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九鼎神丹經訣卷之十五竟

黃帝九鼎神丹經訣卷之十五竟

 

 

 

黃帝九鼎神丹經訣卷十六

明鍊諸石由致皆有長生之用

明磁石功力

  臣按:磁石入五石之數,太陰之精,其味辛鹹寒,無毒,煞鐵毒,為朱砂水銀之所畏惡,仙丹方黃白多用之。

磁石主療

  臣按:磁石主治風痺風濕,百節中痛,不可持物,洗之酸疼,除大熱煩滿,及耳聾,養腎藏,強胃氣,益精,除煩,通關節,消癱疽鼠瘦,項強喉痛,小兒驚癇,鍊水飲之,人有子。一名玄石,一名處石,柴胡為之使,惡牡丹、莽草,畏黃石脂也。

 

磁石出處

  臣按:磁石生泰山川谷中,及磁山山陰有鐵者,則生其陽。採無時。其好者能懸吸針,虛連三四為佳,今最生相州也。

 

鍊磁石入長生藥法

  磁石一斤,入長生用,檮為末,以左味煮之,微火盡五升止,出暴,餘不堪用。

 

方鍊法

  宜與曾青者,即盡五升醋也。非關須漬之。一法云:以磁石作麤末,以苦酒煮之,三日夜可用。

 

明礜石功力

  臣按:礜石少陰之精,入五石之數,鍊而服之。令人不老不死。丹經及黃白,皆多用此善能。柔金生礜石內水中,水不冰。一名青介石,一名立制石,一名固羊石,一名白礜石,一名太白石,一名澤乳,一名石鹽。

 

礜石主療

  臣按:礜石味辛甘,大熱,有毒,主療寒熱,鼠蝕瘡,死肌,風脾,腹中堅,邪氣,除熱,明目,下氣,除膈中熱,止消渴,益肝氣,破積聚,酒痼,冷腹痛,去鼻中息肉,久服令人筋,得火良,畏水,惡毒公,細辛、虎掌為之使。

 

礬石出處

  臣按:礜石生漢中山谷,及少室,採無時。蜀漢亦有。而好者出南野,及彭城界中,洛陽南垣。墼其少室,生礬石最熱。若用者似黃泥色,厚半寸,炭火燒之一日夜,解破,可用療冷結,不堪入大丹也。丹家所用,謂此白礜石,非特生礜石也。

 

礜石鍊入長生藥法

  臣按:礜石有毒,復大熱得火良。故《 本草》 云:須火鍊百日,生服刀圭,煞人及百獸。若化為水,偏有伏水銀之功。鍊法取好者,細末,紙裹為顆,然以作瓦家黃土泥,泥厚半寸,作筒爐,壘以炭火,火之二七日,中入藥用,藥用滿百日,彌佳,堪入黃白。

一法:以堵脂煮七日夜,出暴乾,檮為末,以苦酒溲之,作團,猛火鼓之,得銅。然後檮為末。和凝水銀末,依方使用。

 

九霄君九轉鉛丹鍊礜石法

  檮為末,牛糞汁和團,入爐火之,一日夜出。置臼中更檮研之,即得入代。以水二斗,煎臧五升,出寒一宿,當微凝以出之。以三年苦酒一斗,煮三沸,密器貯之,泥頭,二七日開,看上作稜厚二分。以此朴硝漿之精,覆太一招魂丹,凝水銀之上,以鍊精入長生用,必勝於不鍊者也。

  明芒硝功力

  臣按:芒硝者,鍊朴硝作之。故《神農本經》無芒硝,正有硝石,芒硝耳。然有變化之能。故彭君曰:其硝石、戎鹽、石膽、芒硝真者,雖有陰陽正質作者,變化功效乃神。若有求仙,不得此道,徒損萬金,終無一二。就明是仙家之功味也。其主療與硝石正同,疑此即是硝石。故《神農本草》無別芒硝也。其正質者,舊出寧州,白,粒大,味極辛苦。若醫家煮鍊作者,色絕白而粒細,而味不甚烈也。依此生於朴硝,而作者亦好也。又按春嘐華池法:取七轉春嘐,三石色正黑者,中用五山脂三斗,所謂五色山脂一解,即云昊黃礬是也,非別五種之物也,芒硝、朴硝各五斤。今按二硝,即有各字,五脂惟云三斗,蓋明五山脂是一物也。華池方云:各異檮,納春嘐中,封三七日成矣。諸有變鍊黃白,改易五金,皆用此華池。最祕萬金不傳。但芒硝是鍊朴硝所作,此方用其二物,成彼神化之力,其明芒硝之力,其功大也。

  芒硝主療

  臣按:芒硝味辛苦,大寒,主五臟積聚,人熱胃閉,除背氣碎留血,腹中痰實結聚,通經脈,利大小便,及月水五淋,推陳致新。石葦為之使,畏麥句、薑。若以芒硝煮成硝石,煮療熱腹中飽脹,養胃消穀,去邪氣,亦得水而消,其主療與真硝石同,鍊法在硝石法中已具。

