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九鼎神丹經訣卷之七

黃帝九鼎神丹經訣卷之七

  明守一閉邪及釜鼎丹屋

  臣按:昔黃帝受丹經於玄女,訪真一於皇人。故云長生仙方,則唯有金丹。守形卻惡,獨有真一。以古人尤重焉。仙經日:九轉金丹經、守一訣,皆在崑崙五城之內,藏以玉函,刻以金札,封以紫芝,印以中章,此蓋上聖寶祕之法也。夫人所以死者,其害有六也。一者損也,二者老也,三者百病所加,四者毒惡所中,五者邪氣所傷,六者風玲所犯。今凡欲卻惡之者,導引行氣,還精補腦,食飲有度,興居有節,欲服藥物,思神守一,帶佩符印,不觸禁忌,此可以去邪惡而杜木祥,必不能延壽而消萬疾也。若遇暴鬼狂惡,橫夭,疫毒之流行,大藥未成,則非此以卻之矣。譬除甲冑積蓑笠者,為兵為雨也。若時無攻戰,天不陰沉,則有之與無正同也。若矢石霧合,鋒刃姻交,則如赤體者之同。若洪爾傾注,素雪彌天,則知露立者之凍也。身疾未愈,神丹未就,年命未定,眾邪未遣,守一之道,不可不知也。入山守一,則百毒不敢近人。不須諸法,百邪自去。

其法如後,為其法在皇人三一法卷中,故不抄錄。

  飛丹作屋法

  先擇得深山臨水懸巖靜處,人畜絕遜。施帶符印,清心潔齋,除去地上舊土三尺,更納好土,築之令平。又更起基,高三尺半,勿於故丘墟之問也。屋長三丈,廣一丈六尺,潔修護,以好草覆之,泥壁內外,皆令堅密。室正束、正南開門二戶,戶廣四尺,暮閉之。視火光及主人止。室中以其鼇安屋中心央,密障蔽施,籬落令峻也。舍若不峻不辟,天大雨,籬落亦然。

  此皆舊法,今意不然。若臉絕懸崖,流水勝地,既是深山,不可多得人功,恐只除其朽壞,實以好土,當釜下埋符訖,堅築令實,即後充得。又丹經云:欲合神丹,當於深山大澤。若窮里廣野無人之處,若人中作,必須作高牆厚壁,令中外不相見聞。其問亦可結倡,不過二人至三人耳。先齋七日,沐浴五香,致加精潔,勿經穢汙喪葬之家往來耳。

  居山辟邪鬼惡賊蟲獸法

  凡住山居止,怖懼邪鬼,當以左手,取青龍上物,折半置蓬星下,歷明堂,入陰中,禹步步畢,祝日:諾皋太陰將軍,獨開曾孫某甲,勿開外人。使見甲者,以為束薪。不見甲者,以為非人。即折所將草物置地,於是左手取土,以傳人中,右手持草自蔽,左手著心前,禹步而行,到六癸丁立,閉氣而住,令鬼不能見。六甲為青龍,六乙為蓬星,六丙為明堂,六丁為陰中。

  凡合仙藥,用四時王相日,日辰不相剋,見天晴,日月精明,氣色靜,可起手。

  凡服丹藥時,勿以天陰、雪寒、風雨、大露五日,服藥須在靜處,得力大速。服藥須慎口味,五辛葷臭,房中污穢,臨喪視孝,並大禁也。此是狐剛子造大藥禁慎符室法。庭前其室方十二步,高二丈四尺。南門著扉門前,使有束流水。束日西月。表裹香泥泥之,四方各作主丹符也。於室中立五嶽、三台,西方壁下別立層壇,置諸藥草及神丹經訣目錄,並布於上。即有生藥使者護之,萬邪不能干也。

  作鼇法

  屋下中央作鼇,口令向束,以好博石繕修之,以苦酒及束流水搗和細白土,并蒲臺泥泥之。鼇內安鐵三腳,其腳器以生鐵為之,佳。以藥釜置三腳上,訖使釜置在鼇中央,勿傾邪也。四邊去鼇壁各主寸半,令鼇出釜上二寸,繞釜四邊,宜恆下糠續火增之,恐火之彊弱不均也。

