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九鼎神丹經訣卷之十五

黃帝九鼎神丹經訣卷之十五

 

  明諸石藥之精靈

  明石流黃功力

  臣按:石流黃能化金銀銅鐵器物,仙經頗用之。燒有紫姻,而黃白以為切物,故車法中之所要也。伏水銀者,乃號此藥為黃穠沙也。得硝石能化為水。此法出於三十六水中經也。又取石流黃檮末,納竹筒中,削其表令薄。埋馬糞中,二十日化為水。以此水漬丹,謂之流黃液也。

  作法取上上光明砂,酒漬鍊訖,末之,以流黃掖於銅器中漬丹,微火煎之,重湯煮之,最佳。七八日色變,十日如泥,丸如梧桐子,日服三丸,漸漸加至四‘十丸。久而輕舉,亦可昇仙。此乃流黃之功力也。

  石流黃主療

  臣按:石流黃味酸而溫,有毒,主治婦人陰蟲,疽痔惡血,堅筋頭禿,心腹積聚,邪氣玲癖,并飲逆上氣,‘腳玲疼弱無力,及鼻鈕惡瘡,下部暨瘡,療瘡止血,煞疥蟲。俗方用之,偏療腳弱及癥玲,惟良。

  臣又按:石流丹者,石之赤精,蓋石流黃之類也,非石流黃也。皆浸溢於崖岸之問,。其濡濕者,可丸服,其已堅者,散服。此一色石,是百二十種石芝之數,雖有其名記,不睹其目,亦仙藥之上也。五嶽有,而箕山為多。其方言、許由就服之而長生,故不復以富貴累意。不受堯禪。

  石流黃出處

  臣按:石流黃生於束海牧陽山谷中,及泰山,及河西山。礬石液也。束海屬徐州,而箕山亦有。今第一出扶南林邑,如鸚子初出殼,名崑崙黃,色深而佳也。此色尤為俗方療腳弱疝玲所要。若以入大丹,此林邑者必不及徐州及箕山者。且南方無礬石,不知何以稱為礬石液也。

  鍊石流黃入長生藥法

  臣按:九霄君作九轉鉛丹,鍊石流黃入長生藥法,四味大藥,雖各別鍊,皆同用酒湯上煎之。其法朱砂、雄黃、雌黃、流黃四味之藥,皆令作末,各一銅器,好酒沃之,即於浮湯上煎之。率酒五升,可漬五兩,恆使浥浥,勿使頓添之,方可入用,此入長生之藥。又方:碎如大豆,並醋納竹筒中,三日夜煮之,欲休半日,加水也。此入變化用之不如酒煮也。

  明曾青入長生藥油致功力

  臣按:曾青亦仙藥方上品也,久服令人輕身不老。化銅鐵鉛作金也。

  曾青主療

  臣按:曾青味酸,小寒,無毒,主療目痛,止淚出,風痺,利關節九竅,破癥堅積聚,養肝膽,除寒熱,煞白蟲,療頭風腦寒,止煩滿,補不足陰氣。

  明曾青出處

  臣按:曾青出蜀山谷,及越雋,採無時。畏蟲絲,主療與空青亦相似。今同官,便無曾青。惟出始興,今出蔚州、鄂州也。然蔚州者,勝於鄂州也,餘州皆惡。其形如蚯蚓糞,又如黃連者,佳。滑者好。色理小勝空青。難得而貴。仙經用之亦要,而陶隱居乃言少也。化金之法,事同空青也。

  鍊曾青法

  臣按:曾青以好酒漬之,置銅器中,以紙蓋鎮,於日中暴。若夏日,待七日亦得,唯多日益有力矣。若無日,以火暖之,調暴乾訖。以瓷器玉槌研之,令極碎。釅醋拌使,乾濕得所任用。又以絹厚密者為袋。盛曾青,置瓷缸中,率曾青十兩,用醋一升,懸其藥袋於醋缸中,十日一易,醋盡,一百日用醋一斗,而止也。其懸絹袋不得到底。又法:曾青與金精鍊一種,皆以瓷器,各別漬之,檮藥為末,以三轉左味漬之,二百日出,暴乾,以瓷盆玉槌研之極甚。又法:鍊法與石流黃同,碎如大豆,並醋納竹筒中,水煮三日三夜,欲休半日,又添火煮之。此法非不知之,但是迫急小道,不足據也。又法:碎之為末,三轉左味煮之,一斤曾青,微火盡醋五斗,止。暴乾研訖,堪入藥用矣。

  鍊磁石法

  亦同曾青,此是九霄君九轉鉛丹法,雖有典據,亦不如狐子上件鍊金精曾青之上法也。

  明空青功力

  臣按:空青久服輕身,延年不老,老人不忘,志高神仙。又以合丹,成則化鉛為金矣。神農云:化銅鐵鉛作金也。其主療亦同曾青相似,大同小異,今錄如左。

  空青主療

  臣按:空青味甘酸,大寒,無毒,主療青盲耳聾,明目,利九竅,通血脈,養神,益肝氣,療目赤痛膚醫,止淚出,利水道;下乳汁,通關節,破堅積矣。

  空青出處

  臣按:空青生益州山谷,及越雋,今出同官者色最鮮深,出始興者不如益州也。凍州西平有空青山亦甚多,但並圓實如鐵珠,無空腹者,皆並鑿於土石中取之,採無時。今聖德多感,物無不至。故蔚州、簡州、宣州、梓州皆出。然宣州者最上。其蔚州者無孔,塊大色深也。

  鍊空青入長生藥法

  臣按:空青檮為末,同曾青法,以酒漬滿一百日,訖出暴,更檮以醋拌,暴十遍止。大都消息,與曾青同也。若鍊絳礬者,直爾同其空青一遍,持暴之法則不煩,以酒漬之也。

  鍊石碌法

  臣按:今合大丹,不須此物。但以太一神精小丹方云:若無曾青,以崑崙石碌,研沙取用。又按《 本草》 :石碌出空青中,相帶而生。本法謂之碌青,其味酸寒,無毒,主益氣,治肝鼻,止洩利,生山陰空中,色青白。此則用畫綠色,畫工呼為碧青,而喚空青為綠青矣。欲替曾青而入用者,當水飛。取精粹十兩,可得三兩。然以其精鍊之,同空青法。此於小丹則可,若入大丹,必不得代以他物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