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九鼎神丹經訣卷之五

黃帝九鼎神丹經訣卷之五

 

  明朱成神丹必藉資道之綠

  臣聞欲求長生久視,與天地相畢,若未得其至要之大者,則小者不可不知,蓋道之共成長生也。大而喻之,猶人主之治國焉,文武相代,無一不可也。小而喻之,亦如為車焉,轅軸輞轄,莫可虧一也。所謂道者,內修形神,使延年疾愈,外攘邪惡,使禍害不干。比之琴瑟,不可以一弦求音也。方之甲冑,不可以一扎待鋒也。養生者欲令多聞而貴要,博見而擇善,編修一事,不足必賴也。又患好事之徒,各從所長。言玄素之術者,必曰唯房中可以度世也。明吐納之道者,必日唯行氣可以延年矣。知屈伸之法者,必曰導引可以難老矣。知草木之方者,必曰其藥可以無窮矣。學道之不成者,皆由偏恃之。若此大丹一就,則一切無復用也。未就之問,則無不須也。譬如田家作事家業者,事不俟用多物者,謂有金銀珠玉在于懷抱之中,自量足以供累代之費,故自安之。苟至無此,何可不廣播百穀,多儲菜蔬。是以斷穀辟兵,厭剋鬼魅,集禦百毒,救病療疾,入山則使猛獸不犯,涉水則令蛟龍不害,蛇不能螫,疫不能加,此皆小事,而攝生者不可不知,倪過此者乎。神丹者,長生之大事,可緩之哉。昔黃帝涉王屋而授丹經,登崆峒而問廣成子,求道養生,則聞玄素之說。竅窮神怪,則記以白澤之詞。故窮盡道真,畢該祕奧,飛伏九轉於荊山之下,變化流珠於鼎湖之上,服神丹之力,久視之功,遂勒昇龍高躋,與天地乎罔極。道成之後,始無所為。未成之前,無不為者。自古莫不由多識博達,至勤而成者也。

  明道家三皇文五嶽真形圖

  臣聞按上入山合丹,求道潔靜,《 三皇文》 及五嶽真形圖,所召山神,及按鬼錄,召里社及山卿澤尉問之,則知木石之怪,山川之精,不敢來試人也。亦如釋法中有《 般若經》 所置之處,當知此則為是塔,凡諸邪物自然遠匿。道士有此文,專主攝效,故云道書之至重者,不輒授也。受之者四十年乃一傳之。傳者敵血為盟,委質為誓。名山五嶽皆有此書,但藏于石室幽隱之地。應得道者,入山精誠,則山精自開出令見之。若有此書,當置之處。凡有所為,必先知如奉君父焉。其經日:家有《 三皇文》 ,辟一切邪惡鬼,毒疫瘟氣,橫殃飛禍,若有困病垂死而令信道者,至心以此書責之,即活也。夫道士欲求仙,責此書入山,辟虎山精,五毒百邪皆不敢近人。可以涉江海,卻蛟龍風波。其法可以變化起功,不問宜便,元咎殃也。有此文而求驗者,當潔齋百日,乃可依法召諸神司命,太歲、日遊、五嶽、四漬、社稷之神,皆見形如人。可得問吉凶安危,及病者禍出爾之所由也。道士之中,如有得之者,若不能仁義慈心而不清正者,雖得之必速禍其身,不可輕也。故昔黃帝束到青丘,過風山見紫符先生,受《 三皇內文》 ,以勁召萬神,即此書也。

  明符致神驗

  臣按:入山合丹,欲辟山川廟社百神鬼之法,最以符為切要。神丹大藥,亦資符力而辟衛也。符法者,于老子皆天文也,老子于神人授之者也。令人用之而少驗者,由出于不歷文傳寫多誤,又信心不篤,徒施用之。且俗經文同字,識春秋之錯,杜預非之,以五門。《 史記》 之謬,則子夏正之為巳亥。故諺曰:書三寫,魚成魯,帝成虎七。學士但以音相涉,長短之問,輒致舛也。況符上點畫非字,錯不可識,誤不可覺,故莫知其定與不定也。然凡求長生,制之在藥,不由符力,而能致之仙也。然不可廢者,藉其卻鬼辟邪,以丹之漸。

