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九鼎神丹經訣卷之六

黃帝九鼎神丹經訣卷之六

  明神丹功能求皆有益之道

  臣聞肖形天壤,人最為貴。限以速老則死,善養則生。生可惜也,死可畏也。是以道家至祕而重也,莫過此長生之方也。若長生之藥方法,莫過此神丹之道也。若此道修而不長生,則古無長生矣。夫生之在己,其利實大。論至貴賤,雖爵為公候,不足以論。比其輕重,雖賞有封畿,不足以易。百年之壽,三萬餘日,幼弱則未有所知,衰邁則歡樂無味,童豪昏耄,除數十年,平和喜笑,八九千日,颱飛電激,顧盼以盡,今百年者,萬中一焉,假或終之。一及憂迫擾,所以上士之務,先營長生事定,可以任意,不祈羽化,取樂人問,同彭祖之享年,比少君之遐壽,可以畜妻子,可以居官秩,無虧上下之節,不失人理之歡,實盛事矣。然長生之道,必資於藥,藥之上者,訣在神丹,百不易之法,黃帝所云。而學者錯學,求者妄求。謂道在文字之方,丹在生飛之藥,率心按造,百無一成。此由神無方,非神藥患,道之不成,要道不書。

  故劉向不成於漢朝,陶明靡驗於梁代。自非聰明大智,才堪贊務,累歷勤苦,積之艱危,內解修身,外善調鍊,有始有卒,不傾不邪,不朝為夕待其成,不坐而立望其效,不廢敗於讒嫉,不厭怠於時長,受至苦於初勞,成久視於終逸。譬如人君理國,戎將待敵,外以武略剋定,內以謨猷經緯。故一人之身,一國之象,胸腹猶宮室也,四支之列猶百官也,神猶君也,血猶臣也,氣猶人也。修身之道,猶理國也。愛其人所以保其國,固其氣所以全其神。全其神者,不可使氣竭。保其國者,不可使人散。人氣難養而易危,難清而易濁也。故審威德以保社稷,割嗜慾以固血氣,乃能有剋終義。成長生之功,百害卻焉,年壽長焉。

  故欲與長生,務內養之,失理不免喪生。比夫木僅楊柳,易生之物,倒之所生,橫之所生,生之易者,莫過斯木。然埋之既淺,栽未得久,乍剋乍剝,或搖或拔,雖壅以膏壤,浸以春澤,而不兔枯。以其根朽,不暇吐其萌芽,津液

不得結其生氣也。人之為體,易傷難養。方之二物,不及遠矣。攻毀之者非一條,過剋剝劇乎搖拔,精靈固於憔擾,榮衛消於數用,,煎熬形器,剋削平和,飲食失宜,榮逸過度,當風臥濕,變起膏育,方託命於草木之醫,或投誠於祭祀之助,猶渴穿井於高阜,若飢起耕於石田。草木之藥,何所補之。神鬼之力,曷能濟之。若命可以草木延,病可以祭祀除,則醫人悉長生,巫師永不病。故經云:不在祭杞事鬼神,不在誓願多語言,長生之道,唯在神丹。知之不易,行之實難。而學道之人,少進多退。競知者眾,克終者鮮,如井不達,泉猶不進。

  故非長生難聞,道行之為難,非行之難,終之難也。非至明不能察也,非勤至不能學也。若易得,則漢武遇少君已得之矣。易明,則劉向按枕中已明之矣。故黃帝登崆峒訪道,夏禹封金簡於玉函,或功就而上昇,或道成而仙去,事昭故實,法茂前修者。長生之法,唯有神丹,以丹為金,以金為器,以器為貯,服食資身,漸潰腸胃,霑溉榮衛,籍至堅貞,以駐年壽。然金之為物,雖稱上寶,優劣之品,損益、不同。一者金帶毒,生成必傷人也。二者鉚金之本性剛毒,亦損人也。三者丹金神化妙,力致延年。但上品諸石,多含毒氣,成物必致傷人。譬如渴飲鳩漿,飢餐毒脯,欲益反損,為害實徑。今時多士,異人問出,容成宦炎之日,彭祖司主藥之年,所見不同,或未盡善,有金而不知去毒,而不解成金。縱其有成,成亦無用。若不精加詳擇,一切無益。時不可失,不俟終日。生前之一切,唯有長生可重。伏願聖聰營之,與天地相畢。九丹目開列如後。

  第一名丹華,第二名神符,第三名神丹,第四名還丹,第五名餌丹,第六名鍊丹,第七名柔丹,第八名伏丹,第九名寒丹。

  右九丹,此略錄名,其義解釋,並在後卷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