  五嶽三台法

  先立五嶽形,當中別三台。以瓦器石壘之,以香泥泥之。諸經亦有作法。若令鍊丹,不能立五嶽三台,即須符室。符室中立鼇,四周廣七尺,以瓦石壘之,黃丹為泥,泥表裹也。

  鐵鐃武法

  量釜大小周圓一等,著三腳,高一尺六寸。

  土釜法

  臣按:飛藥合丹神器,以土為釜,不用鐵者,古豈不知,摸立圖樣,一鑄便成。特以五金有毒,不可輒用。故丹大法,未有一處用鐵器者。又以土為釜,其法最難,毛髮參差,藥總奔洩。自古施功積累年歲,終老而不成者,莫不由此物也。古人重之不傳授。然作土釜,用六一泥者,六與一合為七也。聖人祕之,故云六一。

  六一泥法

  礬石、譽石、戎鹽、鹵鹹,先燒之二十日。又取束海左顧牡蠣、赤石脂、滑石。凡七物,或多少者自在,搗一萬杵,細篩下之,以百日苦酒和為泥丸。諸丹用者,皆云六一,亦有不皆七種,各自有法,唯有取牢密耳。以左元放所授狐剛子七寶未央丸,其泥釜藥,乃用紫石英、白石、赤石脂、牡蠣粉、白滑石,各二十斤為泥,搗波法亦妙,錄付于六一數內,唯用三味。

  且六一之目,雖充泥用,論其功力,堪助年燾.o 礬石乃輕身堅骨,增年不老。譽石則明目下氣,益肝止渴。戎鹽則能去毒蟲,使堅肌肉。鹵鹹則去藏中留熱,除嘔喘滿。赤石脂則益聖智,不飢,輕身延年。白滑石則輕身年長,耐飢止渴。以此為釜,直取釜氣之藥,已有長生之功力焉,故古人用之,不元意全賴作釜,先成赤土釜為骨體,次以六一泥重塗之,又以玄黃華傅之。故編之,其次第相類如後。

  作赤土釜法

  取鸚肝赤土黃色者,細搗絹篩蒸之,從日一至日中下之,取薄酒和之為泥,搗令極熟,以作土釜三合六枚者,正用數也。又別作三合六枚者,旁試乾與不乾之作也。隨藥多少,任意作之。通令厚五分許,陰乾三十日,小者容八九升,大者容一斗半。亦云厚三分,曬燒極令大乾。次用懈樹白皮三十斤,細判,以水三石煮之一日,去滓煎取一升,其色赤黑,名曰懈漆。釜數若多,隨數若多少,加增塗土釜表裹,即堅勁不破,入火不裂,此是神丹土釜祕訣。

  造丹爐六一泥法

  取東海左顧牡蠣三百斤,剝取肉,于大鐵臼中搗,絹篩于盆中,水澆如白飲狀,攪數百遍,停一宿,去下滓,先傾卻水也,接取細徒曝乾。其下鷹者,更搗篩,如前法納鐵器中,加露鼇上,木柴猛火燒之二十日,常與火同色。寒之一日,更以絹篩之,以百日藥池和之為泥,以羊鬚筆染取,以塗土釜表裹。次取特生譽石、礬石、滑石、赤石脂、戎盥、鹵鹹各分等,合搗不篩,亦燒之二十日。乃分取向牡蠣粉合七種,醋和為泥,以塗釜表裹。牡蠣粉可一百斤,此七種各用二斤耳。

  中黃密固泥法

  取好黃土如脂臘者,曝乾搗篩水汰,如作牡蠣粉法。曝乾,破之如梅李大,猛火燒之三日,令通赤如丹。畢寒之,更搗篩三斤,納黃丹一斤,紙一斤,漬令爛,以酒和煮阿膠五斤汁足,以紙土為泥,搗三千杵,於瓷器中蒸之半日,以塗六一泥上也。

