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九鼎神丹經訣卷之十一

黃帝九鼎神丹經訣卷之十一

  明水銀長生及調鍊去毒之術

  臣按;昔葛洪晚充鄭君門人也,他弟子皆親雜役,而洪廷贏不堪勞苦,無以自效,常親掃拭塵墨執燭,及為繕寫故書而已。鄭君謂洪日:讀書卷卷而有佳事,但當校其精贏,擇而施行,不在盡諳誦之,以妨日月,而勞意思。若金丹一成,則此輩一切不用也。然丹之要者,水銀是也。

  臣按:凡水銀,得涪陵字是符陵自在流沙水中青白色者,最佳。此水銀似錫,甚柔軟,氣中蒸之亦消。此物不可得,化柔金銀,唯此為良。然以朱砂化為水銀,亦不惡也。天生者代絕也。臣又按:丹砂、水銀二物,等分作之,任人多少,鐵器中,或甘堝中,於炭上煎之,候日光長一尺五寸許,水銀即出,投著玲水盆中,然後以紙收取之。

  臣又按:以生竹筒盛丹砂,若朱砂埋著地中,以雲母覆口,與地平,筒上僅可三四寸土覆之,以糠灰燒之,再宿三日,成水銀也。若未成,更燒之,再宿三日,成水銀也。若未成,更燒之,再宿三日,成水銀也。若未成,更燒之,以成為限。此法一斤砂,還得一斤水銀。若銀折上喊二三兩,市中之物,恐雜。如此等色物,長生之所出者,復須以藥成之,故非自作不堪。

  臣按:《 本草》 水銀味辛寒,有毒,主去瘡疥瘓,墮胎,辟虱,殺金銀銅錫,轉鎔化,還復為砂。久服神仙不死。一名汞。生符陵平土,出於丹砂,畏磁石。今水銀有生有熟。此云生符陵平土者,是出朱砂腹中,亦別出砂地,皆青白色,最? 勝。出於丹砂者,是今燒廳末朱砂所得,色白濁,不及生者。其能消化金銀,使成泥,人以度物是也。為還丹事,出仙經。酒和日暴,服之長生。燒時飛著釜上灰,名朱粉,俗為水銀灰,最去虱也。

  臣按:狐剛子云:凡出水銀,有三種法。一名雄汞,二名雌汞,三名神飛汞。用各有別,作亦不同。神飛一汞,偏易伏火,雄雌二汞,伏火稍難。若欲昇天騰虛,長生久視,當用雄汞。或欲作水液,召鬼神,當用雌汞。、若欲變化銅鐵,迴換五金,用神飛汞。各有所用,不宜舛雜。俗人不知錯亂,所作不成,違聖人方書,無效。審而用之,所作無差。此之一藥,道衛之本,慎勿輕傳,乃至萬金,亦所保矣。此法俗無解者,見粉圖者少知意。況故此法真人所保,祕而不傳。黃金百石,明珠萬筐,亦不傳此法也。若得此法,視寶如土,何用百石萬筐。唯寶飯長生,愛慕仙衛者,敵血分環,重,立信誓,乃可略而出之。

  雄汞長生法

  取朱砂十斤,酥一合,作鐵釜,圓一尺,深寸半,平滿,勿令高下不等,錯之使平,以為釜寵,亦令平正。然後取青養口,與釜口相當者,四枚,以酥塗釜,安朱砂於中。其朱檮篩,令於釜中薄,而使酥氣,然後以瓷合之,以羊毛稀泥,泥際口,勿令泄氣。先然腐草,可經食頃。乃以軟木柴然之,所為段木、楊柳木不蟲不腐者也。綿淹水數數漬之,備其燥不坼難乾也。放火之後,不得在旁打地大行頓足,汞下入火矣。-從辰至午,當下之待玲,或待經宿,以破毛袋取著新盆中,以軟葦皮,裹新綿三四兩許,好急堅縛,如研米槌狀,於養中破之,安穩瀉取盡罷矣。其粉別裹,掌之為六一泥,最祕。其燒汞之人,多食猜肉及酒。若不食者,汞氣入人腹中五臟塞,不能飲食,久久傷人,慎之。好朱一斤,可得十二兩。中朱十兩,下朱八兩,此法可寶,不可傳。初用腐草,可十束。

