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01

太清金闕玉華仙書八極神章三皇內祕文

經名:太清金闕玉華仙書八極神章三皇內祕文。撰人不詳。內言及陳搏,當出於北宋。言符咒法術。三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洞神部方法類。

 

太清金闕玉華仙書八極神章三皇內祕文序

  九玄之初,二象未構,空洞凝華,靈風集粹,神章結於混成,玉字標於獨化,挺乎有無之際,煥乎玄黃之先。日月得之以照臨,乾坤資之以覆載。於是無上虛皇命元始大聖編于金闕,次於玉章,內祕上玄,未流下土,降鑒有道,乃賜斯文。故軒轅受符,伏犧受圖,高辛得天經,大禹獲洛書,神道有攝降,啟於玆矣。又玄元愍俗,歷為帝師,人倫浮偽則垂道德,以示淳朴,鬼神雜擾則降此文,以蕩妖邪。斯又西臺而隱靈文,東華而祕真訣。其龍章雲篆,非賢不傳,戒之不退,用之保專。雖未得神仙之道,而亦在世遊行,已證地仙之果也。可以玉石作匣,五綵為囊,祕藏丹房,而勿慢輕矣。

 

 

 

太清金闕玉華仙書八極神章三皇內祕文卷上

微正章第一

  天皇君曰:太虛之先,寂寥無象,何以至精感激,而真一存焉,真一運行而元氣自化。元氣有中之無,無中之有,廣不可量,微不可察,氤氳漸著,混元無移,萬象之端,兆朕於此。以清徹明朗者浮之為天,濁滯煩昧者積之為地,平和柔順者結之為人,至靈剛秀者化之為神,錯謬陰戾者散而為異類。皆稟一氣之所生,分萬殊而各位,雖群動紏紛而皆可聖矣。滅而復生,周而復始,道德之體,人神之心,感應不窮,未嘗倍於動用之境矣。故道者乃虛無之象,造化之根,神明之本,天地之源。其大無外,其微無內,浩曠無端,杳冥無際,而至幽靡測,而大明垂光,至靜無心而品物有方。混元無物,寂悄無聲,萬象以之而生,五行以之而成。生者有極,成者有虧,生生成成,今古湛然不移,此之為道也。德者,天地所稟,陰陽所資,經以五行,緯以四時,牧之以君,訓之以師,幽冥動植,咸暢其宜,恩流不息,群生不知此之為德也。是知道德者,乃天地之祖也;天地者,乃萬物之父母也;羅天之尊者,乃虛無之紀綱也;八極之神者,乃天地之柄也;日月清明者,乃天地之度數也;萬星群象者,乃天地之變道也;五行六氣者,乃天地之樞機也;帝王國君者,乃三才之主總也;群品之類者,乃陰陽之移氣也;精邪鬼怪者,乃天地之影響也;靈芝仙藥者,乃精明純粹所化也。是知萬物之源者,皆道德為根,象帝之先,真一之為本也。

神宗章第二

  天皇君曰:天地者,不能自有生也。生天地者,太極也。太極者,不能自運也。運太極者,真精也。真精者,自然運化也。惟神惟明,是曰虛皇,高居九清,乃司玄化。總御萬靈者,曰元始君也。元始君者,一曰盤古真人,二日九皇都主,三曰八極神王,四曰大羅仙總持。天形如巨蓋,日月未著明,星辰未著光,玄元虛曠,況蕩彌冥,寂寂默默,混沌無名。上無所係,下無所根,上無八極,下無五嶽,上無變通,下無樞機,時元始君混成焉。常呼吸元氣,後生變通,感激真精,至於太極一氣,分判而成兩儀,上列三清,下分四大劫。又經四萬劫,地生剛須,剛須生濱牽,濱牽生龍,龍生水,岸石山血,血化為大元少母。大元少母生能人言,容姿絕妙,常遊地藏之間,呼吸元氣。元始知之,與之通氣,然後日月有明,星辰有光,五運自分,六氣自正。後經四萬劫,元始化為盤古真人,與之開其左心、小腸,後方能育。又經四萬劫,生天皇王,十三頭。天皇王生地皇王,地皇王生人皇王,是有三皇內祕之法,乃斯文也。然後布列五方,成五嶽之神,為五行之主也。在天為五星、五氣,在地為五行、五嶽。東方有東嶽之神,乃陽木之君。南方有南嶽之神,乃離明之君。西方有西嶽之神,乃大著之君。北方有北嶽之神,乃靈宰之君。中央有中嶽之神,乃軒轅公孫之帝。樞以萬象之主,掌以交泰之籍也。天中大羅八天三十二帝,八極有七百二十君,虛無三十六洞天,有八方消魔神王之神也。

