二百四十遍,煮取三升半,溫服一升,日再。亦治膈間支飲。又主嘔吐,穀不得下,眩悸。半夏加茯苓湯:半夏一升,生薑半斤,茯苓三兩,切,以水七升,煎取一升,溫服之。又主心下悸。半夏麻黃圓:二物等分,末,蜜丸,大如小豆。每服三丸,日三服。其餘主寒厥赤丸,四逆嘔吐。附子梗米湯及傷寒方:用半夏一升,洗去滑,焙乾,搗末,小麥麵一升,合和,以水溲令熟,和如彈丸,以水煮令麵熟則藥成。初吞四五枚,日二,稍稍增至十五枚,旋煮旋服,覺疾減,欲更重合亦佳。禁食餳與羊肉。

  雷公云:凡使,勿誤用傍?子,真似半夏,只是咬著微酸,不入藥用。若修事,半夏四兩,白芥子末二兩,頭醋六兩,二味攪令濁,將半夏投於中,洗三遍用之。半夏上有隙涎,若洗不爭,令人氣逆,肝氣怒滿。

  《聖惠方》:治時氣,嘔逆不下食。用半夏半兩,浸洗七遍去滑,生薑一兩同剉碎,以水一大盞,煎至六分去滓,分二服,不計時候溫服。又方:治蝎瘻五孔皆通。半夏一分為末,以水調傅之。

  《經驗後方》:正胃。半夏二兩,天南星二兩,右以為末,用水五升,入罈子內,與藥攪勻,浸一宿,去清水,焙乾,重研令細。每服水二盞,藥末二錢,薑三片,同煎至六分,溫服,至五服效。

  《斗門方》:治胸膈壅滯,去痰開胃。用半夏淨洗焙乾,搗羅為末,以生薑自然汁和為餅子,用濕紙裹,於慢火煨令香熟。水兩盞,用餅子一塊如彈丸大,入鹽半錢,煎取一盞,溫服。能去胸膈壅逆,大壓痰毒及治酒食所傷,其功極驗。

  《簡要濟眾》:治久積冷,不下食,嘔吐不止,冷在胃中。半夏五兩,洗過為末,每服三錢,白麵一兩,以水和搜,切作棋子,水煮麵熟為度。用生薑、醋和調服之。

  《古今錄驗》:治喉痺。半夏末方寸匕,雞子一枚頭開竅子,去內黃白,盛淳苦酒令小滿,內半夏末著中,攪和雞子內,以鐶子坐之,於炭上煎,藥成置杯中,稍暖咽之。

  錢相公《筐中方》:治竭螫人,取半夏以水研塗之,立止。

  《梅#16師方》:治傷寒病啘不止。半夏熟洗乾末之,生薑湯服一錢匕。

  《子母秘錄》:治小兒腹脹。半夏少許洗,搗末,酒和丸如粟米大。每服二丸,生薑湯吞下。不差,加之,日再服。又若以火炮之為末,貼臍亦佳。又方:治五絕。一曰自縊,二曰牆壓,三曰溺水,四曰魘魅,五曰產乳。凡五絕,皆以半夏一兩,搗篩為末,丸如大豆,內鼻孔中即愈。此是扁鵲法。

  《御藥院》:治膈壅風痰。半夏不計多少,酸漿浸一宿,溫湯洗五七遍,去惡氣,日中曬乾,搗為末,漿水搜餅子,日中乾之,再為末。每#17入生腦子一錢,研勻,以漿水濃腳丸雞頭大。紗袋盛,通風處陰乾。每一丸,以好茶或薄荷湯下。

  紫虛#18元君《南嶽夫人內傳》:治卒死。半夏末如大豆許,吹入鼻中。

  《衍義》曰:半夏,今人知去痰,不言益脾,蓋能分水故也。脾惡濕,濕則濡而困,困則不能制水。《經》曰:水勝則瀉。一男子夜數如廁,或教以生薑一兩碎之,半夏湯洗,與大棗各三十枚,水一升,瓷瓶中慢火燒為熟水,時時呷,數日已。

虎掌

黃州 江州

  味苦,溫、微寒,有大毒。主心痛,寒熱結氣,積聚伏梁,傷筋痿拘緩,利水道,除陰下濕,風眩。生漢中山谷及冤句。二月、八月採,陰乾。蜀漆為之使,惡莽草。

  陶隱居云:近道亦有。形似半夏,但皆大,四邊有子如虎掌。今用多破之或三四片爾。方藥亦不正用也。

  《唐本》注云:此藥是由跋宿者。其苗一莖,莖頭一葉,枝丫音鴉脥古協切莖。根大者如拳,小者如雞卵,都似扁柿,四畔有圓牙,看如虎掌,故有此名。其由跋是新根,猶大於半夏二三倍,但四畔無子牙爾。陶云:虎掌似半夏,即由來以由跋為半夏,釋由跋苗,全說鳶尾南人至今猶用由跋為半夏也。

  禹錫等按:《蜀本圖經》曰:其莖端有八九葉,花生莖間。根周圍有牙,然若獸掌也。

  《吳氏》云:虎掌,神農、雷公:苦,無毒。岐伯、桐君:辛,有毒。立秋,九月採。

  《藥性論》云:虎掌,使,味甘。不入湯服,能治風眩目轉,主疝瘕腸痛,主傷寒時疾,強陰。

  《圖經》曰:虎掌,生漢中山谷及冤句,今河北州郡亦有之。初生根如豆大,漸長大似半夏而扁,累年者,其根圓如寸,大者如雞卵。周回生圓牙二三枚,或五六枚。三四月生苗,高尺餘。獨莖上有葉如爪,五六出分布,尖而圓。一窠生七八莖,時出一莖作穗,直上如鼠尾。中生一葉如匙,裹莖作房,傍開一口,上下尖。中有花,微青褐色。結實如麻子大,熟即白色,自落布地,一子生一窠。九月苗殘取根,以湯入器中,漬五七日,湯冷乃易。日換三四遍,洗去涎,暴乾用之。或再火炮。今冀州人菜園中種之,亦呼為天南星。江州有一種草,葉大如掌,面青背紫,四畔有芽如虎掌,生三五葉如一本,冬青,治心痛寒熱積氣,不結花實,與此名同,故附見之。

由跋

  主毒腫結熱。

  陶隱居云:本出始興,今都下亦種之。狀如烏翣而布地,花紫色,根似附子。苦酒摩塗腫,亦效。不入餘藥。

  《唐本》注云:由跋根,尋陶所注,乃是鳶尾根,即鳶頭也。由跋,今南人以為半夏,頓爾乖越,非惟不識半夏,亦不知由跋與鳶尾。

  今按:陳藏器《本草》云:半夏高三#19尺,生澤中熟地,根如小指,正員,所謂羊眼半夏也。由跋苗高一二尺,似苣蒻,根如雞卵,生林下,所謂由跋也。

  禹錫等按:《蜀本圖經》云:春抽一莖,莖端直八九葉,根圓扁而肉白也。

  《圖經》曰:文具半夏條下。

鳶尾

  味苦,平,有毒,主蠱毒邪氣,鬼疰諸毒,破癥瘕積聚,大水,下三蟲,療頭眩,殺鬼魅。一名烏園。生九疑山谷。五月釆。

  陶隱居云:方家云是射干苗,無鳶尾之名。主療亦異,當別一種物。方亦有用鳶頭者,即應是其根,療體相似,而本草不顯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