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02

  一名騰蛇白虎小耗精,狀乃女子形,花衣冠,好容貌,多好夜遊,晝巡於道邊,或言我乃良家之女,路行辛苦力弱,欲要人背而行之,人多以為好事而不知禍埋身矣。此乃年深一老兔之精也。

  一名昏形魍魎精,形乃一鬼之狀,長數十尺,闊三五尺圍,兩目如火光,長至昏暮,或夜間,獨立水邊,或野路上,人見之無不有小疾,而亦不能害人之命。此乃水邊野路一塊石、一塊土或枯朽之木,得水濕之氣,積歲而成此精矣。

  一名嘉夫精,人狀,若少女,孝服白衣,多見於廳堂。夜暮或哭笑、或歌吟、或獨行、或三二人,此精現處,人見之無不死矣。此乃故宅中陰人伏屍之鬼也。

  一名兩林青面精,身著白衣,髮未皆散,多令人家門戶作聲,宅舍不安,此乃宅中陽人伏屍精也。

  一名李童,形如室女,麗色容妹,端身清秀,多遊夜間,朱衣高冠,善能詩曲,舉步吟詠,媚人者多矣。此乃年深燈檠之精也。

  一名故奴僧精,形若婦人,孝衣或彩衣,夜出燈下,以物帛覆頭面者是也。亦能言好弄燈,好楁人咽喉至死,此乃掃箒之精也。

  一名殺木魂精,其形如三二人,愛更深出,弄行步之聲於宅中,亦多注病,能害小兒,此乃年深器物之精也。

  一名土玉精,狀若白鼠,或鬼形,常夜深愛拋擲瓦磚,此鬼令人宅舍昌盛,此乃銅鐵之精也。欲取之時,用白紙一張,上書天皇呪印,作紙撚注油,遇夜點然于所疑之處,別用燈照之,有物處其燈焰垂下,天明發之,必獲其物也。

  一名大羅殺鬼精,形無定,多知吉凶,於夜駕禽入宅,或房室作聲,向人或下淚,此乃戶家親未託生者,天神不收,地神不管,世之所謂邪靈化精者。

  一名鐵雲羅耶精,善施雲霧,形若小兒,腦後有目若電光,手足如禽爪,夜現火光,值早多藏婦人腹中,其家不昌,乃乖龍未登位之精。

  一名趙氏宗精,狀若男子,衣物不測,令人夜寢若夢非夢,忽見人來壓身者是也。人見之無不成病。天曹不收,地神不管,無籍而化精者。

  一名賀度口精,狀若男子形,多現於穴窟,見人吐氣,著人令人作病,走注疼痛,手足如折不止,世以為虎咬者是。此乃年深深山虎精也。

  一名灰虎神精,虎首灰驢形,四足有爪,目如電光,善變化,通風處無不到,好傷人命,啖小兒,此乃年老陰人之精,得灰力能變化。

  一名唐永鳴精,駞首人形,紅衣赤足,手執小刀,常遊廚竈盜飲食,無故冷殘,動者人再食,無不作疾者。

  一名佞女子精,人形五髻,四眉四目四手,衣黃、禽足,多遊人世,能吸人血,令人睡覺,見身青黑點,二三日不消者是也。遇此令人有小灾小禍。此精乃深山年深毒蛇之精。

  一名鄭達伏,其精無形狀,多於宅中忽現,火塊相逐者,乃年深門側之精也。

一名氣祆血著精,其狀如火焰,相照如燈,或三或五,相附而行,多暮夜現於古壇塚,道路壙野而皆甚有之。其變化或大或小不定,人若遂之,或有或無,今人所謂鬼火者是也。此乃本出閑室街市山崖之處,或生人、或死人血、或禽獸之血,在地三日不化,得陰陽盜一靈氣在內,而後變化作此。如陽人之血焰紅,陰人之血焰碧有煙。欲要看者,執天皇神印於天門,念天皇呪三遍,取三口氣吹在印上,望有火處以印照之,其鬼火自來。再印印之,其鬼火自滅。而看其形狀乃破,器內盛赤血水,或皮或毛、或故帛上有鮮□□□之也。

