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九鼎神丹經訣卷之十

黃帝九鼎神丹經訣卷之十

  明鍊藥禁慎陰陽制伏

  臣按:彭君日:古之聖人,皆以丹藥保骨長生。後之學者,以丹藥朽骨害命。所謂今古不同也。此由古人淳朴殊深,末代澆浮,不得真訣。雖有好生之始,而無久固之終。不自調鍊其心,焉能調其藥性也。假有古注經法,據而合作,雖似丹藥,其毒不去,服之即死,故云害命。

  臣又按彭君日:但耳中雖聞金石等藥,若不先飛伏火藥,即有姻散失無定,滓在精華去,驗何所憑,是以皆須先伏火也。

  臣今訣之,夫神丹者,上品石藥粹也。至如朱砂打破,其光洞徹曜目,是其精也。譬道之杳杳冥冥,其中有精。悅悅惚惚,其中有物。不可急取,難以緩求。似有而無,似無而有。欲速必不達,取之自有法也。喻以牛食水草,得成於乳,因乳成酪成酥,展轉而熟酥成醞酬,初雖因乳,非酪非酥,亦無醞酬,不可以無謂之不有,不可以有謂之不無,巧取之則不無,拙取之則不有。巧拙之義,取類驅鸚,緩之則不行,急之則四散。鸚散有後呼之法,藥失無卻收之理。故云唯有康滓,無復精微。精微既無,以何變化,成神丹也。

  鍊藥使不散法

  凡鍊諸石,破之如豆,或如暮子,或作麻米,以絹袋納鐵鐺中,以醉浸之,纔令役藥,使人謹守伺候,滅即著火,而去離鐺底五寸,其火勿偏,遍底平,擬藥氣上抽,微抽端直,火猛則氣奔亂,火弱則其氣停,使醉溫和,勿令洋溢,常如人體玲暖即調。故經云:一切飛鍊,皆當溫熱,不甚湯人手,藥即白雪,是養法之謂。譬如春陽之月,萬物發生,皆因和暖,萌芽甲拆,若清明以度,雨水以時,百,卉滋榮,潛增青翠。不可以因水,而長浸之以寒池。不可以因暖,而生燻之以烈火。不以樹條不直,掘而復栽。不可以根芽不淨,洗而還種,則津洵斷絕其生理,浸潤先適于時和,如鑽火之人,將乘熱而頓息。厭寒之士,投沸湯而取暖。俱失生遂之節,咸乖鍊養之道,訣以斯道盡矣。

  臣聞彭君之法,各依陰陽自制煞諸藥,使訖,即合諸藥,訣即合丹,不問大小,皆即成就,服之皆仙。諸求大道大藥,不得此訣,終自勤苦,徒費萬金,白骨狼藉者。

  臣按:《 易》 云:二女同居日革,乾坤交會曰泰,故天地氤氳,萬物化淳,男女媾精,萬物化生。陰陽不測之謂神,一陰一陽之謂道。故能陶鑄萬品,涎壇生靈。此並造化之神功,陰陽之妙力。神丹祕要,亦同此義。太陰者鉛也,太陽者丹砂也。二物相生,成其大藥。九鼎之法,長生之道,原始要終,莫不皆以丹鉛二物為主也。

  故《 真人歌》 九鼎第一,定外丹之華曰:

