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元延壽參贊書

經名:三元延毒參贊書。又名《三元延生參贊書》、《延毒參贊書》。元·李鵬飛集。五卷。底本出處:《正統遭藏》洞神部方法頻。參校版本:明·胡文煥《毒養叢書》本(簡稱胡本)。

 

目錄

卷一

  人說

  天元之壽精氣不耗者得之

  慾不可絕

  慾不可早

  慾不可縱

  慾不可強

  慾有所忌

  慾有所避

  嗣續有方

  妊娠所忌

  嬰兒所忌

卷二

  地元之壽起居有常者得之

  養生之道

  喜樂

  忿怒

  悲哀

  思慮

  憂愁

  驚恐

  憎愛

  視聽

  疑惑

  談笑

  津唾

  起居

  行立

  坐外

  沐浴洗面

  櫛髮

  大小便

  衣著

  天時避忌

  四時調

  旦暮避忌

  雜忌

卷三

  人元之壽飲食有度者得之

  五味

  飲食

  食物

  果實

  米穀

  菜蔬

  飛禽

  走獸

  魚類

  蟲類

卷四

  神仙救世卻老還童真訣

  滋補有藥

  導引有法

  還元有圖

卷五

  神仙警世

  陰德延壽論

  函三為一圖歌

 

 

三元延壽參贊書序

 

  達為良相,未達為良醫,先正語也。輔佐天子,使膏澤沐於黎庶,宰相之職。體國惠民,使疾苦轉為歡欣,醫者之事。然苟德澤所加,刀圭所濟,止於暫而不傳於久,則不足以稱良之名。惟夫利用厚生,天下自任,制禮作樂,布在方冊,千萬世之下,受其賜者,如親見皋、夔、稷、契、伊、周。明脈病證治而密,知井俞榮經合而針,具載方書,千萬世之下,受其惠者,如親見雷公、歧伯、附俞、倉、扁。此醫相之所以為良也歟,余自福建道奉韶入覲,遠徐頓疾,屢藥未應,至饒州石門,聞池州建德有儒醫李澄心,疾馳以召,至而診日:可謂果一藥愈。他日,論養生衛,曰:已撰集《三元延壽參贊書》五卷,《救急方》一集,欲鏝諸梓,以為天朝躋民壽域之助。觀其書則奇,而法其用心活人,如此可謂醫之良者矣。余嘉之,就成其志,以壽其傳。衛生者,宜爭先快睹云。至元辛卯冬仲上漸榮祿大夫福建等處行尚書省平章政事唐兀解序

  夭壽不貳,修身以俟之,學者事也。是編所載,皆懲忿窒欲之類,其亦修身之要歟1 .鏝之梓,以廣其傳。讀者其勿以淺近而忽之。至元四年戊寅良月望日亞中大夫嘉興路總管兼管內勸農事和元杲跋

  余友李澄心,曩尋母數百里外,適母家多難,以藥活二十八人,時未深乎醫,嘗以幸為嫌,求正於余。余敬愛之,為無隱焉。然其天性穎悟,有言必覺,又心不苟,取不倦,醫以是活人也。多皓首相逢,曰醫之功大矣。然耳目所及,焉得人人而濟之,伊欲咸知自衛,使疾寡而不俟脈藥可乎。出書以示觀之,真衛生寶也。就為校正,勉以鍰梓日:子自是遇矣。饅記歲月。至元辛卯良月日廬山近訥葉應和跋

 

 

三元延壽參贊書卷之一

九華澄心老人李鵬飛集

 