天條章第五

  天皇君曰:天條者,八極上法、九霄玉文之條也。以擒天丁、斬大神、斷祆精、除邪耗、殺鬼魅,掃不祥,而莫非天條之正氣大焉。夫天條者,斬掃其祆神也,如烈火焚一秋毫,除蕩鬼魅也,若大海漂一朽葉,無不蕩除。法曰:凡斬斷邪精鬼魅者,但見其形而言其所變化之根,道其姓名而自不敢去矣。然後依印法,令五方正鬼數名,以驅其精邪,以就斬鬼壇上。或令其精邪受四大地獄者,各隨其意。如斬之者,取斬鬼劍,以左手執之于天門,念天皇呎三徧,取氣一口,吹於印上,用朱砂塗印,印劍尖一印,擲劍空中,其所使之鬼以知人意,良久斬訖,而見其精怪真形矣。

  天皇君曰:其壇須用朱砂為界,三層,或石上、土上,須長五尺,闊五尺,凡見一切精魅之形,須天條以絕其根,而兔後魅之惑矣。如見精不斬,見怪不除,見病人痛苦不救者,亦為心不慈悲之罪也。故除精怪於他方,斬鬼魅於泉臺,驅邪耗於法壇,以助真風之正,而不令魔鬼害我之民也。

  天皇君曰:每遇一精鬼,急燒白錢半束,與其所斬之精鬼也。

  天條四地獄斬斷精

  邪正一天皇壇圖

如欲斬之,取其印,呼鬼姓名,驅邪精而斬之也。如未斬時,寄封地獄,毋令走也。

天皇鎮壇符式

  此符安於西北乾上

  (原缺符)

  此符安於東北艮上

  (原缺符)

此符安於東南巽上

此符安於西南坤上

天皇神印章第六

  天皇君曰:凡受《三皇內文》 者,乃受三皇內印是也。天皇上印長四寸,闊三寸;地皇中印長三寸五分,闊三寸五分;人皇下印長三寸,闊三寸。取一段雷震棗木心,不然車軸木亦可,料印材之許。以受醮之時,安於天醫之方,以隨壇供侍壇四方。先擇一浄室,外絕雞犬女子婦人,內正其神,須清浄沐浴以面拜八方,然後開印。雕印之日,有風吹砂走石,聚雲霧靄,四方雷霆鳴吼,雨聲聒者,乃開印之威兆也。其印既以開成,須用緋絹錦帛作囊,石水作匣,祕於巖宇,藏於石室,以順天理也。如欲施法用印,先以焚香,暗拜三皇高真五嶽以請印,使役天下鬼兵,斷斬世內精魅祆神,以天皇君曰其印方之威,統攝萬靈而無不臻焉。以念神呪,吹之於印上,以天皇印上,印星則星落,印月則月缺,印日則日

蝕,印雲霧則雲霧收藏,印風雨則風雨停息,用印召五方之鬼,而求風無不風,求雨則無不雨,此天皇上印之威力也。以地皇中印,印地則地裂,印草木則化為灰塵,印飛鳥則墜地,印虎蟲則死伏,此地皇中印之威力也。以人皇下印,印一切病患,無不康矣。若復有人有一切凶禍,以香湯吞印,無不吉慶,人壯祿旺。以印印之後心,則其人立便死,再印前心,則其人立甦,此人皇下印之威力也。故三皇神印,三元治攝道中,尤有其大。人欲驗其徵者,取一七歲童子,用朱砂塗印,念呪印前心,印之,其後心痕出矣。然故三皇內祕文法驗,若無此神印,邪無以畏之,有此神印,則百邪竄形矣。

天皇神既章第七

  呪曰:紫微大帝,北極天神,魁魁魑魅,魑魎魒星,八洞天丁,五嶽獰兵,大統大將,水火九靈,七曜七宿,黑殺天蓬,三霄上相,十極高尊,天英天直,四殺黃君,天心天內,天輔天衡,南靈神將,寶印奉行,九土童子,鬼王天真,天柱天時,天壬天丁,二十八宿,十二時將軍,月直使者,日直神童,隨法隨勅,入吾印中。急急如律令。吾奉大羅上仙天皇大帝君勅攝。

天皇真形符章第八

  天皇君曰:真形之跡者,乃吾之真形玉籙篆也。用丹砂新筆書符于帛,以戴貼之,精神立變,萬鬼自滅,百魔束形,群祆濳跡,而神聖臻焉。攝法人吞之於腹內,其鬼神乃現真貌,真為天皇之形也。以此者故得天神歸之矣。