  入名山責召高山君符

  此符齋十日,召高山君使,除虎狼之害。其符以丹書繒上一尺二寸,長亦如之。若書時不得中息而語也。書畢,燒香,夜於靜室之中,隨月建立,著新衣服而召之,其字向下。凡用符,以大字著左右心前,恆正思慕其象之宜,旁在六甲直符,並玉女名字,責所召之書,仰視面想,思八方之外,存神長五尺,衣服如《 六甲經》 。

  此登山符,仙人陳安世入山,甲寅日書白素上,夜向北斗,祭以酒脯,自說姓名,以著衣領中,辟邪精百鬼,老物虎狼毒蟲,帶之,置案上,面向北斗。

  此符一本書點畫如此,用法如前同。只點畫大同小異,與前不別,其功效一種,故兩存之。

  此符以丹書絹書,各異之,帶著肘後,男左女右,亦可以書白素帶之,可以著所住處,四方各四枚。若移徙,當先令人拔取。此符大神,勿妄傳之。

  此符亦是登山,功效不異。是老君黃庭三十九真祕符,辟百鬼,合仙藥。和合之處住,必須名山極探之處,無人畜行跡,仍有束流水,大石巖室之中。若無巖石室,可於探林之中無人邇處作室,怛須近水。非其處,勿措意合作神藥。大山無束流水,西流亦得。

  此符居山住處安,以丹書相板上,大文書令彌滿其板上,著門上四方四隅,及所行道之處安之,並五十步,辟諸精也。

  此符是去虎狼之符,與前同移徙板,將辟山精,道側用。

  臣按:為道者多在山林之問,乃是虎狼毒蛇、精怪魍魎之窟穴也。不深防辟,損害藥也。昔者圓丘多大蛇,又生好藥。黃帝將登山而求好藥,是蛇為毒。廣成子教黃帝佩雄黃,而眾蛇皆去。故入山之士欲合大藥,不知入山之法,多虞患害。諺曰:太華之下,白骨狼籍者,以其偏知一事,不能博備。雖欲求生,而反速趨死也。而道士徒知大方,不曉入山辟禁之法,亦非小事也。蛇雖種類至多,唯蝗蛇及

青蛞二蛇中人,最為至急,一日不救則殺人。救者以刀割去其所傷處瘡肉,投之於地,狀如火炭,須臾焦盡,人得活也。然此二蛇至秋是毒盛之月,不得物齧,乃以其牙吸咬其大竹木,即皆焦枯,此是自欲洩毒,故所以上入山,懼蛇可畏,必預止家中,先學禁法。思存日月及朱烏、玄武,青龍、白虎,以衛其身。乃到山草中,左取三氣而閉之。以次山草,而意思令屯氣赤色,如雲霧彌滿數十里中。若同伴從人,無限三五人,皆令羅列,皆令以氣吹之,則雖踐蛇,蛇不能動。又亦略不逢見。又令帶雄黃五兩,已上入山,亦不畏蛇。若中人,以雄黃末塗之即愈。又帶乾雄黃、附子於肘後,或燒牛羊鹿角以專,或以野堵耳中垢,及麝香丸之於足爪中著,皆有效也。

  辟百蛇印及能卻虎狼不犯符

  此二神印,取棗心剋之,方之二畢,設祭再拜,請佩帶之,甚有效。

  此黃首朱宮玉女簡房教導之印,而卻虎狼不敢前。此亦可為符,朱書,吞之、入山辟虎狼。亦可為印。出《 玉胎經》 也。

  此符卻鬼,合藥時懸安四面,制諸鬼,大神驗。

一本中心有七曲,餘並同,不知誤者

此山居符,書之於相板上,安門四角,虎狼不至。

  已上三符並朱書。

此符有一本,下如此 

  此開山符,以千歲蒙為之,長尺二寸,以丹書此符,以印大石名山,山門即開,寶書出。亦金玉皆見我之。千歲蒙者,天慈也,如鼠耳,卻鬼制魅也。

  右於深山靜處作丹屋,四角懸鈴子,並作卻鬼藥、卻鬼符,安四面,然後可合藥。若不然者,鬼神吸其藥精華,盡或變卻。是以須作符厭禳之。卻鬼藥法,以光明砂、雄黃、雌黃、麝香、附子、白木、鬼臼、鬼箭,各二等,蜜九之帶。