上三霄:

  蒼霄四洞天:日精寶籙洞天,內有日光之主為正,太陽天子為宗,以次神王,以次神仙,在其內者,並主一切世間照臨之事。月華明應洞天,以太陰星陽神為主,月華天女為正,其內神王,其內神仙,並主星辰交變、陰陽否泰、萬物休咎之事。南斗注生洞天,內有南斗長生大帝為主,長生星君為正,內有神王,內有神仙,並主水陸趣生錄貴賤之事,掌以群生生死之籍。北斗七符籙羅洞天,內有北極紫微大帝為主,內有神王,內有神仙,並主齋醮罪福,除斷鬼邪、掃蕩精魅之事也。

  風霄四洞天:寶華神光洞天、太素精陽洞天、金華西玉洞天、積英絕粹洞天。此四洞天神,四洞天仙,並主文明之職,掌握陰府之事也。

  雲霄四洞天:太虛神應洞天、七明焰魔洞天、虛境刀利洞天、八極靜度洞天。此四洞天神,四洞天仙,並主以十善行絕之事,統以昇仙之職。此三霄之外,自下至上,以中為度,乃天關之上矣。

中三霄:

  煙霄四洞天:紫極靜梵洞天、神霄玉清洞天、陽明朱鳳洞天、東華青童洞天。此四洞天神,四洞天仙,並主水府地祇海嶽福地之事,三島十洲地仙散仙劍仙、積德積行修行上士之職也。

  霞霄四洞天:羽風虛白洞天、太易和陽洞天、瓊雲上真洞天、太初集仙洞天。此四洞天神,四洞天仙,皆得陽明六化陰精大變之功也,主以列仙昇天,握以南宮之職。

  氣霄四洞天:太始玉清洞天、太和四聖洞天、神霄消魔洞天、天華上相洞天。此四洞天神,四洞天仙,並以主運氣劫度,日月魂魄,星辰交失,人主興廢,天地威氣,風雨之集聚。自中以上為度,此三霄凝精陽首,接宇宙,結真氣,作宮庭,屬三境之所也。

  下三霄:

  景霄四洞天:太清金闕洞天、神真玄化洞天、木公金母洞天、三元極變洞天。此四洞天乃玉皇大帝為主,內有神王,內有神仙,皆主天上地下陰府,三統七禦,掌握萬事之職也。

  碧霄四洞天:碧虛太一洞天、紫英夜光洞天、精華太空洞天、玉陽無極洞天。此四洞天神,四洞天仙,乃玉皇大帝為主,並職天上一切天仙天官、天人得失之事也。

  丹霄四洞天:錦林洞天、雲林洞天、神精洞天、大羅洞天。此四洞天以地皇正主,天皇大帝都主,中有神王,中有天官,並主三清聖教,八極靈文之職,檢校仙書神訣之事。

  九霄之上、八極之外,名曰大羅之天,中有玉清聖境,無上聖宗,無上仙君,大道之母,一氣之君,號曰元始也。中有上清真境,元皇大道君所居。中有太清仙境,太上老君所居。玉京之山,珠林紫實,瓊花鳳髓,以生其上。中有八十一路,以通塵世八十一洞天。天中之祖聖、天中之祖宗、天中之神王、天中之帝君、天中之天官、天中之天仙、天中之天人、天中之大聖、九霄之神、五嶽之君,皆五日一朝赴玉京之山。三境之內,元始之前,雖八天九地萬萬餘里,遠近皆集,頃刻之間也。