  天皇君曰:世海之內,凡有一切病患不痊、灾禍干己、久疾篤困、危厄頻年、卒得一切病患不能伸者,以朱書此符,燒作灰,用香湯吞下,無不速痊疾矣。

三皇授法壇儀式章第九

  壇方八尺,石坵為上,土坵為次。

  請三皇五嶽表式:

  具州縣鄉村,法位,臣姓某上言:臣某少思仙道,攀緣神風,若慕真玄,欲求大慶。今於某年月日,宿遭真契,得遇金書,妙化以懷,輒敢私用。謹具表文,上請三皇大帝、五方五帝仙君,右臣某仰願大度慈師高真憐憫,慧光二布,豈有不燭之方,慈風既散,奚有獨偏之地。伏念臣某螻蟻之情,苦海之命,含靈之性,憔焰之身,今者靈坵已備,瓊花皆鮮,上祝天君丹光早降,靈坵列位,與弟子臣某,乞賜證盟,敢受玄文之道。

  年月日,具位姓名,謹具表狀。

  若以靈坵就祭,自亥時啟,行至子時,面望天門,肅整衣冠,拜訖,燒請醮表文,少時覺異香入鼻,光彩爍目,虛空流光,倏忽鸞鶴飛空,身寒巨顫,神明怖懼,此是仙君眾聖降坵之兆也。仙君降址,其中茶酒變色,當此之際,整肅衣冠,八方拜坵,不得怖懼,須內正其神,安心定意,以祝上聖,言臣某今受天文祕書,願賜證盟。自子至卯時,方得收坵。面望天門,燒錢五分,一切錢馬於鬼門,用一小狀燒白錢三束,令五方四十大鬼,以眾收之。然後用印施法,攝鬼驅邪,封山居洞,一切有無,皆自然而感應也。

三皇劍法章第十

  天皇君曰:於甲子日,用明鋼三斤六兩,打作一劍,長二尺四寸,用金鏤滲天皇、地皇、人皇真形符在上,用素帛纏之,以索墜入年深人不取水者井中。四十九日方取其劍符,以攝地祇神靈在內,其鐵自白,刀血紅,人鬼見之無不攝滅,名曰紅泉鐵,神祇所化之劍也。以封於寶匣,欲使之,如說法之語,響應而神威無不應矣。

 

太清金闕玉華仙書八極神章三皇內祕文卷上竟

 

 

 

太清金闕玉華仙書八極神章三皇內祕文卷中

  斯文玄闕無極洞章,乃丹臺瑤林之先,雲華霞秀之始,天中大羅自然寶書也。其紫書瓊札皆上帝高真吐紅氣以成文,噀丹輝而結篆,祕於紫微,標於璧玉金華秀簡者爾。中有居山之法,有大洞八素神童,使自然狼虎不傷,毒蟲不害,觀靈芝,明仙藥,辯邪正,識仙賓,知如化伏神策,而俱不出此焉。有獲遇之者,以為深祕。

地皇神印章第一

  地皇神印者,以樞權塵世大地之中,一切萬事無不統御焉。故印之大旨,於法之先矣。其有不可外呼吸,且如太初仙藥化形,假物為形,託名成象者,多有或作禽獸形,或作男女之形,以印照之,而盡敗壞也。靈芝瑞草,變形作化,以印照之,而皆可至矣。

  地皇神印靈極讚:

魁風八殺天神伏,九玄四目老翁歸。太初羽化大首柄,陸地邪精見攝威。

湛湛天書為神祖,玄玄玄外更無餘。可期玉華靈光篆,絕跡神風掃耗除。

寶印瓊龍上相樞,機神統御最當驅。天祕魔魅多方外,印刀仙靈洞碧虛。

龍華秀寶金文篆,群祆一見自束形。太極紫星伏三萬,蕩蕩除邪辟列精。

玄靈假吾神印力,一助真霄掃怪無。浄地凌空神鬼怖,對山馭氣最為樞。

靈芝化形千百體,仙藥成禽作獸形。以印照空無不攝,自然大化豈容情。

  地皇呪曰:

  南方七星,地戶六丁,六甲玉女,奉吾印行,急急如律勑攝。

 