父在神山母在河,本在南越亦在巴。出于武陵會長沙,先祖昆弟豫章家。

道士將我遊五華,子明配鉛與赤蠡。變化生彼玄黃多、流珠炤耀內懷河。

合彼雄水及丹砂,轉相會合成一家。牡蠣赤石使不邪,霜雪紫色忽若華。

後若相感兩性和,日暮復動否臧佳。嬉戲光彩色勿華,陰陽令會系不過。

二氣生子加積沙,鸚羽掃取土龍和。一銖一斤元少多,食以黍粟飛相過。

坐觀天地遠見遐,忽然萬里渡江河。以龍為馬雲為車,光同日月所欲何。

諸天賢聖相對羅,靈龜駢輜轉暇暮。伯牙鼓琴玉女歌,青腰起舞悲相和。

由身服食食丹華,邪氣不生疾不過,即得久視吉無他。此真人之至言也。

  又《狐子歌》云:草得陰陽,精氣常青。石得陰陽,精氣常形。天得陰陽,精氣常生。故化萬物者,莫不以陰陽為父母也。陽氣為天,陰精為地,天氣為靈,地精為寶,二物成丹,服之長生。又五石者,丹砂太腸之精也,磁石太陰之精也,曾青少陽之精也,雄黃石上之精也。感陰陽之正氣,配五方之正位,能相制伏,無所發動,調鍊去毒,故能令人不死者也。

  又伏鍊水銀,要用陽月陽日陽時。假得餘法,失此是即毒亦不盡。但問三陽,雖失小法,其毒亦盡。鉛汞者一,陰陽精也。若不得此三陽時,日月陰氣之精,不可制也。黃白者,太陽之精氣也。左味者,朝陽之津洵也。金賊者,夕陽之筋髓也。用三陽之氣味,以制鉛汞,萬無不盡。俗不解此耳,和合服即煞人,不可不慎。直用醉煮之,去道愈遠矣。此並陰陽相制之義也。

  鍊藥禁忌法

  凡鍊一切藥石,經云皆齋戒,忌婦人、六畜、喪孝、產乳。

  臣按:真人飛丹,忌愚人、女人、小兒、嫉拓、多口舌人。其不信道者,知之見之,神藥不成。勿令婦人、朋友、賓客,在藥邊過。欲得家靜隱僻無人聲無人處,深山石室之中,神藥一成,舉家仙矣。

  臣按:黃帝一千二百女,又未升仙之時,於荊山之下,鼎湖之上,鍊九丹成,乘龍登天,于時鼎火之問,事資人力,侍執事者,豈非女人近臣乎。

  又按:昔漢黃門侍郎程偉,好黃白術,娶妻,妻乃知方之妙也。偉方扇炭燒火,莆中有水銀。偉按披中鴻寶,作金不成。妻日:吾欲試作之一兩,乃出其囊中藥,少少投之,食頃發之成銀。偉大驚日:道近汝處也。而不早告我何哉。妻日:得之須有命者。偉設百計逼之,欲取其法。妻曰:告偉言道而合傳,雖道路相逢付之。若非其人,口是心非者,雖寸斷支解,猶不出也。偉復威脅不已,妻乃發狂裸走,以泥自塗,遂卒死以化去。由是言之,丈夫成道,不能在婦人之先也。故玄女、素女、青腰女、西王母等,皆婦人之仙者也。

  又天上真人,以玉女為儀使也。故日玉女者,凡人之女,服藥而得仙。是以黃帝九鼎神丹真人訣云:凡合神丹法,欲得真素,姿容好,髮色調,心腹唯信道者,與師共傳丹,祭之曰玄女也。欲得不死,與師一志。欲得度世,與師同契。欲得昇天,二十四賢。共同金經,未得仙路。

  又經云:合丹不過三人,今煮鍊之功,未入神鼎,故不即拘嚴禁也。消息火作,值須調適。若非直心顓性,細意小眼,口元擇言,身元擇行,不躁不拓,不謂不邪,不可預于此役也。若刑餘之人,六根不具,耳聾眼瞎,痛療虺殘,雖有景行,亦不堪也。

  市藥法

  常于福德地坐立,勿與人爭貴賤,勿買凶服者物。當以收執日,仍以子丑日沐浴,先齋七日,乃推天德法,正月起未,二月起申,以順行十二辰也。推日福德法,甲日德在申,乙日德在庚,餘倣此市藥。

 

黃帝九鼎神丹經訣卷第十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