  五嶽之下,地仙所職者,北方真武真君。生伏塵世,祖積陰功,幼慕真風,少習道業,精達造化之源流,深測神變之妙理。遇玉清君授以斬鬼玉文天書十部,鐵鏡銅符,以蕩陰精妖魅,以散髮執玉清天丁劍,披八卦羽化衣服,踏天地龜蛇者是也。南嶽司命者,隋魏夫人也。東嶽司命者,乃紫微王夫人也。西嶽司命者,乃西王母第十三愛女也。北嶽司命者,乃唐臣崔府君也。中嶽司命者,乃唐臣李靖也。三元罪福官者,乃三茆真君也。太初之婦為峨媚山道君,漢張子房為王屋

山道君,主五湖四海三澗九江沈溺死人之事。王喜先生為蓬萊上島仙主,大景先生涓子為蓬萊中島仙主,許真君為丹臺宮主,管天下神仙功行之事。楊太君為天台山道君,後為玉皇佐書仙吏。邵堅為匡廬山小有洞主,陳搏先生管蓬萊下島仙主,鐘離嘉管瑤臺宮仙主,又權南洲講法太師。是以七十二福地、八十一洞天、十洲三島小仙、九地隱士、陰府鬼官、酆都神主、山水小使、江海民神,修行仙子未昇天者,皆不上於玉籍,名號未列於金簡也。

鬼宗章第三

  鬼者無形之至靈者也,虛焉神寂而莫識,其妙焉若谷應而不流。

  東方八鬼:一曰陰尸之鬼,於東方,狀如幼童,多化作女人身,以從天神者。一曰羅達之鬼,一曰陽明之鬼,一曰赤風之鬼,一曰孤花之鬼,一曰大泉之鬼,一曰汶鳴之鬼,一曰神魔之鬼。此類八鬼,乃天神所役正直之鬼,以無私意害賊人之性命也。並居東方歲德之位也。

  南方八鬼:一曰烏羅那鬼,一曰天大婆鬼,一曰地雷吒鬼,一曰精靈鬼,一曰九尸鬼,一曰木井鬼,一曰孫道天神鬼,一曰牛女鬼。此八鬼各皆雞首人身,身著黃紗服衣,衣朱焰色,隨天神為風雹之吏,並居南方火德熒惑之位也。

  西方八鬼:一曰純生鬼,一曰無那魄尸鬼,一日注迷鬼,一曰毫駝鬼,一曰蠻變鬼,一曰天星鬼,一曰皇吒鬼,一曰陰魅鬼。此八鬼正無私邪,並隨天神處斷妖邪,斬殺不平之人,並居太白之位也。

  北方八鬼:一曰夜叉鬼,一曰伏羅鬼,一曰人帝鬼,一曰祥化鬼,一曰波離鬼,一曰魔吻鬼,一曰執殺鬼,一曰金鳳女子鬼。此八鬼乃北方北帝之用兵,正直無曲,常隨北帝君以蕩掃諸耗魅,其形狀若天神,並居北方危宿辰星之位也。

  中央八鬼:一曰僧吒鬼,一曰鳴吒鬼,一曰尾星鬼,一曰海殺鬼,一曰六丁鬼,一曰六甲鬼,一曰玉女鬼,一曰五道鬼。此八鬼亦隨天神,以從五嶽,追取死人、送變禍福者,其鬼狀若神形,並居中央鎮星之位也。