地皇真形符篆章第二

  地皇真形玉篆符圖 長四寸 闊四寸 用黃紙 朱書篆

  地皇君曰:凡居止山洞住庵,或幽棲林谷,每日卯旦,書此真跡神符,作灰,用香湯,望天門吞之,則令人益壽延生,而邪氣不干矣。并居山之人,收一切仙芝靈藥,而以符吞之入腹,用印照之,其藥自來也。

 

修士居山所宜章第三

  地皇君曰:群類之中,惟人最貴,故生物必有其本,為事必有所宜。以末學之夫,忽生善念,未達真理,不明玄奧,便入名山,乃遭五陷八殺之凶,或入山不測之禍,蟲殘虎傷之害,以至死者多矣,而不知居山自有法也。

  訣曰:寅辰生人,居乾坎二山為福地。卯巳午生人,居坤山為福地。申未生人,居艮山為福地。酉生人,居震山為福地。戌生人,居巽山為福地。亥子丑生人,居離兌二山為福地。凡居正東、正南、東南,雖有福地合居,或有山谷當面,於春夏之間,見樹本不榮茂,草苗似乾焦之色,而石木不潤者,此名炎殺之山。入山之人居之,多遭山火之難矣,以別居所宜之山也。

 

入山醮儀山主章第四

  地皇君曰:大山有大山神主,小山有小山神主也。入山修道之流,而不醮請其主,如人無故入人家也,其神與人之情則有所遠矣。凡入山擇洞居庵,至山門下地上、或石上,鋪淨布巾一條,素食一盤,茶酒各一分,供養少時,燒白錢一束,以小狀一紙投火,司燒之。其狀內言:某年月日,令入山求長生之道,不敢私住,故醮請山主神靈,願垂護祐。如此方可入山居住,若有所倚託也。

 

高玄生氣擇洞章第五

  地皇君曰:凡人入山所居,雖然福地,而亦擇其洞府也。福地所宜,山中正東有洞室,門高五十尺已上,三丈已下者,乃神仙洞府也。如門高五尺已下者,乃陽煙之庵也,而不可居。洞高三丈已上者,乃雲胎之島也,雖居之,亦有強陰厲陽傷人之魂神也。正南有石室,門高五十尺已上,三丈已下者,乃曰洞府也。石室東南者,霍明洞府也;正西者,名曰魂穴;正北有石室者,名曰魄窟;東北有門,名曰石毒也。石城洞府居之,自有祥瑞感應,靈芝丹草出現也。若穴窟中居者,非獨精邪之患,皆天地之生氣,離神仙之血脉也。若無神書,其禍大矣。凡入所宜之山,山無洞府,見東南木榮石潤草滋,同商一字,水三折者,亦可翦茅作庵,而修命蒂,亦乃神仙之福地,必出天官也。

封山元天淨地章第六

  地皇君曰:既居仙府,須封山淨地,不令邪精犯我之境也。取山桃板六片,長七寸,闊三寸,厚一寸,面上存皮,一面光,以新筆香墨,各書六丁神符一道在桃板上。用朱砂塗印,左手執印,向天門念地皇呪三徧,取氣三口吹於印上,用朱砂再塗印,印於六丁符上,各印一印,將桃板鎮安於六絕之,自然精邪滅跡,虎豹潛形,飛鳥不鳴,萬類不現,久而居之,神昇上界之道。 

 

辯識仙賓邪神章第七

  地皇君曰:久居名洞仙府之中,日深歲故,志道精純者,自有仙賓神官降矣。以辯之者,如早暮忽有彩霞流虛,真香入谷,瑞色祥氣徘徊者,乃高真遊矣。以志祝恭心上告天皇,而求解脫之道,其高真慈愍,而自有降教也。如或遊巖谷溪際林峰,忽見雲光圍覆,而異獸祥禽徑集,皆在左右,忽有紅服朱龍者,忽有黃服玉佩者,或有紫衣六妹者,或有執節持旛張蓋者,此乃神仙降焉。如林谷山峰虛空之中,忽見黑氣皂雲,中間徘徊冠巾服飾,或寡或眾,多相恍惚者,乃邪神會集也。故神仙欲降遇之地,先有香風透谷,入鼻腦也。如非神仙者,無香風之驗也。宜慎之,勿自觀之也。

 