人說

  天地之問人為貴,然囿於形而莫知其所以貴也。頭圓象天,足方象地,目象日月,毛髮肉骨象山林土石。呼為風,呵為露,喜而景星慶雲,怒而震霆迅雷,血液流潤而江河淮海。至於四肢之四時,五臟之五行,六腑之六律。若是者,吾身天地同流也,豈不貴乎?按藏教父母,及子相感,業神入胎,地水火風,眾綠和合,漸得生長。一七日,如藕根。二七日,如稠酪。三七日,如鞋襪。四七日,如溫石。五七日,有風觸胎名攝提,頭及兩臂、腥,五種相現。六七日,有風名旋轉,兩手足四相現。七七及八七日,手足十指,二十四相現。九七日,眼耳鼻口及下二穴,大小便處九種相現。十七日,有風名普門,吹令堅實,及生五臟。十一七日,上下氣通。十二七日,大小腸生。十三七日,漸知飢渴,飲食滋味,皆從臍入。十四七日,身前身後,左右二邊,各生五十條脈。十五七日,又生二十條脈。一身之中,共有八百吸氣之脈,至是皆具。十六七日,有風名甘露,安置兩眼,通諸出入息氣。十七七日,有風名毛拂,能令眼耳鼻口,咽喉胸臆,一切合入之處,皆得通滑。十八七日,有風名無垢,能令六根清今。十九七日,眼目鼻舌,四根成就;得三種報,日身、命、意。二十七日,有風名堅固,二腳二手,二十指節,至一身二百大骨及諸小骨,一切皆生。二十一七日,有風名生起,能令生肉。二十二七日,有風名浮流,能令生血。二十三七日,生皮。二十四七日,皮膚光悅。二十五七日,血肉滋潤。二十六七日,髮毛爪甲皆與脈通。二十七七日,髮毛爪甲,悉皆生就。二十八七日,生屋宇園池河等八想。二十九七日,各隨自業,或薰或白。三十七日,薰白相現。三十一七日至三十四七日,漸得增長。三十五七日,肢體具足。三十六七日,不樂住腹。三十七七日,生不爭、臭穢、黑暗三想。三十八七日,有風名藍花,能令長伸兩臂,轉身向下。次有趨下風,能令足上首下,以向生門。是時也,萬神必唱,恭而生男;萬神必唱,奉而生女。至於五臟六腑,筋骨髓腦,皮膚血脈,精臟、水臟,二萬八千形影,一萬二千精光,三萬六千出入,八萬四千毛竅,莫不各有其神以主之。然則人身豈易得哉!鞠育之恩,又豈淺淺哉!夫以天地父母之恩,生此不易得之身,至可貴至可寶者,五福一曰壽而已。既得其壽,則富貴利達,致君澤民,光前振後,凡所以掀揭宇寅者,皆可為也。蓋身者,親之身。輕其身,是輕其親矣。安可不知所守,以全天與之壽,而有以盡事親之大乎。或曰:嬰孺之流,天真未剖,禁忌飲食,又無所犯,有至夭枉者,何歟?曰:此父母之過也。為父母者,或陽盛陰虧,或陰盛陽虧,或七情鬱於內,或八邪襲於外,或母因胎寒而餌暖藥,或父以陰萎而餌丹藥,或胎元既充,淫慾未已,如花傷培,結子不實。既產之後,稟賦怯弱,調養又失其宜,驕惜太過。睡思既濃,尚令咀嚼;火閤既暖,猶令飲酌;厚裊重覆,且令衣著;撫背拍衣,風從內作;指物為虫,驚因戲譴;危坐放手,我笑渠惡;欲令喜笑,肋脅指齪;雷嗚擊鼓,且與掩耳;眠外過時,不令早起;飲食飽妖,不與戒止;睡臥當風,恐嚇神鬼;如此等事不一而已。斯言也,演山省翁之至言也。父母者,因是而鑒之,則後嗣流芳,同此一壽,豈不偉歟!

  天元之壽精氣不耗者得之

  男女居室,人之大倫,獨陽不生,獨陰不成,人道有不可廢者。莊周乃曰:人之可畏者,衽席之問,不知戒者,過也。蓋此身與造化同流,左為腎屬水,右為命門屬火。陽生於子,火實藏之,猶北方之有龜蛇也。膀胱為左腎之腑,三焦為右腎之腑。三焦有脂膜如掌大,正與膀胱相對,有二白脈自中而出,夾脊而上貫於腦。上焦在羶中,內應心;中焦在中院,內應脾;下焦在臍下,即腎問動黑。分布人身,方其湛寂,慾念不興,精黑散於三焦,榮華百脈,及慾想一起,慾火熾然,翕撮至焦,精氣流溢,並從命門輸寫而去,可畏哉!嗟夫,元黑有限,人慾無涯。火生於木,禍發必剋。尾聞不禁,滄海以竭。少之時,血黑未定,既不能守夫子在色之戒,及其老也,則當寡慾閑心,又不能明列子養生之方,吾不知其可也。麻衣道人曰:天、地、人,等列三才。人得中道,可以學聖賢,可以學神仙。況人之數於天地萬物之數。但今之人,不修人道,貪愛嗜慾,其數消臧,只與物同也,所以有老病夭殤之患。鑒於此,必知所以自重,而可以得天元之壽矣。