  天皇君曰:此五方四十天鬼乃五嶽之正吏,五方之正兵,天神之用虛無之正氣也。助天地之德以使,風雷,從五嶽之佐,以掃奸詐。其五方之鬼,每一鬼下各領吏兵三十萬,助天地之正氣也。凡欲役使五方之鬼者,亦有法焉。如金日者使西方八鬼,木日使東方八鬼,火日使南方八鬼,水日使北方八鬼,土日使中央八鬼。欲使之者,先書天皇真形符於黃羅之上,長五寸,闊五寸,以朱書為上,燒作灰,面望天門以香湯吞之。其符入腹,精神立變,萬鬼見之自伏,萬神見之自歸,以為護身而兔外害矣。然後於其日方書一鬼名於白紙上,在於面正望天門,念天皇上帝呪三徧,取氣三口,吹於印上,用朱砂塗印,面望其方,大呼鬼名一聲,用印印於紙上。鬼名一印,其鬼自現,或六丁、或六甲玉女。諸鬼細言問之,一切所告之懷,無不遂意。或為輕風,或為薄霧,或作雲霞,或變龍虎,或化萬物之形狀,或化山林巖石之體,或為羊馬,或作飛走,或乘雲鶴遊戲方外,或促地遊四大神洲,觀一切萬事。欲斷不平之事,取劍一口,長三尺二寸,鋒突刃利者,乃左手執劍於天門,右手執天皇上帝之印,念天皇御嘆三徧,取氣三口,吹在印上,朱砂塗印,劍尖一印,擲劍在空中。其鬼以知其人意,雖千萬里重隔江海,頃刻之間,人頭落焉。

  天皇君曰:昔有古神人致虛先生,未行內妙,先達變通之理。將入初程,遂意遊四海之外,是以攝御萬靈,同臻眾妙者,俱不出於斯文焉。學夫遭遇,專以虛白,勿得情欲違犯也。將心歸正,志守太和,忘意抱淳,漸入仙宗,如有六塵不息,牛牧不忘,情欲不斷,俗操不絕者,與吾文異矣。

精宗章第四

  天皇君曰:五方天鬼之外,一切小靈並屬精魅之宗,雖怪之異,無以助正氣之德,皆屬私神魔精之類,以吾之御印,以吾之御呪,隨即見形,可以役使如家奴僕焉。吾之法者,使其神也,如烈火焚其秋毫,役其鬼也,若海波漂其枯葉。正神之外,正鬼之外,有七十二精,後以細述焉。此鬼天不收,地不管,五嶽不御,山海不拘,不從大德,不助真風,好殺好亂,淫邪食血肉,不正之鬼,號曰私神名也。

  一名魔魂吞尸精,形如二八女子,丹臉朱唇,綠眉紅頰,目澄秋水,體凝脂膏,好著翠藍,服頂以蛾華冠,人見之多認為仙女。化成樓宇,以妖氣變化宮庭,搆人生成疾患,亂我之玄風,使修行之人不康矣。其鬼精姓任,左眉間有紫毫一莖,長一寸許,本是萬年狐狸,歷世之久,變化為妹色,惑人者多矣。修仙學道之士,入山忽見之,但呼其小名曰摩魂吞尸鬼,其鬼聞人言其名而身自滅矣,故曰知根不聖也。

  一名五統私神之鬼精,其狀如一美男子之貌,獨一足,好遊世間,淫亂生人之室者,有連年累月不去者,本出於一人家家奴,後死有五統之力。今世之婦女,言有夫兼寢,生人怪笑怪哭,忽死忽生,空中自笑,忽與人言,遣發不去,著魅陰人,或偷盜外物以助家者是也。欲去之者,用黃紙五寸,朱書天皇真形符在上,作灰,用香湯,令婦人女子望天門吞之,執天皇上帝印於天門,念天皇呪三徧,取氣三口呪入印中,用白紙書五統名跡在上,以朱砂塗印上,印於紙上,令掃人女子用緋袋戴之於頭心,即時滅矣。

  一名貓毛神,狀如三十餘男子,皂衣赤足,雞爪人形,多著陰人,詐稱通天神之號,善知未來之事,今之師婆是此神所著也,本出強魂枉死之人也。

  一名血尸神,神形如鳥毛之猴,朱目白眉,或化蛇,或化蜘蛛、蝦麻之狀,多著婦人身中,以食人五臟精華,飲人肌血,令人日瘦,作病命亡,其鬼卻化本形復入別人體中,今之男女以傳襲癆病是也。其精本出吞毛之國老犬精也。