  泥丹釜法

  取赤土釜,先以牡蠣泥,泥其兩赤土釜表裹,表厚五分,裹厚三分,陰乾十日令極燥。又次以六一泥塗之,厚二分,表裹各厚五分也。據此則是六一泥塗裹,不塗表也。

  塗釜法

  當稍塗十日中,令厚五分耳。塗訖,更陰乾十日,乃曝之十日,此內外各厚五分,於例亦薄,只二十日耳。

  塗牡蠣法

  亦當一塗六一之日數也

  丹爐固濟法

  納藥訖,先以六一泥塗兩釜口,乃合之。乃以六一泥塗外際,以漸增之。乾燥復塗之,令厚寸餘,務令堅密也。又以中黃神泥通塗,上厚六七分,乃佳。封令釜形如覆盆,此形當正鵝卵形也。此謂密固法。若不為此,黝六一泥得火力,其精皆散則裂疏,疏財丹精奔洩也。昔安期師廣成丈人三十餘年,雖得丹經,及注說眾訣,而未傳此要,九鍊不成,重更請乞,乃賜此神泥之要,一合便成,上昇太清也。

  臣按:此說有理,常疑諸丹用馬羊毛為泥,毛得火便焦,焦則其處空虛,虛則泥不密,藥氣洩出也。更詳之所塗,須泥極乾,乃可起火。若猶小濕,得熱即坼。亦可以屯泥別塗他物,如釜節度時作,復剝其別試之釜,視之看其徹裹燥與不.燥,亦可詩試燒之,以為釜候也。此法最要,前陰乾後,須更曝之十日。已燒之者,訣須如是。瓦物雖經陰乾數百日後,得火及必帶柔潤,今泥中有醋彌,是潤物必須塗小釜,數燒試之。

  行泥法

  先塗裹,乃泥外,別作欄格安處之,並為尺度模樣,知其厚薄。若作圓規之取泥令調,當於欲乾未乾之時,恆以手摩,將令就手乾,不得一直放乾,宜停置,停即拆開。若天雨陰於屋中,然火使暖,日數既有准限,不得待其自乾,則失期候。

  和泥法

  當令潭悼,以羊鬚為筆,取泥塗之,當以灰沐洗淨鬚,安管作數枚用之。

  用和泥醉法

  和六一等泥,直用好淳醉,不須華池。若作金沙,當依諸經作之,此不須也。經云:百日者,不可不滿日也。若得多日多年者,彌佳。

  搗藥法

  凡搗藥之細篩者,好絹篩為佳,不須研也。

  狐剛子仙釜法

  取南方赤黃土澄沙,惡物令盡,調理使熟,剛柔得所。先作釜,令深七寸,廣一尺二寸,勿令際會不均,四周不等,厚一寸,上下一等。自餘丹釜,亦准此作。大小隨所藥多少,並一時作。訖著陰中乾一月,然後作陶鑪,釜著中,先文後武候也。稍微罷火,出之,置淨室不得穢矣。其釜不燒,時將息稍難也。

  狐剛子和釜泥法

  紫石英、白石脂、牡蠣粉、白滑石各.一斤,此是仙丹大藥釜也。各異搗下篩,然後和陰獸玄精汁為泥,各團之如鸚子,暴乾,然壘鑪燒之十日夜,火盡更蓋十日罷矣。玲便團,更納鐵臼中,各異搗令粉細,以戎鹽下鹵鹹,以水和令浥浥,復和華池煎為泥,泥釜乾更上之,每上率以一分為度,三遍即罷也。土釜裹玄黃泥泥之,每泥一遍,厚只一分,最是神妙。常看視泥上,勿令有毛髮開裂,謹固使密為要耳。

  作仙釜中玄黃藥法

  狐剛子用玄銀十斤,鉍白一斤,三轉鉛黃華五斤,藉覆升置土釜中,猛火從日一至日沒,鉛精俱出,如黃金,名曰玄黃。一名飛輕,一名飛流。取胡粉,亦鐵器中熬之如金色,與玄黃分等,搗萬杵,和以左味,搗令成泥也。

  右此仙釜泥藥等法,非九丹正訣所用。臣以各試是至妙,故存之。一切別法,莫過此最上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