辯識三十六種芝草變形章第八

  一曰仙足芝,紫星。一曰丹芝,朱星。一曰紫芝,黃星。一曰景芝,青星。一曰雲芝,元星。一曰天芝,黑星。一曰地芝,綠星。一曰煙芝,褐星。一日神芝,有紅文,如纏絆線。此九芝者,皆一性之物也。其物本出名山,萬萬年精神靈石之氣所結,大小不等,皆色白如寒玉,夜於巖谷,光射太空,往觀之如石,其色潤鮮,上有星點辯之也。

  一曰碧芝,青花。一曰靈芝,黑花。一曰焰芝,紫花。一曰水芝,白花。一曰氣芝,黃花。一曰玉芝,朱花。一曰寶芝,粉紅花。一曰龍芝,碧花。一曰虎芝,綠花。此九芝,皆一性之物,其根生於江海山水、大小河邊,本出山水秀氣積而所生,狀若細麻葉之形,高三五尺,冬夏不凋,其上常似有雲淡氣相覆,以其色花辯之。

  一曰瓊芝,花形。一曰柱芝,木形。一曰花芝,禽形。一曰金芝,人形。一曰玄芝,雲朵形。一曰錦芝,獸形。一曰青芝,無形狀。一曰濕芝,水形。一曰風芝,樓塔之形。此九芝者,乃一根之性也。多生石山洞府石室中,其本出雲根煙梢凝結而所化也。其大小不測,狀若石乳,生成龍虎飛禽人物之象,貼於石壁也。色如朱火,晝夜有光,香風氤氳而有形象。辯之此二十七品,乃瓊花金蒂羽化仙芝也。若得遇而採之者,以服訖,上昇雲漢,點凡骨作仙骨,化仙人作真人,超凡人聖,身騰九霄,故古仙有言靈芝入腹,白日昇於天上者是也。

  一曰雲精芝,如雲朵。一曰黃芝,如犬形。一曰英芝,狀如樓閣之形。一曰瑞芝,鴛鴦之形。一曰秀芝,鶴形。一曰華芝,花果之形。一曰木芝,如木蛾形。一曰草芝,如虎之形。一曰上芝,人形。此九芝,乃一根所化成之物也。形狀不測,多生於枯木朽株,宮殿庭室水楝之上,而有之也。若採服之,可以延年益壽,有小補矣。

 

辯識三十六種仙藥形像章第九

  一名朱砂精,形赤。一名曾青精,形青。一名石膏精,形白。一名雄黃精,形赤。一名硫黃精,形黃。一名空青精,形淡赤。一名白礬精,形綠。一名雲母石精,形黑。一名石砂精,形紫。此九種仙藥之精,皆金石所化也,形狀如一大鬼,朱髮紅眉而多現矣。然各有體色,辯焉。

  一名烏石精,十六足。一名禹餘精,二+四足。一名井泉石精,十二足。一名盥土精,十足。一名雌黃精,無足,肉翅,善飛。一名滑石精,八足。一名陽起石精,六足。一名石脂精,四足。一名水銀精,二足。此九種石精,皆金石所化也。形如一蝎,大小莫測,色如白練,其有無足以辯之也。

  一名人參精,如小兒,素衣,手執花。一名茯苓精,如小兒手執松栢。一名枸杞精,如小犬,夜鳴山谷。一名大黃精,如女子,執衣裸形。一名琥珀精,如一虎,能飛空。一名萬年老葛精,如龍無鱗甲,多藏石穴。一名老藤精,如肉塊,破之如膏。一名黃精精,如小兒手執黃精苗。一名蒼木精,如小兒手執蒼朮苗,多遊高峰嶺上,夜出現。此九種仙藥之精,皆草木所化也。其名山多有之,以形色體象辯焉。

  一名天麻精,色赤如血。一名遠志精,色白。一名地黃精,色黃。一名牛膝精,土色。一名烏頭精,色黑。一名白木精,色紫。一名徒蓉精,色綠。一名松蘿精,色青。一名甘草精,色褐。此九種仙藥之精,乃芝草所化也,今名山多有之,形如大蝦蛛,朱目無口,四足,而所化芝草,以顏色中辯之。

  此三十六種仙藥名,辯認化形,取白紙一張,上書某物精草之名,用地皇印望天門,執印念地皇呪三徧,取氣三口,吹於印上,以朱砂塗印,印於紙上所寫之名,其所化芝草,遠近自來現矣。再用印印之,乃現本形之藥,以服訖,身換凡胎,足下生風雲,令人不死,長生久視矣。