  一名豬角白腹鬼,精形如七八歲童子,紫衣烏足,其形多化為穀水之狀,人悮食之,令人作病,無言默語而至死者是也,號為不語病。修仙之士但欲飲水,映面無光,或欲飲食,見食變色者是此怪在內也,慎勿食之。其鬼本出於產死之強魂也。

  一名女叉精,狀如麤惡婦人,著青衣,於夜間多著小兒腹內,以盜小兒之魂魄,令小兒夜啼是也。

  一名條了精鬼,總領三四卒小兒,形狀不等,有驢首人身,黃衣面赤,執一囊服,內含邪氣,愛遊八方以散時癘於人。今人言天行病者,乃是此鬼也,乃變瘍氣。其鬼本出於五行不正之氣,是人強魂所化也。

  一名咬拆曲石神,狀如少女,夭姿姝色,或變為人屬,愛夜寢,若夢陰陽,相奪人之真氣。其鬼本出人世採陰坐禪不成之輩,又名清靈善爽之鬼,今人言夜夢鬼交是也。天曹不收,地神不管,天地私神,八山之精也。

  一名雷聲急,狀若伏虎,花斑綠項,愛夜遊高峰之上,於人無患,乃萬歲銅礦之精是也。

  一名春瓊泉,狀若二八女子,三髻,黃衣長裙,赤足,多執火夜行,不過數步自滅矣。乃萬年金苗之精也。

  一名束少年,狀若小童,頂帽撒履,衣白貌秀,多日出時執一禽魚,戲遊於人路,乃萬年銀苗之精也。

  一名雙石尸精,其形朱髮披散,誹衣碧目,身長丈許,多在山中,與人相應,或叫人姓名,多於石堆嶮峻處崩崖滾石,以打損人者多矣。本出山中石打死無主孤魂之精也。此乃天地不收,江河不拘,多害生靈,損人性命。

  一名魚白水耗精,凶惡揪池多有之。其變形狀,若一陰人之覆浮於水邊,人見之救拔而多溺於水,此怪乃水溺死強魂之精也。

  一名朱蛇白面精,乃鬼形多遊水邊,口叫要人替聲,人見之行十步許,其鬼以氣噴人,其人不由自己心,乃投身於水也,此者亦水溺死之強魂也。

  一名王玉真,形狀如小女,帶峨冠華服,骨秀顏姿麗,青衣朱履,常領侍女兩三人,其鬼多處空宅,石巖、圍壇、深山人寂之處,以魅少年之君,十有九死。凡見之者,右眉間有青毫一莖,長二寸許,好歌曲,善詩詞,以至昏暮好惑生人之心,今之山谷中甚有焉。其精本出於三千年白蛇之精也。

  一名秋草葉精,其狀乃少女之形,貌潤體鉗,紅帛裹髻。或見相逐,常有五七人,能化水為酒漿,善吟詠。此怪以大湫遠路孤靜人稀山谷花木間有之,其怪本出於年深拱鼠之精也。

  一名朱眉魂,狀如惡鬼之形,兩首一身,馬足虎手,赤體無衣,長數丈餘,多詐稱神人,又誑為土地,人不知其根者,以香火供養,積日之久,無不賊人之命矣。其精本出於年深者樹之精也。

  一名霍公孫,狀若飛鳥,兩首一身,錦毛赤觜,大小如雞之形,其怪亦能呼吸人之精神,漸令人死矣。此乃數千年伏翔之精也。

  一名海僧尼,狀乃一魚,形如女子,面首甚有姝色,骨冠骨髻,遊於山水,或入河海水中。此怪見人多吐氣,以混水氣向人,人着者無不死矣。故人謂之曰有魚婦人頭,善能言語者是也。此乃年深人魂之精也。