  慾不可絕

  黃帝曰:一陰一陽之謂道,偏陰偏陽之謂疾。又曰:兩者不和,若春無秋,若冬無夏。因而和之,是謂聖度。聖人不絕和合之道,但貴於閉密,以守天真也。

  《素女》曰:人年二十者,四日一泄;三十者,八日一泄;四十者,十六日一泄;五十者,二十日一泄。此法語也。所察者厚,食飲多,精力健,或少過其度。譬之井焉,源深流長,雖隨汲隨滿,猶懼其竭也。若所察者薄,元氣本弱,又食喊,精耗損,強而為之,是怯夫而試馮婦之衛,適以劇虎牙耳。

  《素女》曰:人年六十者,當陽精勿泄。若氣力尚壯盛者,亦不可強忍,久而不泄,致生癱疾。

  彭祖曰:男不可無女,女不可無男。若念頭真正無可思者大佳,長年也。

  又曰:人能一月再泄精,一歲二十四泄,得壽二百歲。

  《名醫論》曰:思慾無窮,所願不得,意淫於外,為白淫而下。因是入房太甚,宗筋縱馳。

  書云:男子以精為主,女子以血為主。故精盛則思室,血盛則懷胎。若孤陽絕陰,獨陰無陽,慾心熾而不遂,則陰陽交爭,乍寒乍熱,久而為勞。富家子唐靖,瘡發於陰,至爛。道人周守真曰:病得之慾泄而不可泄也。《史記》濟北王侍人韓女,病腰背痛,寒熱。倉公曰:病得之慾男子不可得也。