  黃帝玉台篇圖符

  臣按:昔黃帝到峨媚山,見皇人於玉堂,請問真道,又求長生。故皇人,昔黃帝之師也。皇人日:凡道士求仙,欲造大藥,鎔鑄五石,要祕居山,無容得在俗間穢污之處。若違者,所合之藥,終不可成。又不得吾玉台祕一符者,縱使有他法,一切不成。皇人一曰:凡道士求仙,得吾此文者,不久獲一道。

  凡欲入山求仙學道,合丹起火,造長生藥,皆齋一百五十日,乃然後以王相日、五合日,日辰不相剋,以之香湯、井華水,白糧粉一斗二升,朱砂一兩,白蜜一斗,桑薪灰一斗。先取五香湯一斗,然後以粉朱砂蜜灰,并合之以牡荊杖子,長三寸,順楊杖攪之三七遍,然後置之靜室。取台符,以靜解明者,隨方座新筆畫之,置湯盆邊,當相方面。又取銅器一枚,以中央符懸湯上,去水三尺置之訖,調息出戶,作禹步,閉氣,還入室中,至湯盆徐徐放氣,調一息使定,閉目,合掌,正立端身,先向東方符禮七拜,次南方符禮二七拜,次西方符禮三七拜,次北方符禮五七拜,正向戶並足立面,向湯盆上符禮七七拜,然後以湯水,從頭至足沐浴,令內外香潔。向湯使盡,然後便著新衣,取束方

符左臂佩之,西方符置右臂上,南方符心前著,北方符背上,中央符吞之。然更潔齋七日,安身靜室,必五雲神威降光照室,遍耀內外,慎勿驚恐,守一不移,神人見形,必有逼迫,須臾影沒,此為上驗。或隨人語問道訣,直爾光明為證。但有此徵,必便合得道。從此已後,任意皆成。

  凡欲求長生度世,變鍊五石,服奇異藥,還年卻老,飛騰羽化者,不依符法,一切所作,必不得成。徒喪其功,萬無一就。於是誹謗反生,謂無仙法。雖種種別術雜法,或用禁呎,或欲單符,或服諸藥,不得此法,一切不得成,無有疑也。又所造之藥,不求道養真,欲俗利榮華,而造黃白,亦無成理。致使靈衹不祐,鬼神忽患,眾橫加多,以致不祥。非但徒棄藥物,更置貧窮,何足為益,夭枉傷年,探宜慎之。諸道士不得妄傳非人,亦不得談說向人也。非同志者,不得輕出洩之也。

  此第一皇老玉台神符,主南方。用絆為地,白華為文。

  第二皇老玉台神符,主西方,素為地,黃華為文。有一本中心下父字,作此欠,餘並同。

  第三皇老玉台神符,主北方,皂為地,青華為文。

  第四皇老玉台神符,主中央,以黃為地,黑華為文。#1

  第五皇老玉台神符,主束方,以青為地,朱華為文。

  皇人曰:凡道士欲事此符,以五色為座,隨方置之,各須解潔。唯中央神丹置銅湯盆,以黃為座,懸之湯盆上,去水三尺,一云七尺。凡座法各令方圓一,複面等隨座為囊之帶如上法。中央一方并座燒之為灰,和水服之。皇人曰:山中合丹及修爐火,要須得吾此符,求道即成。山中置爐鼇者,以王相支干不相剋日,去爐四面,各三尺,入地五寸埋之,又取中央符埋之爐下,入地七尺,然後於上置爐處,兼中央符吞之。然後帶隨身符,則靈仙祐助,祕之。諸大名山皆有神芝靈草、神仙妙藥。如無祕法,取之難得。設使見之,亦須臾變化。道士求仙此藥者。當齋戒沐浴香湯,帶此玉台五色神符,所逢神芝,隨意所欲,諸神芝靈草,皆有虎狼龍蛇,大蟒百毒護之,道士出入,皆須帶。則一切山神百靈,皆悉隱沒,轉視其人,亦增加衛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