  一名鹿身戒尸精,乃人形也,若女子衣白孝服,多啼哭於水邊,人見之欲問,令人死矣。此怪乃千年鯉魚之精也。

  一名惡毒鬼,其形如人狀,人多不見,悮入水中,在水執人腳足不能出,令人至死,不能得出矣。

  一名黃孝白面精,狀若小蛇,朱鱗,有足五隻,多遊於井邊,人見之以為投井,使人自然生心不由己,而投井死矣。此乃投井之強魂所化也。

  一名星吒婆,其形黑氣,盤結於井口之空,人或見之,無不落井死矣。此乃井泉之鬼冤魂所化也。

  一名全全幽魂精,其不見形狀,如在水底,人多聞哭笑之聲者是也。能興雲霧,亦能賊人性命,天地不收,五岳不管,此怪本出千年蟹之精也。

  一名夏佳毒精,形若白蛇,當頂有一角,多藏婦人腹中,令婦人面黃髮脫者是也。或臨產難,化白蛇之形而作光去矣。此乃臭死屍陰毒之氣所化也。

  一名黃遠天,狀若鬼形,多藏婦人腹中,故隔腹與母言者是也,其婦人之命亦不長久矣。此乃千年草木之精所化也。

  一名張彥最,狀若一婦人,誹衣亂髮,好於宅舍中盜物,而人或見現形者,此乃冤靈死鬼之魂,本人家奴婢所化也。

  一名劉遠橫,狀若嬰兒,逐物變化,多著埿子之身,故人家男女以供養堅子,後有靈驗,致得祆怪變成凶禍者,此乃本是年深埿人所化也。

  一名高陽哥,狀若少女,容姿甚麤,多好淫亂,其或與人交感,世有男女執愛死,而後復有魂來著人成事者是也。本出死人中強魂所化也。

  一名月娘精,狀若婦人,好淫亂色慾,多著埿神之體,令人或入廟宇,見廟中女流之神貌端容潔,心生愛慕,忽至昏暮來宿以亂人者,乃堅神所得精化也。

  一名馬元師子精,弟兄五人,狀若鬼形,赤體無衣,一鬼將一扇,一鬼將一小葫蘆,一鬼將一氣袋,此是四神五怪,往往不利,善馭風砂,遊歷世間以著生人,令人作寒熱,欲飲凍水,今虐疾者是也。此乃五方五耗之鬼也。

  一名杜昌精,形如黑鼠,好遊人世宮室廳宅中,以異耗矣。今之倉庫房內無故物失壞者是也。此乃是千年老鼠之精也。

  一名社鐶孝屍精,形如朱鼠,大小不測,藏於黑處,以氣遠噀人影,人著其氣,無不患惡瘡而死也。此乃歲深故物之精也。

  一名黑花精,形如一犬,非有犬毛,赤皮六眼,多藏孤靜處,遠見人以一氣噀人,人著,令人心內忽然煩悶,吐涎吐血而成其疾以死矣。此乃宅中不正之神精也。

  一名牛首百都精,肉角當頂,青面朱目,鷹觜虎項,馬足人身,多遊山谷以隕人之命,此乃師子國一老馬之精,始得龍珠,後變形不正,次化人身,散入八方,今之山谷多有之矣。

  一名桂龍晚天精,其狀龍形無角,善役雲霧,多遊水塘中,好食生人腦髓,此乃西川龍移山跡水怪精也。

  一名鄧巢黃天精,其狀共一大龜鼇,而當頂有角,四目,好遊水中,作壞堤岸,碎河口,亦多從足心、手心飲生人腦髓,此乃水怪之精也。

  一名曹洪天眼精,散髮一足,若女子之形,以遊山谷,見人多笑舉足,乘風能飛,吐氣變化,善能喫生人之命,此是天怪,本乃萬年枯柏之精也。

  一名桃奴新,其形一黃腫婦人,著淡衣,夜執大出,晝亦現之,多在此巖窟穴,或久靜宅房皆有焉。人見之無不疾病,此乃千年蝦蛛之精也。

  一名宋丘孤魂精,狀乃一婦人,多遊山林,常哭於草下,有人問之,多言我是良人家之婦人。因循其端,無不成禍矣。識之者其鬼精無左耳,此乃千年野狸貓之精也。

  一名吴愛愛精,狀乃女形,口稱良人家,常抱一小兒,或携一兩侍女,好遊山谷,好魔障修行人之心,欲學道者不遇此書辯邪正,甚有亂而有損也。其鬼左臉上有赤盤痕一箇,若豆許,見呼其小名左臉赤盤痕昊愛愛精,鬼精見知其跡,而非此乃千年頑石精也。

