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九鼎神丹經訣卷之八

黃帝九鼎神丹經訣卷之八

明化石為水并硝石法

  明化石序

  臣聞凡合大丹,未有不資化石神水之力也。此水之法,雖自黃帝,至於周備,則是八公三十六水之道也。八公者,漢淮南王安之師。劉安者,漢高祖之親孫,其父厲王也。於時天下貴人,莫不以都邑畋獵犬馬為事也。王獨愛仙道,偏崇祕衛,論仙之道。聞有變化道術之士,雖遙千里,卑辭厚幣請致之,莫不集之,如雲數千人也。所撰《內書》二十一篇,《中篇》八卷,《鴻寶方》三卷。而又布遠近,遂降八公,感之願為之師也。初門吏不納八公,八公現以老少之質,門人以聞之,王足不暇履,肘步而前,延公登思仙之臺,設錦綺之帳,進金玉之機,執弟子之禮,請長生之訣。八公曰:修學仙道,先作神丹,乃可長生不死耳。我能煎泥成金,凝汞成銀,水漬八石,飛騰流珠,轉化五金,凝變.七寶。服之者能乘雲龍,浮遊太清,出入紫闕,宴寢玄都矣,此是雲騰羽化之妙事也。王宜修之。安重叩頭流涕,乞長生之訣。公遂哀

矜,授《五靈神丹上經》,及三十六水法與安。安即登壇立盟,畝血跪金,以受神丹方,起鑪火也。遂獲藥成。安為五利所潛於帝,帝怒,乃遣宗正執節收安。八公難曰:阿安今可去矣。夫有神仙之籍者,謀之者死,犯之者滅門。其五利未幾,是八公言也。謂安日:天遣如此,王足為恨。公乃與安登山大祭,即日昇天。所踐大石人馬之邇,千古見存焉,是以雞嗚天上,犬吠雲問矣。

  昔太極真人以此神經,及水石法,授束海青童君,君授金樓先生,先生授八公,八公授淮南王劉安,安昇天之日,授左昊。左昊者,安所念也。臨去告左昊日:欲求長生,當作神丹。神丹若成,恣意所為也。然此諸仙傳神丹,乃是五靈神丹也。合之謹慎,揀藥石亦與九鼎相似,至於功用,乃劣於黃帝九鼎神丹力。但化石水法出自八公,故具列由致如後。

  黃礬石水法

  造九鼎神丹,所用水銀,皆須去毒。去毒之法,不得礬石水,其毒不盡。今作按諸法,皆以五十日成。存古依舊,日數不輒加也。取礬石一斤,無以馬齒者,盛於青竹筒中,薄削其筒表,以硝石四兩覆薦上下,係漆固其口,納華池中,四十日成水,以華池和塗鐵鐵銅色。諸法皆用,每十筒得斗許水,計藥數作之,加石膽三兩者。

  又法:礬石三斤,置生竹筒中,薄削其表,以細約筒口,埋之濕地,五日成水。

  又法:先以淳醉搜礬,令浥浥,乃盛之,以硝石二兩漆固口,埋地中深三尺,十五日成水。

  玄珠法

  礬石一斤,石膽三兩,薦覆上下納筒中,以漆固口,納華池中,五十日成水。三法同用玄珠一之。

  三精六液法

  白礬石一斤,納青竹筒中,薄削其表,以硝石二兩,覆薦上下,漆固口,納華池中,四十日成水矣。

  又造九鼎神丹。第一之丹丹華之法,先作玄黃訖,即須雄黃水、丹砂水,和玄黃竹筒中,薄削其表。

  為百蒸九飛法

  雄黃一斤,納竹筒中,即加硝石四兩,漆固如法,納華池中,四十日成水。

  又法:用硝石二兩,塘悌盛苦酒筒內,中塞蓋,埋中庭,入土三尺,二十日成水。其水甘美,其色黃濁也。

  作丹砂水法

  丹砂一斤,納生竹筒中,加石膽、硝石各二兩,塘悌盛苦酒筒內,中覆蓋,埋中庭,入地三尺,二十日成水,其水甘美,其色黃濁也。

  又法:丹砂一斤,納生竹筒中,加石膽二兩,硝石四兩,漆固如上,入華池中,三十日成水。

  又法:加石膽、硝石各二兩,塘悌盛埋,如上法,三十日成水,其味苦,其色赤。

  臣按:礬石、雄黃、丹砂,化之為水,一依八公三十六水正經。其法皆用硝石,乃成之。又化丹砂,即須石膽。諸大丹中有戎鹽,當今四海清通,諸藥皆足。唯硝石一藥,不能得之。俗人乃有不假硝石成水者,亦有假以別藥,合成硝石,仍云變化成者,其力乃神。