  芒硝出處

  臣按:芒硝生於朴硝,生益州山谷。硝石,又云與朴硝同山,明三物功力及出處略同也。又朴硝,硝石朴也。雖非一物,大同小異。腦腦如握鹽雪,不冰強,又燒之紫青姻焰起l,仍成灰,不沸無汁者,是硝石也。若沸而有汁者,即是朴硝也。若重據色理,則不可造次而分辨也。生山之陰地,有盥鹹苦之水,則朴硝生其陽也。出寧州者,云是正質也。

  鍊芒硝法

  臣按:芒硝雖有陰陽正質,其變化功效造者乃神。既是朴硝而成者,已是經鍊之物,更不可以成鍊之物又鍊之也。今以朴硝鍊作芒硝法者,朴硝多少無在,檮篩廳研,以暖湯淋朴硝取汁,澄清,煮之多少,恆令臧半。出置掙木盆,以玲水漬盆,經宿即成,狀如白石英大小,皆有八楞。起作之,勿令污穢。特忌雜人臨視,即壞精氣,變化不成。惟換玲水漬木盆,成即疾也。不得使不玲,此變化諸水盡效也。#1

  臣按:此是造八種硝石所須。又八種硝石之中,有石脾、硝石。擬化三十六水,石脾亦是造物,然猶不能獨成,必須得此鍊朴硝。云芒硝相助,方可成其變化諸水,盡效之功也。今人見芒硝方下,有此盡功效之語,乃謂芒即能成水,惑之甚矣。石脾一味,無人識者。不得此物,硝石水無成理。能造得之者,功用乃神。所以其方之用,此作硝石,無有不效驗,神道畢矣。其芒硝方又云,此變化作諸外水,盡效也。

  造石脾消法

  造石脾消,又須戎鹽。戎靈方又變鍊,與真不異,共成硝石,以化諸水。雖並備於硝石法中,今因芒硝,重以注顯。

  作石脾法

  真白礬石一斤,戎鹽一斤,二物各別檮作末,取苦水二升,著鐺中,煮四五沸,即下二物,煎令半在。以物濾卻滓,復煎令盡。即著鐺中沸起,成石脾,色白如雪。用此作硝石,無有不驗,神極畢矣。

  作戎鹽法

  用明淨石鹽多少,無在鐵器中鎔,使沸,投著白礬石末中,復鎔鹵水中,復鎔投著乾靈末中,盥覆之,如是三鍊,成戎盥也。變鍊與真無異。

  五色神鹽

  彭君日:此盛眾藥之主,若作此五色神鹽。以五帝精作之,即成五色神盥也。

  東野芒硝法

  鹹精多少無在,以苦水著土釜中,煮鹹精十沸許,灑出澄清,納若骨草鹹汁中,漬經二日,即取若骨草汁著銅釜中,煎令汁盡,即凝白成芒硝。若欲令作楞起,勿使汁盡,盛瓷中玲,陰地著經三日有楞起,成作大壘也。謂芒硝。與真無異,亦能玲利人也。

  訣曰:苦骨草者,苦參也。其苦入骨,故以為目。其草極玲,又苦。芒硝味又辛苦,以之為成,故言亦能玲利也。然可以入主療之用,不可以之變化也。或疑苦水是醋,所以必須。若欲變化者,非鍊朴硝,而成元正質者,不堪也。勝用真物也。作石脾硝石法,此中苦水,又不合是法,合藥偏宜玲水,醋既大熱,不合交叉也。

  石脾硝法

  石脾一斤,芒硝一斤,朴硝一斤。臣於硝石訣中,雖已備載此法,然於失下更錄者,彼卷辯明真偽,并雜諸法,按而取一,或失指歸。今芒硝、戎盥、石脾,俱是合成。彭君又言變化功效,不劣正質。又令求仙之人,須依此法。故硝石之法,即附於後。物各檮研作末,取苦水三斗,銅鐺中煎十沸,即下三物末,煎之半在,去滓澄清,煎之文園起,即瀉著瓷器中,以瓷器玲水中,漬經一日,即成硝石,如霜雪成,如凍稜。以水投之,立即為水。復以火煎之,文圓起,瀉瓷器中,還玲水漬之,即作硝石。如此三轉。鍊其方有徵。不得穢處作,勿使風日觸之。其脾者,陰陽結氣,五盥之精,因礬而長,託石而生,峨崛山多有之。俗人無一識者,用處少,人不覓,惟求道術士須用也。往以四方分隔,莫能得者,所以古人作代用,乃勝真物也。石脾者,陰陽之結氣也。苦水極玲,礬性又寒,二物同煎,因火結聚。五盥之精者,因戎靈堪作五色鹽,主者成也。因礬而長,託石而生,即白礬石。而成就者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