  一名左守全邪精,狀若一天神武夫,常持一利刃,携一人頭在山中大,若巨虎烈石之聲,人悮逢之無不死矣。此乃山中一死雄魂之精也。天地不收,常為八極神邪之精。

  一名老僧精,形乃一老僧,披褐弱態,手攜經文數卷,於山谷、或於小道邊,左目赤色,眉毛若堵鬃,見僧人作一善事言談,生人與語,無不遭其食啖,此乃南雲山一老僧,得妖氣而化此精也。

  一名使賣羊頭精,四角人身,色青,多遊四海以淫生人之室女。今世之人忽有婦女晝生夜死者,乃此怪所害,亦乃千年海犬所化也。

  一名陳狂尸馳精,虎首禽身,肉翅飛空,以喫生人之肌肉,此乃萬年江猪所化也。

  一名吞魔小直精,多戴金花冠,素色服,狀若神人,能噴妖氣化為宮宇,以取世間有姝色者婦人在內,好血肉,求醮祀,淫亂生人,假託神人以要瞻敬者多矣。此乃天地厭神,本出老雞之精也。

  一名郭華小神精,鬼形人面,布衣深目,常携一小刃突出,多遊山野,人或見之,以尖刃利面吞啖血肉。此乃不正之地小祇之精也。

  一名山嶽孫青精,黃衣,狀如老陰之人,多現於山谷幽野中。左手常携一禽,五彩錦毛,見人時以放之,人見其禽錦毛可愛,以觀之,無不卒病。此乃幽谷一老烏鳥之精也。

  一名黃女精,狀如一小女,雙雲髻,紫衣,人夜多見問之,其鬼則化為風以取人,歸食其血肉,此乃年深師子之精也。

  一名周德大昧精,狀乃壯女之形,頂七星玉珠冠,衣彩色五花服,雲鬢鉗潤,眉目似秋波,常携一兒枯腦骨,見人將枯腦骨化為繡囊,人見之無不觀矣。其女有語曰:我本閨門不出,偶一思野色以戲步至此,人多迷性好色,如飢龜飲血,無不亂其生人,既與其合,乃骨膏而粉碎也。此鬼於印堂中有斑點一箇,如豆許,乃天地記也。此乃江中老龜之精也。此鬼極熱之方多有之,天地不主管,八洞不收握,八世散魂精也。

  一名漆漆小耗精,狀乃一女形,素結髮髻,朱衣紅履,瓊貌花容,善歌曲,好吟風月。或至月夜,或至日暮,多言我乃君家之鄰女,而少年之子見而喜交,積久月深則令陽魂日消而死矣。此乃人家未出嫁閨魂之精也。

  一名蘇小妖精,狀若小男子之形,或在昏暮,或早,出現無時,見人相離而行,與人為禍,見之者無康矣。此乃年深傷寒枉死之鬼也。

  一名園郎姑昧精,形乃一陽人之狀,白衣或黃,於夜間呼人神魂,人應之無不死矣。故今之人世,或早暮、或夜間出遊,或居山、或在房舍、或聽似有人叫之聲者,而不出三聲,一聲大,兩聲小者是也。此年深函板之精也。

  一名楊花鬼尸精,形乃一男子之狀,白衣或青,四目無足,常夜遊靜處,以作人叫呼,口稱疼痛之苦,人或聽將為實病之人,或有問者應聲,人即死矣。此乃年深柩棺之精也。

  一名黃河大小精,常有三五人,或七八人相逐,或無頭足,或無口鼻,或無眼耳,或無臂肘,或聚於黃昏火傍,人見之多生大病於身田,此乃年深無主飄磚之魂餓鬼之精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