 

地皇君服餌仙朮昇仙得道章第十

  取向南麵术一十六斤,以水洗浸淨,白茯苓去皮三斤,天門冬去心三斤,三味入臼內。杵三千五百下,令若爛泥相似,同入一瓦釜中,用水一石,慢火煎熬至三斗,取滓不用,再熬其汁成膏狀,若蜜汁許,封入甍罐中。每日用好酒,空心化下半兩。忌食葷肉、葵菜、酸鹹、房室之事。服之百日,宿疾頓消,萬病除矣。服之一年,五臟纏綿,肉身光瑩,自然不食五穀,心清神爽,寒暑不侵,容貌澤潤。服至三年,身生玉瑛,項有圓光,久久服之,以出生死,雲行方外,名曰精行仙人,乃志芝草得道者也。

 

太清金闕玉華仙書八極神章三皇內祕文卷中

 

 

 

太清金闕玉華仙書八極神章三皇內祕文卷下

  道至無而生天地。天至動也,而北辰不移,含虛不虧;地至靜也,而東流不輟,興雲不竭,故天長地久,人何獨而有死焉。蓋人不知天地之趣,荒迷紀綱之神,以將恩情為愛,塵欲為親,未及中年,多先禍命。今者故開太虛之首,明辮天地之元,訣神明之法,以度群生,免失人身之道。得遇者以功志神,能白日昇天,以道鍊氣,能在世而不死。斯文乃高玄內祕,深泄天機,秘之玉匣,亂傳漏慢此書,九祖沉殃,爾祕之祕之。

 

制惡興善章第一

  陽之精曰魂與神,陰之精日魄與尸。神勝則為善,魄強則為惡,制惡興善則理,忘善從惡則亂,理久而尸滅魄亡,亂久而神逝魂散。故尸滅魄亡者,神與形合,與太陽而為仙;神逝魂消者,尸與魄淪,與太陰而為鬼。皆自然之理也。

 

立正忘邪章第二

  人之修道,當立其正而忘其邪。正之不立,則生諸亂而損傷於神,邪之不忘,則感眾惡而反害於身。故立其正,則仙道日鄰,從其邪,則鬼道日親。不忘情絕念,不止欲澄心,專為貪饕嗜欲,不捨愛情,從心所欲者,為其邪也。

  

明昏亂章第三

  不識賢,不擇友,不辯法,能無迷乎?不識二真反覆,不察陰陽混成,行功無節,屈性伐神,能無損乎?不達玄妙,獨執小術,能無病乎?虛功受死,能無誤乎?

 

固形體章第四

  固形者,以養生之初務,為大道之根元。幽棲忘其聲色,純素安於天和。然要辯其損益,識其禁忌,明其內外,知其生克,息華液於玉池,保流酥於紫府。精積成而元氣自生,氣旺靈而元神自集,神旺集而五氣自運,五氣既運,為通玄至真之漸也。

 

鍊神氣章第五

  神水河車瑩兮瑩,返復刀圭新更新。卦鋪離象垂瓊滴,灑翠潛烟深更深。運用坎離交龍虎,子後午前一度舉,一上一下往來騰。更尋元首節節推,節節推時卯與酉。崑崙透過玉酥膏,運入華池分三口。泝流交換接純陽,遍滿寰瀛諸藏走。八正三爻火數成,神氣相合體不朽。

  訣曰:點滴瓊漿瑩若水,烹鍊還元補虛髓。八爻正氣一齊興,衝透雙關換顏體。

 

出聖胎章第六

  青兮清,翠兮濃,一顆明珠絕埃塵。絕埃塵兮塵盡去,盡去塵兮現本真。本真現兮無大小,變化通靈作姹嬰。精抱血,血抱精,精血相投肌骨生。肌骨生兮分天地,天地分兮脾在志,志在脾兮魂入肝,心腎相和魄入肺,五藏安神盡總全。然後三才分六位,其中精府受盛門。六律分爻定五音,五音全兮陽數足。一半周天燒彎曲,神分形定志精細,緞煉連綿烹正氣。正氣興兮神自通,彼物著靈十月功。十月功成聖胎就,出入無阻能遊走,遍遊四大上蓬宮,百萬年光無衰朽。

  訣曰:陽數足時養聖胎,精裹初靈手足開。從九至九煉見九,一身分出數身來。

 