  臣竊尋究其方,必恐不及真者,故疏出,假以別藥,合成如左。

  假別藥作礬石水法

  礬石三斤,搗末,以桑薪木盤一面,取炭燒爭地,可盤面經宿燒之,以苦酒灑熱地上,布礬石末,可盤下合之,著地四邊,以白灰擁之,待地熱盡去四邊灰,開盤取著上者,出羽掃之,納三斗苦酒中,率一斤華料,一斗苦酒,漬之七日,急用火好,待一百日,始大佳也。作法斤兩與苦酒如前,臨時任人。

  作朴硝硝石法

  假別藥成,此謂芒硝石也。非硝石也,取朴硝、硝石,無用檮篩贏研,以暖湯淋朴硝,取汁清澄者,煮之多少,恆令臧半。出置掙小盆中,以玲水漬盆中,經宿即成狀,如白石英大小,皆有楞角。起作之,勿令污。若雜人臨視,則損精氣,變化不成。唯換玲水,漬水盆中,成即疾也。不得使不玲,此變化諸水立效。

  假別藥作戎盥法

  用明淨石盥多少,安在鐵器中,復鎔使沸,投於白礬石末中,復鎔投著鹵鹹中,復鎔投著乾盥末中,覆之,如是三鍊,成戎盥也。變化與真同不異也。此盥眾藥之主。若作五色神鹽,五帝精,投之即成。

  假別藥作石膽法

  青礬石二斤,黃礬一斤,白山脂一斤,大鐵器銷鑠使沸,即下真曾青末二斤,急投攪瀉出作蜓,成好石膽。看礬石等剛鎔不盡,即投曾青末,和苦水使相得,瀉著礬石中消鎔,瀉出作艇,亦得也。

  假別藥作硝石法

  石脾一斤,朴硝一斤,芒硝一斤,三物各搗研作末,取苦水三斗,於銅鐺中煎十沸,即下三物末,煮之半在,澄取清,緩火煎之,文園起即罷,瀉著瓷器,著玲水中,漬經一宿,即成硝石如霜雪,成如凍凌,以水投之,立即為水。復以火煎之,文園起還瀉瓷器中,還以玲水漬之,即作硝石。如此之轉鍊之,其力即微。不得穢處作,又勿使風日觸之。其石脾者,陰陽結氣,五鹽之精,因礬而長,託石而生。峨媚山中有之,俗人無一識者,所處小人亦不見。唯有求道之士,時須要用也。古人以四方分隔覓不可得,使作代用,乃勝真者。

  假別藥作石脾法

  真白礬石一斤,戎鹽一斤,二物各搗未,取苦水二升,著銅鐺中,煎四五沸,即下二物,煎令半在,以物除卻滓後,煎令盡,即鐺中沸沸起,石脾色白如雪。用此作硝石,無不效,神驗之道畢矣。

  彭君日:其硝石、戎鹽、石膽、芒硝真者,雖有陰陽正質作者,變化功效乃神。若有求仙,不得此道,徒損萬金,終無一就。其石脾一種,流俗莫能辯識,所造之代用,並出其性,庶以濟事。葛洪長生之神藥,功效變化,道極寶重者,莫先此訣也。洪今撰錄,示之後同志。非其人乃至父子,萬金不傳耳。

  太一日:余聞三十六水,患在硝石。黃白之中,礙乎戎盥。今具得之,道無以妄傳之。後學共寶守,勿示非人。

  假別藥作束野硝石法

  此藥入河車,用不關丹所用也。恐合鍊之際見現,俱別藥成,謂便通用。今故別疏出,唯入河車。若作河車,此硝石其藥無力。今作之法,取鹵鹹末五斗,取三年不食井水七斗半,煮之十沸,灑取清三斗,加芒硝十兩,煎至一斗,再以朴硝二斤末之,投此汁中,朴硝皆消。乃下火,澄去滓,取上用此合河車,乃諸藥皆有效驗耳。

  訣日:言束野者,束野鹹味所出,河束之地也。河車法中言晉硝者,是此束野物也。此東野法,亦是太一於元君邊,聞八種硝石法中一法也。行各偶對,不得錯以河車之藥,誤者是神丹之硝石也。