  鍊雌汞法

  臣按;若作此汞,用猜脂一升,和朱砂十斤為泥,以泥釜中。若作神飛汞,用朱砂末十斤,昊黃礬一斤,梔子四十枚,石鹽一斤,鬱金根一斤,胡同律一斤,各異檮下篩,以牛糞汁和之為泥,泥釜厚一寸,蓋固際柴草燒已收,拭一如上法。唯牛糞汁,宜以十二月預收貯之,臨時用以暖水浸潰,攝縯取用。若以春月牛糞,草青力薄也。方言陰獸玄精汁者,牛糞汁也。方言聖無知者,即赤石盥也。方言屈原素者,是胡同律也。方言黑膏孫肥者,即猜脂也。臣今法擬供奉,所以不舊錄也。他皆准此。

  淨水銀方

  水銀一斤,以帛兩重,絞去滓,以白鹽三升和之,輕手檮之,令汞白可住。以鐵器熬令姻出,即休,入煮所為,接候姻出,以三年大醋三升中煮之,微火煮之,盡一石,滿七日,觀候其驗。若加藥物,擬入大丹,亦皆此淨法也。以醋和鹽下有證,用油蜜醋和之義是也。

  擇時用藥制水銀法

  臣按:水銀有毒,鉛配太陰,終不獨行,行必為偶。若無制伏,二毒難消。所以擇三陽之時,用三陽之藥,以制鉛汞,萬無不盡。俗人不解,鷹心率意,只爾和合,服即殺人。直用醋煮,去道逾遠。故三陽時,奇日奇時也。即謂方家尤重五月五日、七月七日之義是也。三陽藥者,即謂太陽之精氣,黃白是也。朝陽之津液,左味也。夕陽之筋髓,金賊是也。差此藥味,失彼時節,雖萬法治鍊,猶毒不盡。故伏火水銀方云:用三年大醋,納穠沙末,百日煮之。

  又方云:用黃穠沙,流黃是也;白穠砂,二物等分,醋中煮汞,三七日觀試者,伺候力強弱。'

  又方云:用油蜜醋和鹽,微加硝石煮汞,又加少胡粉,汞即白如銀雪,堪鑄作餅。欲入諸大丹,藥屑末,入飛加也。

  又方云:以鐵器中,以上醋,微火煮之,數添勿令竭,三十六日不凝,更煮滿百日已來,凝下之。

  又方云:取上汞納鐵器中,以淳苦酒泊汞上,微火煮之,其苦酒消更添之,恆令不竭,三十六日以汞凝乾,可用。不爾徒自苦也。

  又方云:一切調鍊,皆當恆令媼熱,不甚湯人手,藥即白雪。比等諸法,並隱黃白左味之言,其將養節候,亦有可採,故不棄之。仍引正訣如後。

  狐剛子伏水銀法

  水銀二斤水銀玄珠,以金屑、銀屑藥醋煮之云黃白左味也,三十日,三十夜,好伺候,勿使汁盡,即凝白如雪。若欲為丹,各依三十六石水煮鍊,所用其毒未盡,去毒,入釜,立為丹。若不凝,更煮,以凝白如雪為限。所造神丹節`度,各依其七十二丹訣中方法。

  金玄珠法

  玄珠一斤,金二兩半,凡五十鍊,鉛精五兩半。其金屑一時著鐺中,黃白左味煮之,十五日,十五夜,謹候無令汁盡,凝白如銀。其毒未盡,欲入諸丹,用煮還依三十六石,水,煮鍊去毒入飛。如可入其金粉。散丸膏用黃乾伏之矣。

  銀玄珠法.

  玄珠一斤,銀一兩半,五十鍊、鉛精六兩半。銀屑一時著鐺中,黃白左味煮之,九日九夜,謹候如上,表裹徹淨,凝白光明。若欲作白,即用譽石水煮半日許,白礬石水煮半日許,然後乾,伏作白,能成。若欲入諸粉、,用須去毒,亦可入飛。

  九丹鉛精玄珠法

  玄珠二斤,九丹鉛精十二兩,黃白左味中煮之,七日七夜,凝白徹淨,然後乾伏去毒。合諸藥,即成河車。八種之法,丹鉛從一至九,任取其用,覆籍諸丹,無有不成者,隨意入銅鐵,變化自在。七十二丹神器,皆用此作,諸各隨華應轉,深淺任量。

  煮伏水銀訣

  水銀四兩,銀一兩,作銀汞泥餅,著鐵函,桑灰必須細篩白諍。

  臣按:上件諸法,日數皆少,人率依方,勘驗不成則止。或醋多火急,或汁盡汞乾,或藥味差違,或華池失法之所致也。今作之者,鐺厚五分,磨裹使極平滑,鐺中元布案,桑灰可厚七分,以醋拌灰,怛使浥浥,無置高下,四布平停。亦不堅捺,恐有拆瑩,欲氣.均賡,燻潤水銀。作一木樁,以絹為底,於其絹上平布水銀諸藥,所謂石流黃白、確砂、石鹽、磁石、鹵鹹、胡粉,六味各一兩,和桑灰六兩,檮篩,令均布水銀上,可厚二分,醉泊之,恆使如粥,不使乾竭令過多,恆令其氣調直,亂衝即是火急。其灰及藥,日一易之鐺。蓋一紙特忌塵穢,所添左味,例不玲投。