超仙章第七

  道元一也,而用之有三,上有天地陰陽昇降,二氣綿綿,周而復始,往來不失其序之道也。達之則逸於霄漢雲中,有日月往來,二八九六,精華相吞,魂魄交媾,而不失其度之道也。昇之則遷於南宮,下有五行傳送,受氣配合,生爻產象,而不失其理之道也。達之則升三島,不始不終矣。

  人皇君曰:修士志神煉骨壯命,而俱不出此神章也。以用道之流,或居山洞、或居庵林、或擇一靜室,香花焚之,清氣生華,然後擇一奇日,面拜八方,東西南北四維。拜訖,安爐煉氣,因氣安精,因精安神,因神致生也。久久致煉,妙化成真。夫九轉五還、三返八變,齊天容,少返純,衰者得強,老者得壯,壯者得童,童者得嬰。故自凡而得聖,乃煉聖至於仙,煉仙至於真,煉真至於妙,煉妙合於神,煉神合虛,虛氣乃元道之始也。則知道在我,飛遊四海之外,或入帝鄉之中,上朝金闕,面拜高真,名列九元,位配星辰。或安九天之上,或宿八極之堂,或與羣仙共詣玄都之府,或伴高真翫于大羅之天,或遊名山海嶽,或赴南宮之會,或上天揀擇人鬼姓名,或下界檢錄齋醮罪福,或掌括名山大川,或總持生書死籍。或與諸仙同鸞駕,而北遊紫圃。或南過金泉,集賢賓而採草木花實。或西遊龜山,朝王母於金殿。或邁扶桑,飲紅酒于瓊園。無上無為,自在仙真,空真化真仙子。仙子者,從何而得焉。始絕六根、斷六塵,視之不見其物,聽之不聞其聲,平和恬淡,澄淨精微,虛明含元,天真六化,至神煉氣而成。且非塵情貪欲,恩愛而得者也。

 

人皇符印章第八

  符者,真形之龍篆也。印者,太虛之正氣也。天元深旨,天機之媾,妙運至真之斡大端,驅神鬼之祖法,攝邪祆之樞機,皆擊於此印之力,功能隱形散影,藏氣收神,使陰陽六變其體,令人鬼不見其形也。

人皇印圖

長三寸 闊三寸

人皇真形符篆

長三寸 闊三寸

 

人皇神呪章第九

  九氣氤氳,玉呪以從,高華妙獄,十極上尊,太虛神主,八天大君,木翁金母,無上玄真,各降真氣,驅滅邪蹤。南方赤帝,雲乘火龍,西方白帝,利斬祆氛,北方黑帝,霞映神晶,東方青帝,鳥吒囉英。九天九神,鬼門天丁,玉女直符,太歲縱橫,五嶽吏兵,天士都司,八目神童,北斗魁罡,四目老翕,吞魔大殺,四十壯充,六丁六甲,入吾印中。急急如律令,奉勃攝。

 

知生死五假素奏上法章第十

  知死法:合掌但開第四指,開時必定閻羅知。

  訣曰:每月初七、十七、二十七、一月三次,每次知十日生死之兆也。焚香面東,日初出,望東方念人皇呪一徧,取日晶氣三口,咽歸腹中,然後面東正坐,將天元地要相合,開手第四指。如不開時,乃萬神全而未死之兆也。如忽開放者,乃人天不相救,神氣不在殼,是死之兆也。然看何日死者,於五行之日定之。如其日金者,於知死之日外第三日死也。木日第四日,水日第五日,土日第七日,火日第九日。其鬼使來追,既知其死日,后用假命五術以假之。

  五假法者,上避天劫之灾,下避大運之窮。如有天水之劫,上傾下溢,河海漲空,江水泛突,橫流漂蕩,山嶽無有,水輪四旋,陰精故出,世無所存,天無所空,浩浩曠冥,盡無民輩,以法假之,入水不見其水。知天地風火之劫,焰著凝空,烈馳洞闊,交虛晦海,焚地吹山,上無玄天,下無玄地,一切萬有,化作灰塵,以法假之,如入靜梵。如一切干戈,征伐四起,國土併吞,橫尸如山,血流若海,以法假之,凡人不見其形,自在雲遊無阻。如三限之危,空亡之厄,大小運併,胎祿相食,亡命合死,以法假之,造化不能移,陰陽不能遷,鬼神不能知,而壽一百二十歲,長生之人也。