  速成水法

  狐剛子注《珠經》末云:其神泉亦中。

  諸水法

  自有正本三十六水方,更無別作。若欲令神泉速成,即須著華池甕炊寵上鐵圈,承底以馬通火若糠火,去甕底七寸,置筒於甕中,溫之七十日,但令纔溫,好謹伺候。若作諸金石之水,盡著中同作無妨。合此藥人,不過二三,必著新淨衣,不得血食在旁,即觸藥精,服之不得道矣。切須祕慎之。神泉就變化難識,此謂上聖之功力。

  作三轉酒法

  用赤黍米一石,釀如酒法,待熟插取,用漬夠二斤,經三日許後,炊一石黍米,令至爛,更和乾夠末,一時納著甕中,封口,三七日成兩轉。復取其牡荊根莖,合其中,微火煎之,令可五斗許,即去滓。更用七月七日神夠末,和之一時,入甕中,封口,還三七日,成

也。可鍊諸毒,能令剛者亦變為柔,此名三轉酒。

  又三轉牡荊酒,大丹所要能柔,又能去銀毒,與黃礬相資成因也。好弱不畢備,金與水銀等毒,不可輒盡。所以凡作九轉九鼎大丹,必須先覓三年淳醞大醉,其味驗重,謂之左味。投藥和釀,轉作硝石華池水。又別須作金藥華池。金藥華池以驗五石之精,令精不揚。又須別作三轉黃白左味,煮泊水銀。仍須轉此轉,更投五栽華池,若不得五栽華池,煮伏水銀,餘並非正法。但牡刻三轉好酒,及諸華池,並諸石水。有一或闕,無以成煮鍊之功也。煮鍊不了,毒則未盡,急事爐鼎,其丹食毒,不堪服也。然此其毒諸物,不得硝石,必無成理。故先須得真好硝石,與朴硝相似,奇難別識。若得者,必須試作雄黃、雌黃、丹砂、礬石等水者,是硝石也。

  按硝石味苦辛,實無毒,其五臟積熱,腹中止、熱,止煩滿,消渴,利小便,久服輕身,天地至神之石。一名芒硝。出益州山谷,及武都、隴西、西羌,採無時節。

  陶隱居云:主療與朴硝相似,經多用此硝化諸石,竟無正別。識者頃來尋訪,猶云與朴硝同山,所以朴硝、硝石名朴硝也。如此則非一種也。先時有人得一種石,其色理與朴硝大同小異,腦腦如握鹽雪不殊,燒之紫青姻起,仍成灰不停沸,如朴硝者,云真硝石也。一名芒硝。今芒硝乃是鍊朴硝作之,與皇甫說,並亦未得。窮研其驗效,當文證記耳。

  化硝石法三十六水方

  隴西屬秦州,在長安西羌中,今鞏昌以北,山有鹹土處,皆有之。皇甫士安說方無朴硝,可以硝石替之。硝石生山之陰,鹽之膽也。取石脾與芒硝,以水煮之,一斛得一二斗,正白如雪,以水投中,即硝石。其味苦,無毒。三月採於赤山,朴硝亦得水即消。主療與硝石小異。按此說即是芒硝煮成真硝石,但不知石脾復是何物。皇甫既是安定人,又明醫藥,或當詳鍊之。今益州人乃鍊礬石作硝石,雖服柔白而味,猶是礬石也。

  《孔氏解散方》又云:熬鍊硝石,令汁盡沸定,如此硝石,猶是有汁也。今仙家所用硝石,須能化石為用,於理未盡。又朴硝生於益州,故庾山郡西川蠶陵二縣界山崖之中,色多青白,亦雜異斑,時人擇取白軟者,當硝石用之,燒汁沸出,狀如礬石也。仙經數云,硝石能化他石。今此又云能化石,必爾。可各試之。此朴硝經云,化七十二種石,鍊之如白銀,服之輕身神仙。已有寒熱澀滑辛苦鹹酸八種,又更能化石,即此朴硝之功,何異於硝石也。訣日:硝石難得好者,不好則不能化雄黃、丹砂為水也。若得真物,少先出數兩硝石,試化雄黃及他石,視之成與不成,若不能化石者,不可用,非真物也。形極似朴硝小虛軟,當先以一片子置火炭上,有紫姻出,仍成灰者為上,若沸良久者,由是朴硝也。難得其真,亦宜必須先作雄黃、丹砂水試之,不然不可定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