  慾不可早

  齊大夫褚澄曰:贏女則養血,宜及時而嫁;弱男則節色,宜待壯而婚。

  書云:男破陽太早,則傷其精黑;女破陰太早,則傷其血脈。

  書云:精未通而御女以通其精,則五體有不滿之處,異日有難狀之疾。

  書云:未羿之女,天癸始至,已近男色,陰氣早泄,未完而傷。

  書云:童男室女,積想在心,思慮過當,多致苛損,男則神色先散,女則月水先閉。

  慾不可縱

  《黃庭經》曰:長生至慎房中急,何為死作令神泣。彭祖曰:上士異肺,中士異被。服藥千裹,不如獨臥。

  老君曰:情慾出於五內,魂定魄靜,生也;情慾出於胸臆,精散神惑,死也。

  彭祖曰:美色嬌麗,嬌妾盈房,以致虛損之禍,知此可以長生。

  《陰符經》曰:淫聲美色,破骨之斧鋸也。世之人,若不能秉靈燭以照迷情,持慧劍以割愛慾,則流浪生死之海,害生於恩也。

  全元起曰:樂色不節則精耗,輕用不止則精散。聖人愛精重施,髓滿骨堅。

  書云:年高之時,血氣即弱,覺陽事輒盛,必慎而抑之,不可縱心竭意。一度不泄,一度火滅,一度火滅,一度增油。若不制而縱情,則是膏火將滅,更去其油。

  《莊子》曰:嗜慾探者,其天機淺。

  《春秋》:秦醫和視晉侯之疾曰:是謂近女室,非鬼非食,惑以喪志。公曰:女不可近乎?對曰:節之。

  《玄樞》曰:元氣者,腎間動氣也。右腎為命門,精神之所舍。愛惜保重,榮衛周流,神氣不竭,可與天地同壽。

  《元氣論》曰:嗜慾之性,固無窮也。以有極之性命,逐無涯之嗜慾,亦自斃之甚矣。

  《仙經》云:無勞爾形,無搖爾精。歸心靜默,可以長生。

  經頌云:道以精為寶,寶持宜秘密。施人則生人,留己則生己。結嬰尚未可,何瓦空廢棄。棄損不覺多,衰老而命墜。

  《仙書》云:陰陽之道,精液為寶。謹而守之,後天而老。

  書云:聲色動蕩於中,情愛牽纏,心有念動,有著,晝想夜夢,馳逐於無涯之慾。百靈疲役而消散,宅舍無寶而傾頹。

  書云:恣意極情,不知自惜,虛損生也。譬如枯朽之木,遇風則折,將潰之岸,值水先頹。苟能愛惜節情,亦得長壽也。

  書云:腎陰內屬於耳中,膀胱脈出於目毗。目盲所視,耳閉厥聰,斯乃房之為患也。書云:人壽夭,在於撙節。若將息得所,長生不死。恣其情,則命同朝露。

  書云:慾多則損精。人可保者命,可惜者身,可重者精。肝精不固,目眩無光;肺精不交,肌肉消瘦;腎精不固,神氣臧少;脾精不堅,齒髮浮落。

  若耗散真精不已,疾病隨生,死亡隨至。

  神仙可惜許歌曰:可惜許,可惜許,可惜元陽宮無主。一點既隨濃色妒,百神泣送精光去。三屍喜,七魄怒,血敗氣衰將何補。尺宅寸田屬別人,玉爐丹鼇阿誰主。勸世人,休戀色,戀色貪淫有何益?一神去後百神離,百神去後人不知。幾度待說說不得,臨時下口泄天機。

  慾不可強

  《素問》曰:因而強力,腎氣乃傷,高骨乃壤。注云:強力,入房也。強力入房,則精耗,精耗則腎傷,腎傷則髓氣內枯,腰痛不能倪仰。

  《黃庭經》云:急守精室勿妄泄,閉而寶之可長活。

  書云:陰痿不能快慾,強服丹石以助陽,腎水枯竭,心火如焚,五臟乾燥,消渴立至。近訥曰:少火不能減盛火,或為瘡瘍。

  書云:強勉房勞者,成精極,體瘦,廷羸,驚悸,夢泄,遺瀝,便濁,陰痿,小腹裹急,面黑,耳聾。真人曰:養性之道,莫強所不能堪爾。《抱朴子》曰:才不逮強思之,力不勝強舉之,傷也甚矣。強之一字,真戕生伐壽之本。夫飲食所以養生者也,然使醉而強酒飽而強食,未有不疾,以害其身,況慾乎!慾而強,元精去,元神離,元氣散,戒之。

  慾有所忌

  書云:飽食過度,房室勞損,血氣流縊,滲入大腸,時便清血,腹痛,病名腸癖。

  書云:大醉入房,氣竭肝傷。丈夫則精液衰少,陰痿不起;女子則月事衰微,惡血淹留,生惡瘡。

  書云:然燭行房,終身之忌。

  書云:忿怒中盡力房事,精虛氣節,發為癱疽。恐懼中入房,陰陽偏虛,發厥,自汗盜汗,積而成勞。

  書云:遠行疲乏入房,為五勞虛損。

  書云:月事未絕而交接,生白駁。

  又玲氣入內,身面萎黃,不產。

  書云:金瘡未差而交會,動於血氣,令瘡敗壞。

  書云:忍小便入房者,得淋,莖中痛,面失血色,或致胞轉,臍下急痛死。

  書云:或新病可而行房,或少年而迷老,世事不能節減,妙藥不能頻服,因玆致患,歲月將深,直待肉盡骨消,返冤神鬼。故因油盡燈滅,髓竭人亡。添油燈壯,補髓人強,何干鬼老來侵,總是自招其禍。

  書云:交接輸寫,必動三焦,心脾腎也。動則熱而慾火熾,因入水,致中焦熱鬱,發黃。下焦氣勝,額黑。上焦血走,隨瘀熱行於大便,黑搪。男女同室而浴者,多病此。

  書云:服腦麝入房者,關竅開通,真氣走散。重則虛眩,輕則腦瀉。本草云:多食葫行房,傷肝,面無光。

  書云:入房汗出,中風為勞風。

  書云:赤目當忌房事,免內瘴。

  書云:時病未復作者,舌·出數寸死。《三國志》子獻病已差,華佗視脈貝尚虛,未復,勿為勞事,色復即死,死當舌出數寸。其妻從百里外省之,止宿交接,三日病發,一如佗言,可畏哉。

  慾有所避

  孫真人曰:大寒與大熱,且莫貪色慾。

  書云:凡大風,大雨,大霧,雷電,霹靂,日月薄蝕,虹霓地動,天地昏冥,日月星辰之下,神廟寺觀之中,井鼇囿廁之側,塚墓屍柩之傍,皆所不可犯,若犯女則損人神。若此時受胎,非止百倍損於父母,生子不仁、不孝,多疾不壽。

  唐·魏證:令人勿犯長命,及諸神降日犯淫者促壽。及保命訣所載:

  朔日臧一紀,望日臧十年,晦日臧一年。初八上弦,二十三下弦,三元臧五年。二分二至二社,各四年。庚申、甲子、本命減二年。正月初三,萬神都會,十四、十六三官降,二月二日萬神會,三月初九牛鬼神降,犯者百日中惡。四月初四萬佛善化,犯之失瘡。初八夜善惡童子降,犯者血死。五月三個五日、六日、七日為九毒日,犯者不過三年。十月初十夜西天王降,犯之一年死。十一月一十五日掠剩大夫降,犯之短命。十二月初七夜,犯之惡病死。二十日天師相交行道,犯之促壽。每月二十八人神在陰,四月十月陰陽純用事,已上日辰,犯淫且不可,配婚姻乎。按《庚申論》曰:古人多盡天數,今人不終天年。何則?以其罔知避慎,肆情恣色,暗犯禁忌,陰司臧其齡算,能及百歲者,幾何人哉?蜀王孟超納張麗華於觀側,一夕迅雷電火,張氏隕。道士李若沖於上元夜見殿上有朱履衣冠之士,面北而立,廓下羅列罪人,有女子甚苦,白其師唐洞卿。師曰:此張麗華也。昔寵幸於此,褻漬高真所致。由是觀之,天地問禁忌,不可犯也。

  嗣續有方

  建平孝王妃姬等,皆麗無子,擇良家未異女入內,又無子。問褚澄曰:求男有道乎?澄曰:合男女,必當其年,男雖十六而精通,必三十而娶,女雖十四而天癸至,必二十而嫁,皆欲陰陽完實,然後交合,合而孕,孕而育,育而子壯,強壽。今也不然,此王之所以無子也。王日:善。未再,期生六男。

  書云:丈夫勞傷過度,腎經不暖,精清如水,精冷如冰,精泄聚而不射,皆令無子。近納曰:此精炁傷敗。

  書云:女人勞傷氣血,或月候愆期,或赤白帶下,致陰陽之氣不和,又將理失宜,食飲不節,乘風取冷,風冷之氣乘其經血,結於子臟,皆令無子。

  書云:月候一日至,三日子門開,交則有子,過四日則閉而無子。又經後一日、三日、五日受胎者皆男,二日、四日、六日受胎者皆女,過六日胎不成。

  凌霄花,凡居忌種此,婦人聞其氣不孕。 

  妊娠所忌

  產書云:一月足厥陰肝養血,不可縱怒,疲極筋力,冒觸邪風。二月足少陽膽合於肝,不可驚動。三月手心主,右腎養精,不可縱慾,悲哀,觸冒寒冷。四月手少陽三焦合腎,不可勞逸。五月足太陰脾養肉,不可妄思,飢飽,觸冒卑濕。六月足陽明胃合脾,不得雜食。七月手太陰肺養皮毛,不可憂鬱,叫呼。八月手陽明大腸合肺以養氣,勿食燥物。九月足少陰腎養骨,不可懷恐,房勞,觸冒生冷。十月足太陽膀胱合腎,以太陽為諸陽主氣,使兒脈縷皆成,六腑調暢,與母分黑,神黑各全,俟時而生。所以不說心者、以心為五臟主,如帝王不可有為也。若將理得宜,無傷胎臟。又每月不可針灸其經。如或惡食,但以所思物與之食必愈。所忌之物,見食物門中。

  太公胎教云:母常居靜室,多聽美言,講論詩書,陳說禮樂,不聽惡言,不視惡事,不起邪念,令生男女福壽,敦厚,忠孝兩全。

  演山翁云:成胎後,父母不能禁慾,已為不可。又有臨產行淫,致其子頭戴白被而出,病夭之端也。

  嬰兒所忌

  書云:兒未能行,母更有娠,兒飲妊乳,必作魑病,黃瘦,骨立發熱,髮落。

  書云:小兒多因缺乳吃物太早,又母喜嚼食喂之,致生病。病贏瘦,腹大,髮堅,萎困。

  《養子直訣》云:吃熱莫吃玲,吃軟莫吃硬,吃少莫吃多。真妙法也。

  書云:母汨勿墜子目中,令目破生翳。

  《鎖碎錄》云:小兒勿令指月,生月蝕瘡。勿令就瓢及瓶中飲水,令語訥。又衣服不可夜露。

 

 

 三元延壽參贊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