留之物一如上法,要滿百日,其汞必成。煮之既了,研碎可乾服。

  乾服玄珠法

  用熟鐵鍋重八斤,其鍋初為兩片,片重四斤,中心大小,可如雞子,繞四邊幅三遍,銲之,都厚半寸,車窠展綠上鑽孔,大如箭竿。孔處偏厚,務欲釘牢。投汞入訖,以釘銲之,勘可旁量,必須牢密。以鎚細藥,漸傳甘泥四遍,塗可厚半寸,暴五六日矣,使極乾。然後入炭火,排囊漸吹使赤,徹一食時,卻彼排之後,從火自滅,經停一宿,待玲出之。從辰至巳,消息可了,去土搖鐵如瓦礫聲,秤鐵復本是不耗。或失聲即本耗。如足,鑿破出之,乾伏即了,訣須去毒。

  去玄珠毒法

  先作黃礬石水一斗,著銅鐺中,煮伏火玄珠,上可五斤,下可二斤,令礬石水盡。更別燒牛糞,燒不灰木作灰,取磁石破如小豆,湯中煮使極沸,用湯淋二灰,取汁著鐺中,煮玄珠一日夜,即別用三轉左味,更煮經一宿一日。煮後別用三轉好酒,和蜜經一宿一日。別取真酥,更煮之三夜。出取之置銅器中,還以銅器為蓋,著黍米中,蒸之三日三夜,出其毒皆盡,可以入萬藥,服餌神仙。作黃白入火飛,此是道之至極畢矣。此言三轉好酒者,即是牡荊酒也。言三轉左味者,即黃白左味也。以礬石水煮汞,其器及鎔。如不消者,可作鐺餅子。若不得碎,亦可檮碎而煮之,蒸法亦然。五斤鐺可受二斗細理者,諸玄珠去毒,皆歸此之也。更無別異。唯有太玄君訣云:莫問乾,服玄珠。濕服玄珠,欲去其毒,但斤內一兩甜黃,即玄珠精不能散去。一名玄黃土,出西方胡國也。磁石亦以為畏,蜜陀僧為臣將也。若用黃丹胡粉,拘留玄珠精者,是俗間雜用,非正本訣。或用黃穠沙、石鹽之類,亦非正本口訣。

  別伏水銀法

  水銀一斤,磁石二兩,末之如粉,加曲獸汁即馳尿也煮之,唯緩火也。不過七日一候,凝與不凝。此蓋丹砂惡磁石、畏鹵鹹水義也。水銀出丹砂,豈不畏惡,與亦同也。故玄珠磁石,亦以為畏。明彼甜黃,亦是水銀之所畏者。一種有畏,何必外國之物,勝於中華乎。欲人不審磁石之可必用,故奇說化物,欲令志誠者思而以取意焉。其蜜陀僧出於金鉚藥中,又持參水銀等用之,令為磁石,臣將不亦宜乎。煮伏之道,不可棄也。

  濕伏玄珠法以鉤鉛

  先取好細理鐵鐺,受三二升許者,泥如鼇法,長開口,及突融先伏,及欲合藥,為河車者。玄珠作餅,著鐺中,用銀粉為覆藉,以銀為粉,法在第九巳具。若無銀粉,可用丹鉛粉覆藉,亦得。即下油脂五升,蜜一升,合攪煮玄珠餅。一云三十日夜止,三日夜罷。立變銅鐵也前去毒煮法,用一日夜。今濕伏法,乃用油脂。明長生之法,與變銅鐵所用,幾微不同矣。亦如出長生水銀,用酥一合,塗釜,水液水銀,乃以堵脂和朱為泥之義也。又前去毒法,以酒和蜜。今濕伏法,以油脂和蜜,是之

別矣。此名日濕伏之功,立變銅鐵也。以此濕伏之汞,和以餘伏火藥成,如此法之丹方能變矣。若以調伏玄珠,用藥攪合成者,即是河車之法,非是真伏玄珠矣。

  臣按:欲以水銀作玄黃,及擬大丹者,即須空煮取擬。若不擬者,乍可以九丹鉛精為,必可以五十鍊鉛精及金銀,為拘留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