  南嶽魏夫人續云:塵世俗輩,末學之人,敬有道心,便入名山,遇靈芝則不識,逢虎豹則無術,何異將身去投死地者哉。始欲長生,而反遭橫夭者多矣,吾哀見此輩,昔告上帝,得賜此經,以五符真籙誅邪斬怪,收束虎狼,使萬魔濳跡,百鬼竄形,令一切修真之士,皆得無為之道也。自然山林清靜,靈芝露英,金玉發洩,秀氣薰蒸,或茹芝被褐,棲真味道,精灌人神,豈不寧哉。

  五符真文,擇境居山,山有貴賤,氣有死生,凡欲居之,必當擇境。大山成處,以小山為貴;小山成處,以大山為貴;石山成處,以土山為貴;土山成處,以石山為貴;如此大小土石等山,以眾山朝者為貴。擇此貴山,生氣五福之隅,則可幽居洞府,棲隱巖巒,或誅茅結廬,與鶴鹿為友,住此久者,能行順養之術,可致長生矣。何哉?為其陽精實壯,秀氣薰蒸故也。

  識辯洞府,有曰洞、曰府、曰穴、曰窟者,何也?凡山面東者謂之洞,山面南者謂之府,山面東南者謂之巖,山面西南者謂之穴,山面北者謂之窟,山面東北者謂之坎也。洞府巖穴中居之者,自然高真上仙、達人逸士,時來降祐,當獲玄妙矣。若窟坎中居之者,則有毒蟲猛獸、老魅山精,迫促凌犯矣。蓋為皆靈文逆天地之正氣故也。

  驗認靈芝,有曰丹芝、碧芝、肉芝、紫芝、金芝、仙芝、草芝、蘭芝、瓊芝、果芝、絳芝、無風自搖芝,夜神光燭芝、太素含香芝、有洞天鶴鳴芝、靈芝、玉顆芝、雲露清芝、碧琅白玕芝、五明九光芝、陽精素藥芝、太一八風芝、錦紋紫莖芝、含光包翠芝、青丹素華芝。

  右芝草,略有二十四品,每獲一品,食之者壽可千歲。

五符真形

東方木德歲星君所主青帝符

南方火德熒惑星君所主赤帝符

西方金德太白星君所主白帝符

北方水德辰星君所主黑帝符

中央土德鎮星真君所主黃帝符

  五符神呪

青帝呪曰:火令童子天皇攝急急如律令。

赤帝呪曰:吻皇星斗太初攝急急如律令。

白帝呪曰:白衣四神太虛攝急急如律令。

黑帝呪曰:五星守斗五帝攝急急如律令。

黃帝呪曰:龍耀天蓬黑殺攝急急如律令。

  察辯邪正,凡居庵,或居山、或居洞,須要辯察邪正也。其法於庵中備矣,或便得昇舉者。凡欲採芝,當以三月之際,山開之月,靈芝出現之時,以五符法披之,自然可獲。每直日鳳章龍篆,而尋求之,乃可得矣。凡芝在處,定有異兆,但見白晝五雲覆鬱,夜有霞光彌遶,或有氣象高下千百尺,狀若蛇者是也。

此符搏戲必勝以紙隨廣狹依前法書定足下男左女右大驗也

此符太上老君入山朱書素紙上橫行天下無咎

此符真人帶之一年入山精不敢傍百鬼莫能攝也

木解符以甲乙日朱書此符紙上燒服之正東手被如死一日起去乘其巾幘於外處即以竹代身已遠去他鄉勿得回慮也

五假化形圖

金假法亡形符

  人皇君曰:金命人依此圖,吞隱形符在腹,著衣歸,戴隱形帽,依罡步所為三次,而不死也。

木假法亡形符

  人皇君曰:木命人吞符,達地祇神藏造化中,鬼神自不見其形也。

水假法亡形符

  人皇君曰:水命人吞此符,依罡步入方位神藏造化中,鬼神自不見其

形也。

火假法亡形符

  人皇君曰:火命人吞此符,依罡步入方位神藏造化中,鬼神自不見其形也。

土假法亡形符

  人皇君曰:土命人依罡步,吞此符,入方位神藏造化中,鬼神自不見其形也。

 

太清金闕玉華仙書八極神章三皇內祕文卷下竟